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5  2017/06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   07 >>


2017/06/27 (Tue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9/02/21 (Sat)                  第六章 呼…是這個了!

 
第六章      呼…是這個了!       

「起來啊,高樂治。」一把溫柔的聲音叫道。


(是誰叫我啊?)
(你到底是誰?為甚麼我會聽到你的聲音?)
(我該往那裡走才可離開這裡?)
 
「很柔和的風…」樂治托著下巴,慢慢張開眼睛,他靠站在學校的天台上。
 
「原來學校天台上,所看的風景是那麼漂亮。」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。學校是靠著被削的山坡上興建,地勢較高,山坡上還有不少樹木,另一旁是可以遠望九龍半島南部和香港島的方向。雖然近年已有不少高樓大廈興建,阻礙了不少遠景觀,天氣晴朗時,這景緻還算不錯呢。
 
(能夠活著真美好…)
他微笑說:「為甚麼之前沒有發現呢?其實學校是不錯的地方。雖然我不是很有本事的學生,但在這裡上課比當獵人好得多。」


拍手[0回]



 
(咦?獵人?我為甚麼會想起夢裡的事情?)樂治輕抓頭髮。
(夢?到底那個才是夢啊?)
(那是很真實的夢,我會感覺痛楚,我會感覺難過,我會感覺疲倦。我會覺得能夠生存是不可思議…)
 
(還是這裡才是夢?)
 
 
樂治沒有多想,拾起旁邊的書包,慢慢從樓梯往下走。一直往下走…
 
(咦?我已走了很多樓層…為甚麼仍未到地下大堂。)
他往四周看,四周的環境變得扭曲。情況有如電視接收訊號方面不清晰,長長的顏色線條和黑白色的雪花景象,這是樂治從樓梯的玻璃窗所看見的外面環境。
 
「這回又是甚麼惡夢啊!」樂治到樓梯轉角位置,探頭往下望,那是無盡的往下走的樓梯。往上望,同樣是無盡頭的樓梯。
 
(難道這裡才是夢?)樂治不禁冒出冷汗。
 
他再往下層走,學校內的走廊已變成陰沉又寂靜的環境。沒有像平日的熱鬧感覺,反而像恐怖遊戲的場所。
 
(我最害怕玩這類遊戲,不知道恐怖的怪物會從哪裡出現…)樂治不禁冒出冷汗。
(往下走這無盡樓梯,還是走這走廊?還是看看有沒有其他出口。)
他往走廊慢慢走,他往腰間摸了一下。
 
「對了,我又怎會帶有武器…」他笑了一笑。
「若這是夢境的話,我希望有『月光劍』在身旁!」他這樣一想,眼前出現如電視接收不清的雪花畫面,之後腰間感覺掛著東西。
 
「咦?!難道這裡真的是夢境?!」腰間掛著月光劍,樂治拔出月光劍,說:「那麼是誰?是誰讓我做惡夢!」
 
他想起K.O.說過把惡夢逆轉的情況。於是樂治便嘗試改變思想。他閉起眼慢慢想著原來學校的模樣。
 
(我心目中的學校不是那麼灰暗。)四周開始明亮起來。
(這世界不是只有我不是一個人,在這裡還有很多同學和老師。)四周變得嘈雜起來。
(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使這世界活起來!雖然不是每個人也喜歡我,但這裡有我喜歡的朋友們啊!)樂治張開眼睛。他看見四周環境轉變了,日間有不少學生聚集的學校。
 
(果然…)
 
「高樂治,還不快入課室。」身後有男同學跑著,他拍了一下樂治的背後,便走進前方的課室。樂治認出那男生的背影。
 
「嗯?阿達…」樂治點頭,走近課室門前,他打開門。
 
那是漆黑有著無數小白點慢慢飄浮著的房間,外面的陽光並不能照進這房間,在房間內有一個人坐在前方。樂治還未能看清楚他的樣子,於是慢慢步入這個神秘空間內。
 
「看來…你是使我做惡夢的人。」樂治帶著顫抖的語調。
 
那個人站起來,他走近樂治前方,他是一個頭髮較長的青年,灰白的臉上帶著一絲高傲的笑容。黑色的長袍內,也是黑色的衣服。和肯特那全身黑色衣服相比,肯特是一副冷酷的黑色打扮,這個男人則是一副令人有恐怖感覺的黑色打扮。
 
