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7  2017/08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09 >>


2017/08/23 (Wed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13/09/02 (Mon)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 黑
 

黑色的…

沒有東西比這個更黑,更深沉。

房間並沒有亮起燈光,在暗黑的房間內,和良躺在床上,舉起掛在身上的黑晶石,有點納悶的表情望著它。只要些微的光線,黑晶石也能反映出晶瑩的一面。


拍手[12回]


「和他們見面後,為甚麼我會有這可怕的想法?是這黑晶石侵蝕我的思想嗎?還是一直以來也受爸爸的藥物影響,使我的性格產生分裂?」他摸著黑晶石,輕聲自言:「我雖然是討厭這裡,但…我很害怕這個想法…」和良有點煩厭地把黑晶石拋開。

碰巧冬鈴叩門而入,黑晶石險些擲向她身上。「冬鈴?!」和良吃驚地立刻從床上起來。「對不起!冬鈴,被打中嗎?」

冬鈴拾起黑晶石,說:「這晶石頸鍊很漂亮呢!怎會隨便拋棄呢?」

「這個…我很煩惱…」和良朝冬鈴方向走近,說:「我覺得自己會因為這東西而幹一些可怕事情。」和良握著冬鈴拿著黑晶石的手說:「我內心還有另一把聲音呼喚我,我很擔心…」

冬鈴抬頭望著和良雙眼,微笑問:「那麼只要這東西不在你身旁,你便不會想這事情嗎?」

「嗯…大慨…」和良有點不大確定,他放開握著冬鈴的手。

「好啦!」冬鈴微笑說:「那麼這東西便交給我保管。」冬鈴把黑晶石掛在頸上。「冬鈴…」和良並沒有阻止她。望著黑晶石在冬鈴身上閃出黑色的光輝。

「嘻!」冬鈴微笑說:「放心,我會好好保管的。因為這是和良你重要的東西。」

「冬鈴!」和良感動地擁抱冬鈴:「世界上只有你對我是最好的!一直以來我也很喜歡你!」

「和良!?」冬鈴嚇了一跳,她沒有想過和良會向她告白。由於一直以來兩人關係一直像姐姐和鄰家弟弟般感覺,她沒想過原來和良是很喜歡她。

「和良…」冬鈴輕聲說:「很緊啊…」和良才醒覺自已太用力緊抱著冬鈴。「對…對不起。」他放開雙手。兩人的臉也像紅雞蛋般,變得通紅了。一時間覺得四週的空氣也變得稀薄,呼吸的聲音也彷似聽到。

