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9  2017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

2017/10/23 (Mon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13/09/02 (Mon)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白
 

白色的…
張開雙眼所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床,白色的牆,白色的門,白色的窗簾布,微弱的消毒藥水氣味,窗外的陽光把房內的一切照得發白。都是白色的…一片冷冷的感覺…

--我…在天堂嗎?
少年輕搖著頭。


拍手[66回]


躺在床上的少年,慢慢坐起來,環視四周。看見牆角的監視式攝錄機,望著攝錄機說:「又是甚麼實驗? 你又當我是甚麼?」

一個醫生打扮的中年男人打開房門進入,面上並沒有掛上絲毫情感的表情。他替少年量血壓、體溫等基本檢查。機械式的聲線問:「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?」

少年點頭:「李和良,今年16歲。我知道我身體很好,那麼…」少年一副不耐煩的表情。語帶請求說:「我可以離開嗎?…爸爸!」

和良的爸爸淡淡地說:「和良,學良和智良是你的『分身』,這研究不但是香港科技上的進步,更是人類史上的一大研究,而且這些也是為了…」

和良有點不滿的語氣:「夠了!我不想知道你的瘋狂想法。我只想知道你為甚麼要我成為你的繼承者!我不想—成為那些甚麼『暗黑煉金術師』!!」

「那是世代的使命…」和良的爸爸淡淡地說:「你是黑晶石的新主人,想幹甚麼是你的自由。」

「我想你終止那非道德的研究!」和良憤怒地叫道:「我已看過不少失敗品的下場,不是快速衰老,便是嘔心的肉堆。他們並沒有一個曾張開雙眼,那些躺在玻璃箱內的只是人偶,只是你這瘋狂科學家玩弄人類基因所製作出來的複製人偶!」

「生活費方面我會定期為你準備的,還有…」和良的爸爸並沒有對和良的說話作出回應。

「請你認真回應我!」和良怒目盯著父親。

和良的爸爸淡淡地說:「和良,終有一天你會明白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甚麼 …」

「算了!我不想再聽下去…」和良離開病床,拖著緩慢的步伐離開這間白色房間。

和良的爸爸沒有阻止和良離開,從他的醫生袍口袋內,傳出對講機的聲音:「真的讓他離開嗎?李博士。」

他提出對講機,淡淡地說:「讓他離開,史葛特。」

對講機:「是…」

他從窗邊遠望和良離開研究所。輕聲說:「已沒有太多時間了…和良。」

和良帶著憤怒的心情,乘坐小巴離開位於父親在科學園的「生物研究中心」。和良的爸爸—「李曉南」是一個從事生物研究的博士。在90年代的今日,世界上有不少科學家也努力解開人類基因(DNA)之謎,當中亦有致力研究複製人的人。早在世界上第一隻複製羊多莉(Dolly)於1996年誕生之前,不少在複製技術方面的研究其實已在進行中,只是沒有向傳媒透露。正如愛迪生發明電燈泡,他也已經嘗試過數以萬次的失敗才成功,成功的背後是需要代價的。

「生物研究中心」自80年代開始從事生物的研究,而「李曉南」便選擇研究複製人這項工程,由於成年人的基因在某方面而言,已因荷爾蒙的影響已沒有改變的可能,甚至有些出現衰老形態,因此他以自己兒子「李和良」的基因進行研究。由於擁有完全機能的複製人只有兩個,但一直以來也不能喚醒他們,在這情況之下,和良便時常被他的父親進行人體研究。

小巴的搖晃,加上麻醉藥的效力仍殘留體內,所以和良很自然地在小巴的坐位上睡著了。

--甚麼時候開始的?
--爸爸甚麼時候開始那麼沉醉在他的科學研究上?
--我已記不起了…
--昔日我所尊敬的爸爸究竟到了那裡? 媽媽…請你告訴給我。
--難道爸爸的靈魂已跟隨媽媽你離開我嗎?

在一遍白矇矇的前路上,和良回想起昔日小時候,爸爸對他的說話。

「和良,這個漂亮嗎?」年輕的和良爸爸手持烏黑得發亮的晶石給和良看。

「這是甚麼?爸爸。」小和良好奇地摸著黑晶石。

「那是我們家族世代相傳的黑晶石。」和良爸爸微笑說:「在很久很久之前,大慨是東漢末期…,一個法力高強的人因不滿當時的皇帝的昏庸,因此他把具有龍氣的九顆寶石帶同他的弟子們,從北方很遙遠的地方來到『九龍』這地方。」小和良耐心耹聽爸爸所說的故事。

「他來到尖沙咀時,覺得當時飛鵝山和獅子山一帶連綿起伏,有如九條龍伏在大地上,所以他將那九顆龍之寶石藏在這九處龍脈地點。並設下魔法陣,只要尋找到九顆龍之寶石,向屬於這片大地的龍許願的話,便可願望達成。」