「原來你不喜歡我為你安排的惡夢連續劇。」那男人語調冷淡地說:「還想今回來一個驚嚇得要命的劇情,比恐怖遊戲還要恐怖呢!一個被自己惡夢嚇死的人,我也想看看。」
 
「可惡啊!」樂治從劍鞘內拔出『月光劍』。憤怒地把劍指向前方的那男人。
 
那男人笑了笑,用右手摸著月光劍說:「小兄弟,對初次見面的人便拔劍相向,是一件無禮貌的事情。」左手伸手把樂治的眼鏡除下。
 
「啊!」樂治想用力使劍反抗,但感覺劍被砍進石頭裡似的,不能揮動,也不能取出來。「還給我啊!」沒有眼鏡的樂治,眼前變得模糊起來,內心也變得焦急起來。
 
那男人架起樂治的眼鏡,冷冷地說:「這東西耍帥用嗎?」他往四周望了幾回後,便把眼鏡拋到地上。眼鏡玻璃碎裂的聲音傳來。
 
「你即使是沒有那東西,在這裡也可以看得很清楚。」那男人冷酷地說。
 
(清楚?對了,這是夢境啊。)樂治開始看清楚前方的人。他所看見的東西也變得清晰。
 
「夢境這空間是人類不可思議的領域。」那男人冷冷笑了一下地說:「一些平常不可能的事情,也能變得有可能,能夠製造這空間比神創造世界這工程更偉大。這是不能以X Y Z 三維空間可解釋的。」
 
「嗯?這個和我又有何甚麼關係?」樂治帶著怒目盯著前方的男人。
 
「夢境能反映內心和精神狀態。」他笑了笑,說:「學校對你來說,不是像剛才那麼恐怖嗎?你內心有這想法,我才把這個想法擴大。」
 
「不是啊!」樂治叫道:「也許我以前真的很討厭學校!但現在我已經沒有這種想法!」
 
「人到底為甚麼而生存?難道是為了消耗地球資源而生存?」他冷冷地問。
 
「咦?」
 
「一直以來,人類也追求長生不死,沒有死亡的生存又代表甚麼?」他又再次冷冷地問。
 
「那個…」樂治一時間也沒有想得太多。
 
「嗯…你真有趣…我很期待你的答案。」他笑了笑後。
 
四周的白色小點停止飄浮。
 
黑色的空間慢慢轉變成原來的課室,樂治站在空無一人的課室,課室門外是嘈吵的人聲,窗外陽光照耀著課室內。
 
「等等…我還有問題…」原本站在前方那令人生畏的男人已不存在。
 
「那是…」樂治走近窗旁,光茫使他睜不開雙眼。
 
 
樂治再次張開雙眼,他躺在床上,他仍在界限街的住宅內。
(頭腦好像輕鬆了很多。)
(那個夢…算是惡夢嗎?)
(那個人…)
 
樂治起床,望出窗外的界限街,一切還是熟悉的模樣。他摸摸頭髮,用力深呼吸一下。
 
「在這裡已不知不覺經過幾星期了,但還是找不到巴士站和巴士。」樂治呼了一口氣,他梳洗過後,走到衣櫃前更換衣服。他換上一件紅色襯衫,深藍色的牛仔褲,望望鏡子,覺得自己變得有朝氣似的。大概顏色也會影響心情。
 
自從幾日前,到過青龍書店後,心境變得平伏,已經可以安心睡覺。精神亦慢慢回復。
 
「那是青龍書店的英豪哥哥給我的卡片。」樂治看了看卡片上所寫的地方,沒有想太多便塞進褲袋裡。
 
樂治已習慣每天先到『老虎吧』,再出外逛逛,看看有沒有巴士站或巴士出現,黃昏返回『老虎吧』,和肯特一起對付魔物,除了賺取生活費外,也是為了一種身體的鍛鍊。
 
「在這裡生活,還算過得不錯。」樂治淡淡地說:「不用讀書考試,只需打魔物練功。每天也重覆著,有時更要冒著生命危險,想起來這類似ONLINE - RPG式的生活還真悶呢。我很想見爸爸媽媽…」
 
「為甚麼會想起ONLINE GAME?」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。一副不大明白的樣子。
 
(人到底為甚麼而生存?
沒有死亡的生存又代表甚麼?)
 
