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9  2017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

2017/10/23 (Mon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9/12/26 (Sat)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 喂!高樂治!

 
第二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喂!高樂治!


「不要啊!我不想傷害她…」樂治哭叫著。
 
媽媽打開房門,一面驚訝的表情,問:「唉呀!發生甚麼事,樂治?」她看見樂治哭得像個淚人似的躺在床上。
 
窗外已沒有下著滂沱大雨,陽光亦透過窗簾照到室內。媽媽走近床邊,撫摸著樂治的頭髮,溫柔地說:「做惡夢嗎?不用害怕,那個只是夢而已…」她以紙巾抹著樂治臉上的淚痕,微笑說:「放鬆一點吧。」
 
(媽媽不會明白的…)
樂治帶著擔心的心情,慢慢坐起來。
 
「媽媽…」樂治緊抱著媽媽,說:「辛苦你了,謝謝你的照顧。」
 
媽媽溫柔地撫摸著樂治的頭髮,說:「媽媽知道你的心意了。好了,快起床和爸爸一起吃早餐吧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放開緊抱的雙手,微笑說:「我很快便會來。」    媽媽笑了笑後便離開樂治的房間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(那個不是夢……)


        樂治架上眼鏡後,往床頭那把「月光劍」瞧了一眼。



拍手[0回]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梳洗過後,樂治打開衣櫃,他換上白色印花T-恤和藍色牛仔褲。看看鏡子前的自己,帶點苦笑說:「昨晚睡得不好呢…看來我的惡夢日子又再來臨。」


 


樂治慢步到飯廳,爸爸已經邊吃著多士(吐司) 邊看報紙。媽媽在廚房內整理早餐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早安,爸爸。」樂治禮貌地打招呼。他拉出椅子坐下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早安,樂治。」爸爸望著樂治,輕聲說:「昨晚做惡夢嗎?不用害怕,你已長大嘛。男子漢沒有甚麼可以害怕!」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樂治微笑說:「唔。」


 


媽媽從廚房內取出一碟煎腸蛋放到樂治面前,說:「我們剛剛還在商量暑假到哪裡旅行呢。」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爸爸把報紙放到一旁,問:「樂治想到甚麼地方旅行?」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(我已沒有談這件事的心情。)


        樂治一副苦笑的樣子,媽媽見狀,便說:「今早樂治的心情不大好,不如下回再談吧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。」爸爸微笑提起桌上的咖啡杯喝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抱歉,爸爸。我沒有當個好兒子。」樂治望著爸爸說。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爸爸有點嚇一跳的樣子,但很快便微笑說:「啊,你說甚麼?樂治你一向也是我們的好兒子呢。」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若果我不在家,你們也不要再為我難過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媽媽驚訝地說:「你在胡說甚麼啊?樂治。」


       


「不…我只是想說出來…」樂治笑了笑說:「因為上回意外太令你們難過了。」之後便動餐吃早餐。爸爸媽媽互望一下,有點擔心的樣子。


 


「啊!今天早上我約了朋友一起看電影,一會兒便要出門。」樂治微笑說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爸爸媽媽看見樂治的臉和往常一樣,亦沒有再多問之前的話題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(若果可以擁有記憶的話,我想記著爸爸和媽媽的笑臉。)


        樂治微笑望著爸爸媽媽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是約會女孩子嗎?」媽媽微笑說:「樂治昨天回家時,滿臉歡喜的表情呢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啊?那麼快便『拍拖』?會影響學業的。」爸爸有點不滿地說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嘻!現在的時代和我們那時代已不同。」媽媽微笑說:「只要不影響學業,交往也不成問題。對了,那女孩是『翠兒』嗎?她在你昏迷期間常常很關心你呢。媽媽很喜歡她呢!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嗯?媽媽怎會知道?」樂治驚訝地問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一看你的樣子便知道你喜歡人家了!」媽媽露出一副勝利的表情說:「你總是用很溫柔的表情看著人家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(糟了…她也感覺到嗎?)