小和良好奇地問:「那麼法師本身有許願嗎?」

「和良…」和良爸爸說:「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,若向龍許願的話,便要付出在這片大地上的靈魂。」

小和良有點害怕地問:「嗯…會有人找到這些寶石呼喚在九龍內的龍嗎?」

和良爸爸笑了笑,說:「哈哈,法師亦擔心有這一天,一但當權者一時心志被迷惑時,會幹出傷害人民的事,才把那麼重要的寶石從皇宮內偷走。他設下了魔法陣,要集齊九顆龍之寶石才能召喚傳說中的龍。」

小和良摸著黑晶石問:「爸爸,這是其中一顆寶石嗎?」

「這個並不是龍之寶石。」和良爸爸輕握著和良拿著晶石的手,說:「這是可以帶領你尋找其他龍之寶石的晶石。」

「尋找龍之寶石?!」小和良不可思議地瞪起雙眼望著黑晶石。

「法師臨終時,把他的力量分作四顆晶石,並把晶石交給他的弟子們。我們的祖先便是其中一名弟子。」和良爸爸微笑望著和良,說:「這晶石是可以找到九顆龍之寶石,並把法師設下的『九龍魔法陣』封印起來。那麼便不可能再有人利用龍之寶石,呼喚屬於這片大地之龍。」

「那麼魔法陣已被封印了?」小和良好奇地問。

「千多年來,四位弟子的後人仍未可以封印這魔法陣。」和良爸爸若有所思地瞧著很遠的地方,說:「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…也許…」

和良爸爸微笑望著和良說:「你終有一天可以解開這問題的答案。我有這個預感…」

和良盯著手上的黑晶石,不大明白地說:「我?」

眼前白矇朧的景物,慢慢被變得漆黑…,已看不清楚和善的父親樣子…

--爸爸…好像由那刻開始改變了…


「喂!小兄弟,已到總站了!快起來!」一把沙啞的男子聲音叫道。

「啊!」和良從夢中醒來,小巴司機說:「已到總站了!」和良慌忙把身上的零錢繳付車資後,急忙離開小巴。

--到底那一個才是夢呢? 真實又是甚麼?總覺得有時會分不清楚自已在那裡…
和良輕搖頭,慢慢返回自己的住所。他從小便在這住所長大,自從父親終日埋首於研究後,這個住所變成只有和良他一人居住的住所。雖然父親會定期把生活費存入銀行的帳戶內,使生活不是問題,但對和良來說,獨自生活在父親的監視下,精神的痛苦遠比物質所需的痛苦。

「啊!和良你回來了。」一把甜美的聲音從後傳來。

「冬鈴。」和良心情雀躍地往後轉身。

一個長曲髮的少女微笑走近和良身旁,說:「昨天你沒有回家,又到了那裡呢?該不會已成為不良少年?」她身穿淺藍色的長裙,一副溫柔的樣子望著和良。

姚冬鈴是一個比和良年長一年的鄰家姐姐,和良自小便很喜歡和她一起。在他心中,冬鈴是一個可愛的天使。自從和良開始「獨居」生活以來,冬鈴和她的婆婆便同時照顧和良的飲食。

「我…」和良微笑說:「只是到了爸爸那裡…」

冬鈴微笑說:「咦?你爸爸又忙得沒時間呢…」冬鈴是不知道和良家的事情,和良亦不想多提那個令自己充滿失望和痛苦的父親。他想和冬鈴在一起的時間是心情愉快和放鬆。

「我不喜歡爸爸,我喜歡和你一起,因為那是最快樂的時間…」和良輕聲說。

「…」冬鈴淡淡地說:「我已說過很多遍了,你爸爸是一個出色的科學家,所以才沒有太多時間和你一起…你別討厭他了。其實我感覺到你爸爸是很愛護你的。」

「算了!」和良有點不高興地說:「我不想再提起他!!」

--愛護我? 又怎會活生生的找我當人體實驗呢!?
和良心中吶喊著。

「你臉色很青…」冬鈴關心地問:「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」

大廈電梯的門慢慢開啟。
「沒有事…只是睡得不好…」和良輕搖頭,慢慢步進電梯內。

「今天是星期日,回家好好休息了。」冬鈴微笑說:「到了吃午餐的時候,請準時來我家呢!」

「唔!」和良輕聲答道。

電梯已到了和良和冬鈴所居住的層數,冬鈴拿出鑰匙開啟大門。和她一起居住的婆婆打開門,微笑說:「冬鈴,你爸爸寄信來了…」

「好啊!婆婆。」冬鈴微笑說後,回頭對和良說:「待會兒見。」和良微笑點頭,看著冬鈴把大門關上為止。

和良返回那空無一人的家,他返回自已的房間,打開房間的窗,讓清風從窗外吹入。他遠望窗外的景色,藍天之下的香港,被似霧非霧的煙霞所濃罩著。雖然本地的工業已大多遷移到中國內陸城市,但空氣的質素並沒有明顯的大改善,空氣污染的情況好像每年也遞增中。