(這是甚麼意思?)
(在這界限街上能找到的答案嗎?)
(這裡沒有時間流逝,是否意味著這裡是『永久』。)
他伸了一個懶腰,走到書桌旁,從米色大布袋內取出學生手冊。
 
「班長,我今天很有精神呢!」樂治看著已經模糊的學生相片說。
 
「對了…你的名字是甚麼?」樂治有點難過地說:「對我來說,班長你已越來越模糊了。」他把手冊收回入書包內。
 
樂治把劍掛在腰間,慣常把已經壞了的手錶帶在右手腕上,之後往樓下的老虎吧。推開老虎吧的門,看見瑪莉蓮在收拾東西。
 
「啊!樂治,早安啊!我有一個好消息啊!」瑪莉蓮微笑說。她穿著白色背心,咖啡色的窄身短裙。老虎吧便是只有她一個人來打理。
 
「早安,瑪莉蓮。」樂治走近,問:「究竟是甚麼好消息啊?」
 
「昨晚有一個客人提過,在上坡的幾個街口附近,有一個巴士站牌呢。」瑪莉蓮興奮地說。
 
「真的?!」樂治雙眼瞪得大大,驚訝地問:「在上方的街口附近?!為甚麼以前不曾見過啊!?」
 
「今天可以到那裡看看呢。」瑪莉蓮高興地說:「我也想看看呢。不如我和你一起調查一下吧。」
 
「好啊!」樂治高興叫道。
 
瑪莉蓮收拾好東西後,便和樂治一同離開『老虎吧』。在店鋪門前,看見剛從樓上走下來的肯特。由於近日天氣較熱,肯特沒有穿上黑色長外套,只有較貼身的黑色短袖襯衣和黑色皮製褲,黑色的長靴。
 
「咦?你們想到哪裡啊?」
 
「我昨夜打聽到有巴士站的消息,所以和樂治去看看。」瑪莉蓮說。
 
「巴士站?真的有這東西嗎?」肯特一副冷淡的表情,說:「我也想看看。」
 
於是他們一行三人往界限街的上坡走。走了好幾個街口,仍不曾看見圓形的巴士站牌豎立在馬路旁。
 
「喂,瑪莉蓮,那情報可靠嗎?」肯特輕聲問。
 
「呼…我相信有…可能。」瑪莉蓮喘著氣,由於是往上坡走,走得久了,人也開始喘著氣。她再往上走,慢慢步出馬路到那些廢置汽車附近看看。
 
「算了,即使是找不到,我也不要緊。」樂治笑了笑說:「我已習慣這裡的生活了。」
 
「那巴士站鐵牌有甚麼特徵?」肯特問。
 
(那是平常常見的東西,怎會一想起來,有點模糊…)樂治想了一會。
「那是紅色鐵圓牌,中間是白色的方塊列出巴士號數。」樂治把巴士公司的巴士站牌盡量形容出來。
 
「喂!樂治!快來吧!」瑪莉蓮高興叫道。
 
「找到嗎?」他快步跑上幾段斜路,在他眼前出現了熟悉的東西。
 
「呼…是這個了!」樂治高興地說:「是巴士站牌啊!而且上面還印有我常常乘坐的巴士路線號數。」
 
肯特也趕到,他看看地上那塊圓形鐵牌,說:「只是地上像廢鐵的一塊牌而已,怎可能會有巴士到這塊牌前啊?」
 
(對了…這塊鐵牌並沒有鐵柱讓它豎立在路旁,根本不會有巴士會來…)樂治有點失望地拿起那鐵牌。
 
「沒有大不了啊!」瑪莉蓮說:「只要讓這東西豎起來,也許總有一天巴士會出現。」
 
樂治和肯特雙眼也瞪得大大地望著瑪莉蓮。
 
(該如何說好呢…總覺得瑪莉蓮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…)
樂治笑了笑,說:「還不錯呢。」
 