「嗯…」樂治有點擔心地說:「這樣該不會是有點像好色鬼似的感覺啊…」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唔…」爸爸淡淡地說:「若是那女孩的話,爸爸便放心。她是一個好女孩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嗯?!」樂治帶點臉紅地說:「你們好像已看上人家似的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一家人不禁笑起來,早上的飯廳充滿溫馨的氣氛。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 昨夜的滂沱大雨過後,今天早上的街角仍有點積水,藍天白雲的天氣,陽光照耀著柏油路,加上輕柔的風,感覺並不是很悶熱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樂治不小心踏到地上的積水,一些積水濺到他的牛仔褲腳上。但他並沒有多留意,還是以較快的腳步向前走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他看看右手腕上的手錶,確定已比原定的約定時間早了十五分鐘。但是,他看見班長——翠兒已經站在前方的巴士站旁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對不起,翠兒。」樂治有點喘氣地問:「我們不是約定11時在這裡等候嗎?難道是我寫錯了約會的時間嗎?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翠兒挑皮地笑了一下,說:「不…我只是想早一點到來。沒想到你也早到來。我也只是剛剛才到來啊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咦?為甚麼?」樂治不大明白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嘻!這是女孩子的秘密。」翠兒微笑說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樂治呼了一口氣,說:「真不明白女孩子在想甚麼啊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我們女孩子還不是一樣不明白男孩子滿腦子在想甚麼?」翠兒一本正經地說。


 


翠兒今天穿了白色有花邊的可愛背心,下半身是印花半身粉紅色短裙,身上帶著一個米白色的小布袋。頭髮打扮和學校時一樣,長髮束起馬尾巴,不過馬尾巴上結有一個可愛的粉紅色蝴蝶結。看來是經過細心打扮過的樣子。
 
「嗯?…我在想甚麼?」樂治想了一會,微笑說:「今天翠兒很可愛呢。」
 
「嗯!」翠兒臉紅耳赤地低下頭,說:「你真會逗人啊…」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啊!在戲院開場前,我們到其他地方逛逛吧!」樂治微笑說後,便輕握著翠兒的右手慢步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(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緊握她的手…)


        樂治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哀愁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…」翠兒測覺到樂治的表情,輕聲說:「樂治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唔?」樂治不想讓翠兒擔心,微笑說:「對不起,我昨晚睡得不大好,感覺有點倦…不用擔心!看電影時我不會睡覺的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翠兒微笑點頭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他們手牽手在附近的商場逛過後,便到戲院看一套愛情喜劇電影。期間翠兒留意到樂治的表情並不是很投入。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…」翠兒輕聲自言,但樂治並沒有聽到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看過電影後,他們隨著人群從黑暗的戲院走到陽光普照的大街上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電影的劇情很有趣呢!」樂治笑著說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」翠兒淡淡地回應著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之後翠兒你想到哪裡?」樂治微笑說:「甚麼地方我也會和你一起去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。」翠兒凝望著樂治,說:「你好像有點心事…是不是…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沒有那一回事啊!」樂治有點激動地說:「我是很高興和你一起的!我真的想這段時間能夠一直維持下去!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翠兒驚訝地望著樂治,說:「樂治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啊…」樂治有點不好意思地低頭說:「對不起,我的話語較激動。我昨夜做了惡夢,心情不大好而已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…」翠兒說:「那麼我想到能夠令樂治你開心的地方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能夠令我開心的地方?」樂治帶點訝異的表情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是啊!」翠兒帶著嫣紅的微笑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我真的想這段時間能夠一直維持下去…」樂治帶點害羞的笑容,說:「翠兒你真體貼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(可是…現在甚麼地方也不可能令我開懷地笑著。)


        樂治遠望前方的公園,說:「不如我們到公園玩捉迷藏吧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好啊!」翠兒微笑說:「我最會玩捉迷藏的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他們到公園的兒童遊樂場,那裡有著可愛動物造型的兒童遊樂場。大象造型的滑梯、兔子造型的扭扭板、猴子造型的爬杆等。遊樂場只有幾個小孩在跑著,一些家長坐在附近樹蔭下的坐椅,休閒地看著報紙或看著他們的孩子在玩耍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!包、剪、槌」兩人同時叫道後。樂治和翠兒的遊戲開始,樂治負責尋找躲在兒童遊樂場內的翠兒。翠兒躲在較高的大象滑梯內,並從高處看著樂治的樣子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樂治四處尋找翠兒的蹤影,他找了好幾處地方後,便往滑梯上走,翠兒一見樂治跑上來時,她急忙轉身想從滑梯處逃跑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等等啊!終於找到你了!」樂治用盡全身氣力往前跳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呀!」翠兒被樂治用力拉著右手臂。她笑著說:「哈!沒想到會被你找到…」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會讓你…」樂治輕聲說著,但已聽不到最後的說話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啊!對不起!」樂治立刻放開拉著翠兒的手。帶點抱歉的表情說:「我太用力了…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兩人並排坐在大象滑梯上。翠兒以精靈似的雙眼望著樂治微笑說:「我和你自從中學便同班,但只有今年才有較多話題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啊?…是呀。」樂治說:「若不是上回的意外,我也只是一個像幽靈般的學生。」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「其實樂治的畫,畫得很好呢。」翠兒微笑說:「中一時你畫的那幅水果素描很特別呢!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嗯?!我怎會畫畫好呢?」樂治苦笑說:「我沒有學習過畫畫和素描。當時那水果素描被美術老師罵我一番。」