「嗯…」和良望著冬鈴說:「冬鈴…我…」到底該說甚麼,大慨和良本身的思路仍未想到出來。
--會被討厭嗎?
和良希望能從冬鈴的表情,預覽到她的回覆。

「和良…」冬鈴微笑點頭說:「我很高興…」

「那麼即是…」和良高興叫道:「太好了!」心臟也顯些掉出來的感覺,總算把心中一直以來的心情釋出,那份喜悅使一向也沒有大表情的和良,也變得像小孩子般大叫。

冬鈴在旁微笑看著她一直也很少遇上和良的高興表情。

和良立刻走近,緊握冬鈴雙手說:「我很高興啊!冬鈴!以後我也會緊握這雙手,不會讓你跑走的!」

冬鈴笑著說:「嗯?總不可以連到洗手間也一起的。」

「嘻嘻!」和良望著冬鈴掛在頸上的黑晶石,說:「這黑晶石我交給你,我已沒有其他願望想達成了,因為我已和我喜歡的冬鈴一起了!」

「當你想要取回的話,我會交給你的。」冬鈴微笑說。

和良臉上有點沉鬱的表情:「不要交給我!我擔心我會因此瘋了。若我真的瘋了要取回這黑晶石,你要把這黑晶石帶到油麻地的『張氏武術館』。」

「油麻地的張氏武術館?」冬鈴有點奇怪和良的說話。

「是『張天祐』。把這黑晶石交給那男孩。」和良有點緊張地說。

「張天祐?」冬鈴雖然不大明白為何和良不想這黑晶石在他身旁,但她也點頭微笑說:「無問題,我會把這黑晶石交給張天祐的。」

和良還是要慎重地重申:「答應我…除了張天祐和是你所熟悉的李和良外,不可以交給其他人。」

「是的!」冬鈴輕聲問:「可是…你會變成我所不認識的人嗎?」

「嗯…這個」和良本身也不大清楚為何會有這種想法。

冬鈴銀鈴似的笑起來:「和良你想得太深入了。」她摸著黑晶石,低頭望著這顆黑色的晶瑩石頭。

--是我杞人憂天嗎?
和良笑了笑說:「也許…」他遠望街外亮起霓虹燈的招牌和住宅的燈,說:「原來已經那麼晚了。」

「對了!來我家一起吃晚飯吧!」冬鈴微笑說後,便拉著和良的手離開那暗黑的房間。


和良如常每天也上學,他再沒有聽到那潛在內心深處的聲音。他遠望窗外的大廈。窗外的天色很暗,快要下雨的樣子。

「李和良。」班主任老師有點不耐煩地說:「你有沒有留心聽著啊?你為甚麼一直也沒有通知家長來領取成績表?已經兩星期了…我也知道你爸爸是『大忙人』,因為研究而時常不在香港,但總該有電話來作電話探訪。」

「老師有話可對我說,我的爸爸是不會想知道我在學校的事情。」和良聲調冷淡。

老師嘆了一口氣,說:「其實每個人總會對自己的家庭有所不滿的,以為家人不關心自己,但其實每個家長也很關心子女的事情的。」老師把一份學校的調查表格交給和良,說:「這是學生意向調查,你的成績一向也很好,將來想像爸爸一樣當一位科學家嗎?」

「我才不想像他…」和良冷冷地接過表格說:「成績表不發給我也不要緊。反正這個社會只會看『會考證書』或甚麼文憑。啊!該說那些是進入社會的入場券。之後不會再有人對你在那一科獲得高分而覺得特別的。而且單以這些分數作為評估那人的全部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成績好不一定是辦事能力高,相反成績差也不代表那人比其他人次等。我相信這個世界是很公平的,有得也有失,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。」

「老師還有話想和我說嗎?」和良輕聲地問。

「李和良…」老師有點訝異和良理直氣壯地把所想的說出來:「嗯…沒有了…」之後和良便轉身離開老師的教員室。

「那個學生很古怪啊!」一個坐在旁的老師向和良的班主任說:「他究竟是誰啊?」

「他是全校成績最好的學生。」班主任鬆了一口氣,說:「也是一個問題學生。」他望著和良的成績表說:「還是初次有學生拒絕接受一張成續那麼好的成續表。」


和良離開學校,他吐著悶氣說:「老師真的有點煩氣…」在他身旁走出一個穿黑色西裝的高大金髮男子。閃亮的金髮加上眼鏡,他是一個很帥的年輕人。

「李和良,你好啊!」這個外國年輕男子微笑說:「我叫史葛特,是李博士的助手兼學生。」

「沒想到你的廣東話很流利啊!」和良冷冷地在史葛特身上打量著:「是他要你帶我回去當實驗品嗎?」

「嘻!我從小便來到香港定居了。」史葛特很高興有人稱讚他的語言流利。微笑說:「博士很想你協助他的研究。」

「你知道他的研究還幫助他?」和良不滿地說:「那是有違道德的事情!」

「對於科學家來說,那一樣大發明不是闖著道德之門呢?」史葛特微笑說:「原子彈可以殺人,但其背後理論卻可幫助人解決能源問題。一切視乎人類所想和所使用。」

「看來你也被他思想荼毒了!」和良冷冷地說,並加快腳步離開。

「等等!」史葛特一手拉著和良的手臂,說:「我也是一個煉金術師,所以我也很想幫助你!」

和良有點不可思議地轉身望著這個人:「煉金術師?!你知道甚麼?這個世界是沒有這種人的!」

史葛特有點失望的表情說:「煉金術也是科學的一種,只是被其他科學所取替而已,如冶金學、粒子力學等。」他放開緊握著和良的手,說:「因為無論是有機或無機化學,所有地球的原素也是可以重組的,只是裡乎所付出或吸取的能量值。不是人人可以當煉金術師的,能夠掌握當中的能量轉換的人是很少的。為甚麼你要放棄自己已懂得的事情?」