肯特也咧嘴笑了一下,說:「就是這樣,瑪莉蓮才那麼有趣呢。」
 
「喂…這個聽起來不像是讚美的說話。」瑪莉蓮不滿地盯著肯特。
 
「我是讚美呢…」肯特沒有正視瑪莉蓮,臉上有點尷尬的表情。
 
(感覺變得接近…)
(以前也不會覺得巴士站牌有甚麼特別,但現在看起來,很有親切感。)
樂治摸著有點舊的巴士站牌。
 
樂治遠望下坡的街道,在無盡的盡頭,兩旁是密密麻麻的大廈,一些是較舊的建築,廣東式「大騎樓」的低層建築物,也有一些較新的玻璃幕牆式大廈。
 
(不經不覺到了這裡很久…) 他望望瑪莉蓮和肯特仍在爭論中,再抬頭望望帶點藍色的天空。
 
(以前看著界限街,總覺得是灰灰黑黑,一副恐怖的環境。但是現在看來,今天的界限街比以前光亮得多。)
樂治微笑望著遠方無盡的街道。
 
「喂,小子,我們還是回家吧!」肯特叫道。
 
「唔!」樂治點頭,他提著巴士站牌,慢慢跟著肯特和瑪莉蓮走。
 
「不如把這巴士站牌安裝在『老虎吧』前。」瑪莉蓮提議著:「這樣便可以留意有沒有巴士。」
 
「那個只是爛鐵牌一個,又怎可能出現巴士?」肯特不滿地說:「別浪費時間了。」
 
「嘗試一下而已,又不會太花時間。」瑪莉蓮笑著說:「我也想看看巴士的模樣呢!」
 
「這個主意也不錯。」樂治說。兩人一副閃亮的表情望著肯特。
 
肯特一副無奈的表情,說:「好了…把這廢鐵安裝在『老虎吧』前的『大騎樓』支柱上。」
 

「是巴士站牌。」瑪莉蓮更正地說。
 
「知道了…」肯特一副不滿的表情。
 
「好了!我們盡快返回『老虎吧』!」瑪莉蓮高興地右手挽著樂治的左臂,左手挽著肯特的右臂。
 
「喂!等等。別拉著我走得太快。」肯特有點臉紅地叫著。
 
 
瑪莉蓮笑著,樂治抓緊巴士站牌,肯特被拖行似的輕哼著。大概是下坡路的關係,走起來並不吃力,有點像衝下樓梯般,快步走著。沿路上總是熱鬧地有說有笑。
 
(雖然還不可以回家,但這感覺很高興呢!)
(全賴他們…瑪莉蓮、肯特、還有很多親切的人。讓我覺得這裡還充滿希望。在這裡我不是只有我一個人。)樂治微笑著。
 
今天老虎吧前,很早便亮起霓虹燈。雖然天色仍未變黑,黃昏的陽光照著老虎吧的店門前,但瑪莉蓮一回到店鋪便高興地跑到店內,亮起老虎吧的霓虹招牌。
「因為今天有值得高興的事情嘛!」瑪莉蓮微笑說。
 
 
(還記得初次來這裡時,被大老鼠嚇得不知跑到那裡的時候,我是因為這招牌才會走進『老虎吧』。)
(這招牌對我來說,有很安心的感覺。)
樂治微笑抬頭望著『老虎吧』的霓虹招牌。
 
當夜幕降臨,『老虎吧』門前響起電動機械的聲音。
 
「這個…靠左一點。」瑪莉蓮抬頭指著左上方。
 
「我覺得該往右一點。不然會被另一條石柱遮蔽,馬路和行人路上也看不清楚巴士站牌。」樂治抬頭指著右上方。
 
「喂…你們決定好才叫我爬上來吧!」肯特手持著巴士站鐵牌,另一隻手提著電動鑽牆工具,一副不滿的表情站在較高的工作梯上。
 
最後肯特還是按照樂治的意思,把巴士站牌安裝在『老虎吧』前的左方石柱上。
 
樂治抬頭望著巴士站牌,說:「我平常是很早起床乘搭巴士上學。」
 
「嘻!看來樂治是很喜歡上學。」瑪莉蓮微笑說。
 
「不…我其實不是一個喜歡學校的學生。」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,說:「但最近…總覺得其實學校也不錯呢…。若可以回去的話,我想再重新感受。」
 