他學著老師的語氣說:『我沒有看過人畫素描畫得像動畫般,怎會有這種陰陽色啊!』


「我一直以來也喜歡電玩和動漫畫,結果畫了只有黑白色的水果,沒有素描那種筆調。」樂治笑說:「想起來也覺得太好笑了。」


 


「因為全班只有你的畫是最特別。」翠兒的眼睛望向遠方的天空,說:「之後你的作品總是給人特別的感覺。你還和老師爭論書籍設計的書脊字體呢。」


 


樂治想了一想,說:「我已不記得那麼詳細了。大慨是當時自己所畫的圖被老師認為是不可能有的設計。其實我真的看過類似的書本設計…而且設計本身,不是沒有『不可能』的規舉嗎?」


 


翠兒微笑說:「無錯,沒有不可能呢。」


 


「咦?」樂治的面朝向翠兒方向,問:「原來你一直也留意我嗎?」


 


「嗯?!」翠兒有點臉紅地說:「才不是一直…只是偶爾…」


 


(翠兒她的學生手冊內藏有我的照片嗎?)樂治想起界限街中的事情,他和瑪莉蓮發現班長的書包,並在她的學生手冊內發現樂治的偷拍照。
 
「翠兒的學生手冊內有我的照片嗎?」樂治緊張地問。
 
翠兒雙眼瞪得大大,臉頰也紅得像蘋果般,輕聲問:「是誰告訴你?」
 
「我在界限街內找到你的書包,在學生手冊中發現。」樂治說:「那是真的嗎?」
 
「嗯?!難怪我在意外後總是找不到那照片,原來…!」翠兒立刻雙手掩著嘴巴。一副很窘的樣子,不敢正視樂治。
 
(原來是真的!) 樂治微笑地望著翠兒說:「我發現時真的一副不可思議呢!」
 
「我只有你那張照片…那是其他女生開玩笑時拍下的。」翠兒一本正經地說:「雖然那是沒有正視鏡頭的相片,但是照片內的你很帥氣。」
 
樂治想起瑪莉蓮看見那照片時的說話—
「嗯?這個男生不就是樂治你嗎?」瑪莉蓮高興地說:「看起來不是很帥嗎?」
 
「其實我一點也不帥…」樂治左手輕托一下眼鏡,說:「既然那照片不見了,不如我們拍攝一些新照片吧!」他從口袋取出具有攝錄功能的手提電話。翠兒也從米白色的小布袋裡取出手提電話來。
 
「樂治要高興地笑啊!」翠兒舉起相機電話,拍了好幾張照片。
 
樂治也微笑提起電話拍攝翠兒的可愛臉蛋。
 
「不如一起拍吧!作為今天初次約會的紀念。」翠兒高興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(初次約會紀念…)
(也許是最後一次了…)
樂治帶點憂鬱的笑容,說:「好啊。」他伸長右手提起電話,把鏡頭對著自己,翠兒靠近樂治的身旁,兩人微笑望著鏡頭。
 
(我很希望這個時間能夠留住…)
樂治按下拍攝按鈕。之後轉換翠兒的相機電話再拍攝。
 
翠兒高興地翻看著手提電話內的相片,微笑說:「哈!這個表情很有趣呢!」
 
樂治微笑說:「其實我沒想過我這幽靈學生也會有受人留意的時間。班上不少同學也喜歡和你談話,無時無刻也會吸引別人的目光。他們像行星圍繞著像太陽的你,我沒有想過我這顆小彗星能夠接近太陽,可以和你那麼親近地談話。」