--也許這顆「東方的明珠」,將會成為「東方的霧都」。
他輕輕咧嘴一笑。

--我討厭這裡!這些似霧非霧把這個都市的人變得似人非人,人與人之間不再互信互愛,甚麼金融國際都市?那只是游走在數字間的遊戲,根本不是為這都市注入動力,將來這裡會變成甚麼?也許會像古代巴比倫都市一樣,當每個人也沉醉在繁華的時候,都市會崩潰,成為歷史的名字,那是神要懲罰這個傲慢的都市。若我能夠早一點獲得「成人身份証」,可以獨立的話,我會提起背囊逃離開這個都市,逃離開爸爸的魔爪…

--不如把「九龍魔法陣」找出來,只要曾被人許願的話,我身上的黑晶石也只是形同其他石頭,我也可以脫離那些甚麼世代的使命,若我能實現夢想的話,我想…

「讓我來…」和良冷冷地輕聲自言。

「咚!」心臟緊張地跳動一下。和良輕呼一口氣,手心冒出汗水,手掌按著胸口。一副不安的樣子,輕聲說:「等等!那是一種恐怖的想法…我怎會有這種想法呢?會是藥物影響嗎?」他摸著掛在胸前那小小黑晶石。眼眸的深處閃著暗黑的感覺。

--真的有「九龍魔法陣」嗎?

他慢慢步出自己的房間,打開爸爸書房的門,一直以來,他很少會進入這房間,所以房間內的物品表面已封了一層灰白色的塵。

--這裡能夠找到有關「九龍魔法陣」的事情嗎?
和良查看書架上的書,爸爸書架上的書,大多是醫學研究書籍,亦有其他科學研究的書籍,身為煉金術師,當然少不了那方面的研究書籍,還有暗黑的靈術研究、西方降靈之術、中國術數研究等,種類五花百門。

--甚麼?連「易經」也有?看來爸爸看書的範圍真廣泛。
和良把「易經」拿出來隨手翻閱。

「易經」的「易」字本身是以日和月兩個字所組成,也是「陰」和「陽」的意思。陰陽兩個符號,將宇宙萬物和人世間的複雜的現象化繁為簡。陰為柔,陽為剛,這是宇宙的兩大力量,陰為靜,陽為動,動和靜的能量是互相影響。有吉必有凶,往往是有因果循環,盛極必衰,否極泰來。不管世事如何變化,總會是依著一定法則在運行的。

「這個和科學理論很相似…要推動煉金術,除了本身的物質外,還需要能量。煉鋼不是只需把鐵和碳放在一起便可以,還需要熱能和人為的打擊,把碳粒子打入鐵粒子之間…」和良輕聲說:「若想產生巨大魔法陣,便需要巨大的能量。以前人類沒有能夠產生高能量的力量,只能依靠天然力量。但今時今日,已不同了。」

--也許可以使用這個尋找「九龍魔法陣」…但還需要尋找到相關資料才行。
和良把書放回書架上,再往其他書籍尋找。可是花了不少時間,也找不到合適的書籍。

--唉…果然沒有相關的資料,爸爸所說的是真實還是只是故事呢?也許那個只是為黑晶石的來源,胡亂編這故事來。世界上又怎會有「龍」這種科幻生物存在呢?而且故事的發生是千多年前的事情,弟子們的後裔又怎會沒有辦法把魔法陣封印起來呢?
和良有點失望地坐在椅子上,隨手翻開書桌面上的筆記簿看,在最後的聯絡人記事欄內,他很奇怪只有一個人的名字和地址在聯絡人記事欄上。

「張維盛 九龍油麻地 XXX大廈1樓 X室『張氏武術館』」

--奇怪…為甚麼會有武術館的地址在爸爸的筆記簿內?
和良望著這個人名和地址,輕聲唸著。下方還寫上一段古怪字句:

龍沉睡在古墓中,
龍潛睡在水裡,
龍沉睡在烈火內,
龍熟睡在官印旁,
龍倚著獅子的頸睡著,
龍昏睡在獅腰間,
龍仰睡在獅脾上,
龍昏睡在大石下,
龍淺睡在山嶺上。

--咦?剛好是九條龍,這個和「九龍魔法陣」有關嗎?
和良想得入神。

--只要…我只要尋找到九顆龍之寶石,向屬於這片大地的龍許願的話,便可願望達成。真的可以找到?!
和良腦中閃出這個念頭。

--但是該如何辦呢?
和良手心冒出冷汗。「張維盛 九龍油麻地…」

「不如走一趟,和這位張先生見面。」和良把筆記簿放入懷內。

這時大門的門鈴響起來。和良醒覺似的抬起頭,眼眸內沒有那暗黑的感覺,他離開父親的房間。

--嗯?!…一定是冬鈴了!
和良高興地開門迎接冬鈴。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[25]  [4]  [3]  [2]  [1]  [9]  [10]  [11]  [12]  [13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