「你明天一早可以跑來看看,有沒有巴士來接你上學了。」瑪莉蓮微笑說:「加油啊!樂治。」她一手環抱樂治的頸。
 
「喂…瑪莉蓮,你這樣下去,『戀童癖』的情況會越來越嚴重。」肯特冷冷地說。
 
「你是羨慕我呢…」瑪莉蓮一副挑皮的樣子。
 
「你別把我當成變態啊!」肯特不滿地叫道。
 
(肯特看來很不滿…糟了…)
樂治感覺到肯特身上發出強力怨念似的。
 
「樂治,若有巴士出現,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。」瑪莉蓮微笑說。
 
「嗯…謝謝你。」
(在沒有時間觀念的界限街上,巴士的行車時間表又有誰設定…)
樂治抬頭望著巴士站牌。
 
「好了,我們休息一下吧!」瑪莉蓮微笑說:「我來做雜果沙拉。」
 
「喂,瑪莉蓮,沙拉是不能讓肚子有飽肚感覺。」肯特淡淡地說。
 
「時間不足,材料準備不足夠。」瑪莉蓮說:「下回才讓你們吃我那難吃的大餐吧!」
「難吃的…」肯特在旁咋舌著。
 
「唔!不要緊,只要高興便可。」樂治微笑點頭,跟著瑪莉蓮推門進入老虎吧。
 
 
「咦?」肯特輕聲說:「是引擎的聲音…」
 
「咦?」樂治和瑪莉蓮也轉身。
 
「從上坡傳來,好像是汽車的聲音。」肯特說。
 
(汽車?)樂治內心充滿期待。
 
在上坡路上,遠處有兩點會移動的燈光。
 
樂治走出馬路往上坡看,他隱約看見一輛車身較高的白色汽車,在兩旁滿是廢車的馬路中行駛。他興奮叫道:「是巴士啊!真的!是雙層巴士啊!」那雙層巴士在較前的街角停了下來。
 
「巴士站牌的魔法那麼快便生效?!」瑪莉蓮驚訝著。叫道:「肯特,快替樂治取行李來啊!」
 
「行李?!」肯特驚叫:「甚麼行李啊?」
 
「他的書包…嗯,還有…」瑪莉蓮緊張叫道:「到他的房間拿他的物品來吧!」肯特立刻放下手上的工具箱,快速跑上樓。
 
 
巴士再次行駛,當到『老虎吧』附近時,慢慢駛近。那是一輛白色雙層冷氣(空調)巴士,紅色的巴士公司標誌在車身上。巴士車頭還列有和巴士站牌一樣的號數,目的地方面,也是樂治所熟悉的地方名字。這是樂治上學時所乘坐的雙層巴士。他驚訝地望著巴士慢慢停下來,在上車的位置車門打開。
 
「瑪莉蓮!」樂治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,轉身問:「是真的嗎?」
 
瑪莉蓮拍著樂治的肩,說:「是真的。我還是初次看見這裡會有巴士在馬路上行駛…雖然不知道是否能夠到你想到的地方,但你若不上車,下一班車不知何時才再來。」
 
「瑪莉蓮,不如你和肯特也和我一起離開吧!」樂治拉著瑪莉蓮的手說。
 
瑪莉蓮微笑搖頭說:「K.O.不是說過,只可使用本身來到這地方的方法回家嗎?我和肯特也不可能和你一起走。」
 
「可是…」樂治點頭。
 
「而且,我很喜歡這裡。」瑪莉蓮挑皮地笑了一下。
 
樂治亦明白這是一件不可為的事情。之前他也嘗試過穿越『門』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 
「別難過,往後還有很多路仍要走。」瑪莉蓮微笑說:「雖然我也不捨得你離開,但這是你一直以來的機會,你要回家了。我不會忘記你的。」
 
「瑪莉蓮…」樂治有點感動:「我也一樣。」
 
「喂!小子!你還剩下那麼多東西啊!」肯特從樓梯方向跑來,他雙手提著樂治的背囊和米白色大布袋。
 
「時間剛好啊!肯特。」瑪莉蓮叫道:「好啊!」
 
樂治接過肯特交給他的背囊,並背在背上,手提著大白色布袋。微笑說:「謝謝你們。瑪莉蓮,肯特。我不會忘記你們!」
 
「樂治,平常也要多點笑容,好運便會來!」瑪莉蓮微笑說。
 
「小子,現在的你已比以前勇敢多了。」肯特說:「加油啊!」
 
(雖然不知道這輛巴士能否帶我回家,但若我不嘗試的話,我會後悔!)
「唔!」樂治上巴士後,車門關上,巴士慢慢駛離開。樂治從車窗上看見瑪莉蓮和肯特在『老虎吧』前揮手。
 