 


「你近來不是也像太陽般吸引不少女生的目光嗎?」翠兒笑了笑說:「不少男生也很羨慕你呢。你是引人注目的彗星呢。」


 


「我可沒想過自己當太陽呢。」樂治苦笑說:「我只想我喜歡的人能夠在我身旁已很滿足。」


 


「樂治…」翠兒帶點臉紅地望著樂治。


 


「翠兒。」樂治也紅著臉望著翠兒。


 


 


「啊,大哥哥你可否讓過…。」一個帶著稚氣的小男孩在他們身後叫道:「我想玩這個梯梯啊。」


 


「啊!是的。」樂治立刻把身體靠近翠兒身後,讓出空間讓那小男孩走到滑梯口。


 


(噗通…) 樂治的心緊張地跳動起來。(這感覺…)


 


小男孩慢慢走到滑梯口,開心地從滑梯上滑下去。


 


「我們到下面的椅子繼續談吧,這樣便不用阻礙其他小朋友玩。」翠兒拉著樂治的手一起坐在滑梯口。


 


(難道是時間已到?)


「噗!」樂治的心抽搐了一下。
 
 
(我還想和她談話…我想…)


他們隨著滑梯滑下來時,樂治從翠兒身後,輕聲說:「請記住我,我是喜歡翠兒…。」
 
「咦?」翠兒輕轉首望望樂治時,樂治感覺眼前的景物變得像昏黑,整個人無力地向前伏在翠兒的背。
 
「嗯?」翠兒臉色泛白,遙遠的白雲也隨著滑下來而看不見。
當兩人滑到滑梯盡頭時,翠兒緊張地叫道:「樂治!」因為樂治已經失去意識地伏在滑梯上。
 
「喂!高樂治!快醒來啊!」翠兒驚叫著,周圍的人也走近翠兒方向。
 
在兒童遊樂埸內聚集不少人圍觀,一個少女抱著一個昏倒的少年傷心地哭叫著,救護車的聲音亦從不遠處慢慢傳到公園內…
藍天白雲的遠處,飄來幾片灰色的烏雲。
 
 
 
「喂!高樂治!」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哭叫著。
 
(我以前曾經聽過這聲音…這是翠兒的聲音?)
樂治慢慢張開疲倦的雙眼,太陽光微微照著他身旁。他坐在一架殘舊的推土機控制座位,他透過前方破爛的玻璃看見一片熟悉的景色。
 
一條很長的無盡頭的斜路馬路,遠處是灰灰黑黑的大廈。馬路兩旁是密密麻麻的大廈,一些是較舊的建築,廣東式「大騎樓」的低層建築物,也有一些較新的玻璃幕牆式大廈。狹窄的行人路,每隔一段斜路,便有一些樓梯方便行人上落。
大廈外牆的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招牌,一些巨型招牌的闊度更垮過一半馬路,還有一些只有霓虹燈管所組合而成的黃色箭頭招牌。
 
馬路旁有著工程巨型塑膠水馬路障,附近是已經動工的地盤。兩旁有不少垃圾,當中有白色膠袋、發泡膠的飯盒、紙箱等在馬路旁。一個戴著大草帽的人,身穿紅黃色的反光物料所做成的背心,在馬路附近,提著大掃杷清潔著馬路旁的垃圾。
 
樂治從推土車上爬下來,他的左手托一下眼鏡,抬頭望望已經黃昏的天空,輕聲說:「果然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(我回到『界限街』…)
樂治呆站在地上,一副茫然地輕聲自言:「怎麼不是一下子死亡?而是回到這地方?」
 
(爸爸媽媽他們會很難過…對不起…)
他看看右手腕上的手錶,手錶的時針、分針和秒針已經沒有再跑,時間已經停止。時間停在二時二十分。
 
「啊!還有!」他立刻從口袋裡取出手提電話,因為手提電話內也有時間顯示。可是他一打開看時,電話顯示日期和時間的地方也只出現「---」這些不明電碼。
(在這裡真的看不見時間…)樂治帶點失望地呼了一口氣。
 