「你的意思是叫我還是乖乖躺在床上,讓你們當我是白老鼠般,當實驗品嗎?」和良不滿地說:「這樣的事情,你自己幹吧!別找我!」

「博士所做的事情,也是為了…」史葛特表情有點難為地說。

「好了!還是乖乖跟我來吧!」一把熟悉男聲從和良身後傳來。他還未轉首看清楚,已被那人注射了麻醉藥。

「李博士!」史葛特吃驚地望著那一身黑色西裝打扮的男人扶著昏迷的和良。

和良的爸爸扶著和良說:「已向你說過,不可以讓他知道那麼多事情的。」史葛特有點失望地幫忙扶著和良,說:「我只是希望你們兩父子的關係會轉好的…其實博士你是很疼愛他。」他們把和良放在私家車的後座。

和良的爸爸坐在司機位置,關上車門,說:「我不會要求他會明白我所做的是甚麼事情。」

「李博士…」史葛特有點無奈地關上車門。

「只要他和他們能夠活下去便已足夠。」和良的爸爸輕聲說後,便踩動油門,鴐車離開。天邊的灰黑雲層已開始下雨了,天色越來越黑了…

即使伸出雙手,眼睛也因為四週環境漆黑,還未能看清楚前方。
--待一會吧!眼睛會慢慢適應環境的。
和良一直等待,但還是看不清楚身處的環境。他的心緊張起來了。

「你不可以再以他當實驗體了!」一把女聲憤怒的叫聲。和良慢慢看見前方的影像。一個女人架在他的前面,以身體阻止他往前走。

--咦?身體很像小孩子…這是夢嗎?
和良望望自己那一雙細小的手。他抬頭望向那女人,從側面的輪廓,他認出那女人。

--是媽媽?!
那個發出憤怒叫聲的女人,是和良的媽媽。她在和良還小的時候,因病去世了。和良的媽媽雖然是一個外表平凡的女人,但其實她是一個俗稱「通靈人」的暗黑魔法師,她懂得和靈體溝通和借助他們的力量。

在媽媽身後,和良探出頭望,看見爸爸站在前方,語調冷淡地說:「其實我還以為你可以改變我們李家的命運…」

--爸爸?!
和良有點驚訝。

「黑晶石並沒有因為有靈體力量而滿足…」和良的爸爸輕嘆一口氣,微笑說:「算了…我只是想替和良製作分身。」

媽媽抱著和良哭著說:「他還很小,怎可以被你當實驗品!」

「我只是取出他一些細胞研究而已,他是沒有問題的。」爸爸走近輕拉著和良的手:「若是成功的話,和良便有幾個弟弟呢!」

「只有肉體,而沒有精神和靈魂,那些可以稱為『人』嗎?」媽媽喊叫道。

爸爸冷冷地說:「根據醫學角度來看,那是『人』啊。因為他有心跳、有呼吸、身體機能完全和普通人無異。早前眾多實驗細胞中,只有『學良』能生存著,今回我想採集更多實驗樣本。我還以為你會明白我…」

「我不明白啊!」媽媽哭叫著。

「已沒有太多時間了。」爸爸微笑說:「和良乖乖睡覺吧!」他在和良的手臂上以針筒注射麻醉藥,和良很疲倦地合上雙眼。
--爸爸…
和良極力想瞪著眼睛,可是因為麻醉藥已發揮其藥力,所以他再次回到漆黑的世界。