(對了,我要往前走,若不往前走,我是不可能回家。)
樂治下定決心。
 
「請邀付車資。」車長機械式的聲音。
 
「對了…」樂治望望巴士的收費箱,但看不見收費牌。好奇地問:「請問需要多少錢?」
 
車長幽幽地說:「車資是你的記憶…」
(記憶?!)樂治的臉緊張起來。
 
「這是不該有的記憶…和陽間無關的記憶是不該擁有。」車長站起來,巴士仍在行駛中,速度並沒有減慢。樂治顫抖地往後退。
 
(甚麼?這是甚麼鬼巴士?會吃掉別人的記憶?)樂治往後退了幾步。
 
「來吧!」車長原本已灰白的臉,瞬間變得像恐怖遊戲中會出現的猙獰面目。
 
「嗯?!」樂治把身體移向落車門附近,見車廂內並沒有其他人,車長慢慢走近。
 
「很抱歉!」樂治叫道:「我不可能把這『界限街』的記憶拿來當車資!因為若沒有發生過這些事情,我只會變回原本那個膽小,又無用的人!」
 
「沒有付車資的人啊!」車長憤怒地叫道,搖晃的車廂內,車長左搖右擺地靠近。
 
「我身上還有黑玻璃珠和其他東西!我以這些作車資。」樂治從口袋裡取出一個黑色玻璃珠。
 
車長憤怒地叫道:「我要把你吃掉啊…」他撲向樂治身上。樂治快速從腰間拔出『月光劍』阻擋著。樂治被推倒地上,身體被車長壓住。
 
「我大不了是下車!但你要吃掉我的話,這和魔物又有何分別?!」樂治叫道。他努力掙脫。但車長的力氣又大,身形也比樂治健碩。樂治使勁地把月光劍砍向車長的手臂。
 
車長彈了起來,樂治趁機轉身往後爬開。車長一手伸向樂治的頭,並抓起他的頭髮。
 
「可惡啊!」樂治把劍往後刺,刺中車長的手才能掙脫。他快速站起來,並揮劍攻擊車長。
 
車長的衣服和皮膚被劃破,並憤怒地叫出一些像野獸的尖叫般。他自行拉開表面的皮膚和衣服。
 
「啊!」樂治眼前,站著一個像擁有像猴子的臉,身上披著橙色的灰甲,手上持著長棍。
 
「難道是…『齊天大聖—孫悟空』?!」樂治驚訝著。
 
 
 
第六章        呼…是這個了! 完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樂治的心有了很大的轉變^_^
不過沒想到「黑衣人」會在樂治的夢裡出現呢。
另外孫悟空應該是不會吃人的阿XDD,如果說這是一場惡夢的話,不知道想著唐僧 會不會出現唸「緊箍咒」制住牠 【離題】。
不過車資是記憶的話對樂治有點不公平,因為K.O.通過「門」的代價應該比樂治少很多【或許沒有代價】。
如果打贏車長,反而不知道是誰開車了=_= 【今回好像留了很多言,打擾了】
[版主回覆02/22/2009 09:53:00]你的疑問在下回最終章便會分解…
SAMXD 2009/02/22(Sun)00:21:00 EDIT
無題
我覺得你寫完全部的篇文希望可以出書了
[版主回覆02/23/2009 21:10:00]出書是不可能…
這作品只會是投籃作品…=.=
流浪者 2009/02/23(Mon)20:44:00 EDIT
無題
呀~~~~~~~~~下回已經是這篇的最終章了!?
還以為樂治終於可以離開了, 可是又覺得太快離開的感覺, 想不到乘巴士回原本的世界要付這種車資!! 真不公平呀~~
下回已是最終章的話, 我想班長是不會出現的吧...
話說回來,如果樂治老實地交出了車資, 又是不是真的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呢??
今集的肯特尷尬的樣子真有趣~ 他一定是在害羞! 好想看到他拯救 瑪莉蓮的樣子!! 不過瑪莉蓮應該不會臉紅,倒是肯特...哈哈哈!!!
[版主回覆02/24/2009 20:16:00]有關下回的事情,留待下回欣賞。
其實這故事只是構思的開始,還有很多事情在「界限街2」或之後才會說明。雖然已開始著手「界限街2」,但我想完全寫好才慢慢放進NOVEL 內。由於遊戲製作,相信要較後的時間會很忙碌呢…。^_^
&nbsp;
on ki 2009/02/24(Tue)16:15:00 EDIT
無題
叮姐妳好!
很喜歡妳那「把記憶當作車資」的橋段呢!
在界限街裡,樂治的進步的確是有目共睹的。
加油!
[版主回覆03/02/2009 21:01:00]謝謝喜歡!^_^
Azard 2009/03/01(Sun)23:56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
我在學校也有個乒乓球隊的叫洋哥呢
而主角的名字高樂治,有一部搞怪卡通名叫-外星人田中太郎
主角叫高志呢!
期待下回喲
叛逆Q糖 2009/05/16(Sat)23:52:00 EDIT
[12]  [13]  [14]  [15]  [16]  [17]  [18]  [19]  [20]  [22]  [23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