「果然…」樂治苦笑說:「希望那些圖片不會在這裡被『格式化』…」
他按著電話的功能,在功能資料夾內找到之前和翠兒所拍的照片,心裡才不禁舒了一口氣。
 
「難道我要在這裡尋找出甚麼才可離開這裡?」樂治把電話放進口袋。
 
 
四周只有很少路人,店鋪也不是全部開門,部份店鋪已經拉下鐵閘。
 
「好了!」樂治提起精神,他雙手拍一下臉頰,意志堅定地說:「現在不是思考這問題的時候,我要盡快趕到『老虎吧』,不然手無寸鐵的我是應付不了晚上的魔物。」
 
這是和現實不同的「界限街」,這是現實和虛幻之間的分界線。在這裡只有精神力較強的人才會記得自己的名字。晚上的界限街是充滿鬼魅,一些較強大的魔物會出來襲擊人類。所謂魔物,其實是一些當心靈被吞噬後的人類所變成。
 
樂治之前在這界限街內當過獵人,他很明白魔物的力量強大。雖然他可以呼喚心中的「心靈怪獸」(簡稱:Soul Monster心獸) 到來幫忙,但是召喚心獸的能力他還未到達隨心所欲的地步,所以他必須到安全的地方躲避。
 
『老虎吧』(Tiger Bar) 是他在界限街內最熟悉的地方。這是一間酒吧。在那裡樂治可以找到熟悉的朋友。他一直沿著下坡路走,他不時往四周望望,看看有沒有熟悉的招牌。
 
(雖然我離開了兩、三個月,但看來這裡亦沒有太大變化…)
樂治觀察著界限街的環境。馬路兩旁還是停泊著各式古怪車輛,有些破爛得不像車的形狀。一些橫街小巷也只有垃圾和污水往下流動的死胡同。
 
(已經走了一段長時間,快到了晚上。)
樂治輕托一下眼鏡說:「老虎吧該不會已經倒閉了…」晚上的界限街有昏暗的街燈照亮著,還有部份霓虹燈招牌亮著。
 
他探頭往前方遠望,他看見了熟悉的招牌。
「啊!找到了!」他高興叫道。他看見『老虎吧』的霓虹招牌亮起來。
 
(不知道瑪莉蓮和肯特還在老虎吧嗎?我很想念他們啊!)
他提著高興的步伐往下坡走。
 
 
 
「歡迎光臨!」一推開『老虎吧』的店門,便傳出一把爽朗的女聲。酒吧的一邊掛在牆上的大型液晶電視,正在播放著足球賽事,店內只有幾個客人。暗角的飛鏢靶上還有幾根飛標,酒櫃內仍有很多不知名的酒。
 
「咦?」一個短啡紅色頭髮的女人,身穿中間有黑色間條的米白色背心,驚訝地望著門前這位可愛客人。
 
(瑪莉蓮仍在啊!)
「你好,瑪莉蓮!」樂治微笑打招呼。
 
「高樂治?!」瑪莉蓮驚訝地叫道:「你為甚麼會回來啊?」酒吧內的其他客人,也好奇地望向這位令酒吧老闆吃驚的人。
 
樂治提著輕快的步伐走近酒吧櫃檯,說:「其實…一言難盡。我很想念你和肯特啊!」
 
「我很高興啊!可愛的樂治會想念我這位大姐姐。」瑪莉蓮有點自我陶醉地微笑著。她想了一會後,浮現出有點不滿的表情說:「咦?剛才你提過肯特…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怎會和他一樣?太不公平啊!好歹我比他更關心你啊!」
 
「咦?」
 
「嘻!」看見樂治一副愕然的樣子,瑪莉蓮一副挑皮的笑容說:「開玩笑而已。我才不會介意呢!」樂治才鬆一口氣。
 
她盯著樂治的臉,回復正經的樣子,問:「那麼你之前到底有沒有回家?該不會是上回的巴士帶你繞了一個人生大圈再回來啊?」
 
「我上回已經成功回家。只是…」樂治想了一會,輕聲說:「我能夠回家的時限已經結束。」
 
「回家時限?」瑪莉蓮不大明白,說:「真不明白你的意思…你今回是如何到來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今回是和翠兒一起玩大象滑梯時來到這裡。」
 
「甚麼?大象滑梯?」瑪莉蓮摸著額頭,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,說:「難道那大象滑梯是『小飛象』,會把人帶來這地方?越聽越神奇啊…」
 