--對了,剛剛從冬鈴家回來時,在家遇上爸爸。之後,便不記得發生甚麼事情。

和良慢慢地張開雙眼,他是躺在自己的床上。
--剛才的夢是以前的事情?
和良想著剛才的夢境。

—把熟悉的男聲淡淡地說:「醒來嗎?今天的實驗辛苦你了。」和良瞧見爸爸在他的房間內。

「爸爸…?」和良慢慢嘗試坐起來,可是身上的麻醉藥仍未完全散去。心中充滿憤怒:「你!你又拿我當你的實驗體?」

和良的爸爸以充滿冷淡的眼光,對和良說:「為了研究,這是必需的,而且你是屬於我的。」

和良勉強坐了起來:「可惡!我不是屬於你的!我有我的人生!」但若想再站起來,卻還要花點力氣。「可惡!麻醉藥…」

「這是本世紀的重大實驗!你該為爸爸高興!」爸爸微笑說。

「廢話!那些只是沒有靈魂的人偶!無論多少次,他們也不會醒來的。」和良勉強站了起來:「人類是以肉體、靈魂和精神所造成的!你即使能夠製造出肉體,但永遠的也缺少靈魂和精神!」他走近爸爸身旁:「那個根本不可稱為『人』!你快給我離開!!」

爸爸的面色也變得有點怒意:「和良!你這算是甚麼態度!!」

和良怒叫道:「我才沒有你這個爸爸!!」

「沒有我,你可以來到這世界嗎?」和良的爸爸怒叫道:「若不是你是我的兒子,我是不會這樣對你的!」他的目光帶著瘋狂的迷惘色彩,有點冷笑地說:「不過…你提醒我一件重要的事情…嘻嘻」

和良有點害怕爸爸,他覺得現在的爸爸已不可能再和他平心靜氣地談話了。

「我要你的靈魂來做實驗!」和良的爸爸冷冷地說:「這是最後的機會了…」

--媽媽…這個人仍是我的爸爸嗎?
他已瘋了!
和良很想立刻跑離開這魔鬼身旁。可是由於身體的麻醉藥效力,使他只得往後退。
「交出你的靈魂來!和良!」爸爸喚出煉金術師的魔法陣。

「糟了!那是…魔法陣。」和良發現他已站在魔法陣的位置了。

「雖然我沒有你媽媽那能些能力,但我會以我的方法帶走你的靈魂!」和良的爸爸開始唸起咒語。

魔法陣發出耀眼的光輝,和良站在魔法陣中央,不能動彈,身體像要被撕裂的感覺,使他發出痛苦的叫喊:「啊!!!!!」

這時,冬鈴打開和良的房門:「和良,你回來了嗎?」。她因眼前景象嚇了一跳:「!!啊!」

和良的爸爸因突然有人闖入而分神:「啊!冬鈴?!」

「啊!……………不!……不要啊!」冬鈴跑進魔法陣內,用力推開和良。

「冬鈴!!!!!」和良被推開後,驚見冬鈴被困在魔法陣內,他使勁地撲向爸爸身上:「你停手!!!!」並使用爆裂魔法把爸爸轟開。

「啊…」和良的爸爸倒地,魔法陣才停止發出光茫。冬鈴亦倒地上。
「嗄…?」和良喘著氣,呼吸亦慢慢平伏起來。

--是夢?還是真實?
和良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。冬鈴昏倒在地上,爸爸也躺在血泊中。

「沒想到…你會使用我最初教你的…煉金術…」和良的爸爸輕聲地說。

「…爸…爸…?」和良知道這是現實。他走近爸爸身旁,爸爸吐著最後一啖氣,說:「你終有一天會…明白我的研究是…為了甚麼…」

「…爸…爸…」和良的心情難以平伏:「…我也不想利用煉金術…」,可是他的爸爸已閉上雙眼氣結了。

「冬鈴!!」和良走近冬鈴身旁,冬鈴雖然還有呼吸,但一直也昏迷著。

--怎會這樣的!我不要事情是發展成這樣的!!
和良緊抱著冬鈴。

--把你的身體交給我吧!我會為你達成願望的!
和良的內心叫喊著,一把暗黑的聲音慢慢侵蝕他的心。

冬鈴掛在頸上的黑晶石也從她頸上跌在地上。黑晶石仍發出黑色的晶瑩光輝,但四週只有寂靜的黑…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[25]  [4]  [3]  [2]  [1]  [9]  [10]  [11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