「嗯?!等等…翠兒?」瑪莉蓮斜眼看著樂治,問:「她是誰?難道是樂治的女朋友?」
 
「翠兒便是班長,我和她今天初次約會。」樂治從口袋裡取出手提電話,微笑說:「看,這是我倆的合照。」
 
瑪莉蓮的雙眼閃亮般,看著手提電話內的照片,高興地笑著說:「啊!沒想到班長成為你的女朋友呢!她很可愛呢!你和她很合襯啊!真令人羨慕啊!」
 
樂治帶點苦笑說:「本來是一個高興的日子,可是…我現在又令她難過了…」
「樂治…」瑪莉蓮看著樂治一副難過的表情,一時間也不知道可以說甚麼安慰的說話。
 
「總之,我現在又會在這裡居住。」樂治把手提電話收回口袋。微笑問:「樓上那單位仍是和之前一樣嗎?」
 
「和之前一模一樣。你可以隨時到樓上休息。」瑪莉蓮微笑說後,突然想起了甚麼似的大叫:「啊!難道你是回來取回專題報告嗎?」樂治上次離開界限街時,沒有把功課專題報告帶走。
 
「專題報告?」樂治笑了笑說:「哈!不是為了那東西。那功課已經不重要,我連學期考試也已經考完。若我可以回去的話,新學年是中三學生了!」
 
瑪莉蓮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問:「你不知道能否回家?」
 
「嗯…」樂治帶點不肯定的表情,說:「我不希望回家會傷害別人…」
 
「樂治…」瑪莉蓮望著若有所思的樂治。
 
一個全身穿著黑色背心,黑色緊身皮褲的腰間掛有槍械的男子走進『老虎吧』。他帶著訝異的表情,急忙走到櫃檯,一手拍著樂治的肩,問:「小子,你甚麼時候回來啊?」
 
「肯特!」樂治高興地轉身叫道。
 
「他是剛剛回來。」瑪莉蓮微笑解說著:「上回成功回家,今回不知為甚麼又回來。」
 
肯特冷酷的臉帶點不可思議的表情,說:「你啊,真令人意想不到。」
 
瑪莉蓮帶著竊笑的表情,靠在樂治的耳邊,輕聲說:「你離開後,他很想念你呢。常常提著你的事情呢!」
 
「瑪莉蓮…你別以為我聽不到你在說甚麼…」肯特冷冷地說:「我不是變態。我只是擔心這小子再次變回軟弱無能的少年而已!」
 
「唉呀!是嗎?」瑪莉蓮笑說:「你不是說過有點不捨得嗎?」
 
「夠了!你別再說了!我還要出外狩獵。」肯特帶點不滿的表情,望著樂治說:「你啊!今晚好好休息啊!明晚出外狩獵時不要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。」說後便轉身離開老虎吧。
 
「嘻!」瑪莉蓮帶著勝利似的笑容,說:「他真不老實。其實肯特他很高興再遇見你。」
 
「我也很高興能夠再次遇見你們。」樂治微笑說。
 
瑪莉蓮轉身取出一些麵包,說:「肚子餓嗎?吃點東西後到樓上休息吧。」她再從櫃檯下方沖調一杯鮮奶,放到樂治的面前。
 
「謝謝你。瑪莉蓮。」樂治微笑謝道。他今天走了不少路,現在肚子餓了,即使是無餡料的麵包,他也吃得很滿足。
 
「你還記得是如何到來,難道今回要找到那『小飛象』滑梯才可回家?」瑪莉蓮關心問道。
 
「…」樂治淡淡地說:「我已經不可能回家了。」
 
「怎會無可能呢?」瑪莉蓮帶點激動的表情,說:「這裡是很神奇的地方,甚麼也有機會發生!若不明白的話,可以找青龍書店的『司馬英豪』幫忙。你別太早放棄了!」
 
(青龍書店的司馬英豪哥哥…)
樂治想起他的卡片仍在現實世界的房間書桌上。
 
「明天我和你一起到青龍書店找他談談!」瑪莉蓮一副熱血的表情,說:「只要有你在,我們會找到那間神秘的書店。他再逃不了!」
 


(逃?)


「我認為這是瑪莉蓮你想見英豪哥哥的藉口。」樂治一副吐糟的表情說:「我好像是被利用…」
 
瑪莉蓮微笑說:「嘻!只是一石二鳥的方法。既可解決樂治你的問題,也可讓我和他見面。」
 
樂治苦笑了一下,問:「你認識英豪哥哥?他好像也認識你…」樂治想起以前到青龍書店時,司馬英豪對瑪莉蓮的名字有認識的感覺。
 
「很久以前我已認識他。」瑪莉蓮帶點甜絲絲般的微笑,說:「他是一個很有本事的男人,而且很吸引人呢!可以的話…我…」她停了下來。
 
(瑪莉蓮還是無變,果然是想見帥哥…)
樂治笑了一下。
 
「來到這裡那麼久,我只有最初的時候到訪過青龍書店一次。之後便不曾到過,直至遇上你之後。」瑪莉蓮有點不滿地說:「其實我也不明白,為甚麼只有你才能隨意找到『青龍書店』,而我不行。」
 
樂治有點不明白,說:「為甚麼『青龍書店』的位置每次也不相同?難道這是一間『移動書店』?」
 
「移動書店?」瑪莉蓮笑了笑,說:「你的形容詞太有趣。不過…」瑪莉蓮若有所思地說:「也許他是逃避某人的追蹤。」
 
(某人?該不會是想逃避瑪莉蓮你…?)
樂治想不明白。
「好了…我明天和你一起尋找青龍書店。」
 
「那麼我今晚會提早打佯。」瑪莉蓮微笑說。
 
(看來瑪莉蓮想到青龍書店的決心,比老虎吧的生意還要強…)
樂治輕笑一下。
 
 
老虎吧的客人較之前多,瑪莉蓮亦忙於招呼客人。樂治一個人離開老虎吧,往樓上的住宅單位休息。
 
在老虎吧旁邊是進入這幢舊式大廈的入口,推開入口的鐵閘,同樣的昏暗燈光照射著又長又高又窄的樓梯,只可讓一個人走的樓梯。樂治已習慣這樓梯的走法。由於這是舊式大廈,並沒有安裝升降機。上落樓梯時,人們只可摸著兩旁沒有扶手的灰色牆。


 


(相比初次走上樓梯,我已習慣這種環境了…)


他左手托一下眼鏡,呼了一口氣,邊往上走邊說:「下回和瑪莉蓮她們商量,為這幢舊式大廈翻新一下。這裡該不會受到甚麼『業主立案法團』辦事啊…」
 
這是一梯兩伙的大廈,第一層已經有住戶居住,肯特便是其中一個。另一個住戶並不常見他出入大廈。樂治再往上走,他走到之前自己居住過的單位,單位並沒有上鎖。他打開鐵閘,推開大門進入單位。


 


樂治慣性地按下大門旁的燈按鈕,室內變得通明起來。室內的裝潢和之前一模一樣,樸素的餐桌、布梳化、電視、櫃等傢俱也沒有被移動過。


 


(不知道為甚麼,回到界限街這裡是最令我感覺安心。)


樂治呼了一口氣,微笑轉身,把手放在大門和鐵閘鎖的位置,唸著上鎖後,大門和鐵閘也自動上鎖。


 


之後他脫去鞋子,慢步走到房間看看,窗外有霓虹招牌的燈光,把房間照得紅紅綠綠。薄薄的窗簾布整齊地在兩旁。窗戶並沒有打開。睡房內的擺設和之前樂治所居住時一樣。


 


樂治把兩旁的窗簾拉出,之後打開衣櫃看看,原本的校服仍很整齊地在衣櫃內。還有幾套之前穿過的衣服也在衣櫃內。


 


「一定是瑪莉蓮替我收拾過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真的要謝謝她啊。」


 


書桌面上有他所寫的『界限街的專題報告書』,樂治隨手翻了幾頁,說:「老師沒有要求我追交這功課呢。」
 


之後他走近床邊,整個人也放鬆地躺在床上。


 


「很倦啊…」樂治輕聲說:「今天本來是我最高興的一天,但亦是我最難過的一天。」


 


他舉起右手,微笑說:「緊握過她的手…雖然已沒有機會再見,但我希望不會在這裡慢慢淡忘她…」


 


「翠兒……」樂治喃喃說過後便睡著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  第二章    喂!高樂治 完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[9]  [10]  [11]  [12]  [13]  [14]  [15]  [16]  [17]  [18]  [19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