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5  2017/06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   07 >>


2017/06/27 (Tue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9/01/10 (Sat)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 啊!?心獸…

 

第三章      啊!?心獸…       

「起來啊,高樂治。」一把溫柔的聲音叫道。


(是誰叫我啊?)
 
學校的上課鈴聲響起來。
樂治慢慢張開眼睛,柔和的光線,嘈雜的班房也開始肅靜起來。老師仍未到來,班長站在黑板前,監視著同學似的盯著還未返回座位或說話的同學。
 
「喂,高樂治,你整段小息時間也睡覺,看來睡得很甜呢。」後方的男同學輕聲說著。
 


拍手[1回]



(甜?那是惡夢呢!)
「咦?剛才是阿洋你叫我起來嗎?」樂治輕聲問道。
 
「嗯?沒有啊。」男同學慌張地說:「糟了,班長往這裡望了。」他立刻變得沉默起來。
 
班長盯著樂治方向,微笑說:「請各位寧靜,老師快來了。」
 
(剛剛是夢嗎?太駭人了…幸好…)樂治鬆一口氣。他微笑望著班長。
(班長又怎會突然變成恐怖的骷髏骨呢?我又怎會突然跑到那恐怖的世界呢?一定是我太沉迷電玩遊戲了…當主角也太困難了…)他苦笑一下,左手托一下眼鏡。
 
不久老師進入教室,班長亦返回座位,班長的位置在樂治的右前方第二個位。班長從米色大布袋書包內取出教科書。
 
(班長她…真的如夢中藏有我的照片嗎?)樂治想起夢中的情況,他和瑪莉蓮在班長的學生手冊內發現樂治的偷拍照。
 
        (怎可能呢?!班長又怎會喜歡我。我又不聰明,運動又差勁,樣貌也不帥…該說:『一點特色也沒有。』。我這不顯眼的幽靈人物,可以對戀愛有期望嗎?)樂治有點失望地把視線轉移到老師身上。
 
「今天要提交上星期提出過,有關『九龍街道的專題報告』。請各位拿出來一起討論吧。」老師說著。樂治打開背囊書包,找那篇報告。
 
(咦?奇怪了,我不是已放在書包內嗎?)樂治翻看著,在書包內找不到之前寫好的有關『界限街』的專題報告。
 
(咦?我還記得昨夜把這報告放在書包內。)樂治不禁有點冒出冷汗。
(糟了!若欠交報告,放學後要留堂重寫啊!)
 
他再次把書包內的東西翻一轉。
 
(放在哪裡啊?)樂治再次組織思緒。
 
他想起在夢中曾拿出來看過,之後…
 
(放在『界限街』內的書桌上啊!)
他不禁相信這是事實。(天啊!那個只是夢啊!又怎會…)
 
「高樂治,你的報告又如何?」老師冷眼盯著樂治問道。
 
「啊…」樂治感覺有點窘,慢慢站起來回答:「嗯…我仍未找到…有可能放在儲物櫃內。」
 
「是忘記寫還是真的在儲物櫃內?」老師的聲音帶點冷漠:「你下課後若不能提交的話,便要留堂再寫。明白嗎?」全班同學也注視著他。
 
「是…」樂治低下頭,他全身也緊張起來。
 
「那麼你的主題是那一條街啊?」老師問道。
 
樂治立刻抬頭回答:「嗯,我是以『界限街』當主題。」
 
「界限街?」老師好奇地說:「很有趣的主題,那裡有甚麼特別?」
 
(討厭啊…怎會發生這些事情…我最不想發生的事情發生了。)
「嗯…那裡…」樂治看見老師那灰暗的臉,臉孔慢慢變成又暗又灰的骷髏骨。
 
「啊!」樂治驚叫道,他往其他朝向他的同學望,一張張原本熟悉的臉孔,也變成像恐怖片的骷髏面孔。
 
「怎會這樣啊?!」樂治驚叫道,班長也轉身望向樂治,一張恐怖的骷髏面,孔,「咯吱咯吱」地笑著似的,一團暗黑的氣體從牠口中噴出來:「我要把你吃下去!」黑氣體把樂治團團圍著。牠慢慢走近,那隻只有骨頭的手,一手伸向樂治的胸口。
 
 
「不要啊!」樂治驚叫。
整個人也硬著身子,身體冒著冷汗,呼吸變得急速,使他喘著氣。
 
樂治看清楚他所身處的環境。他在『界限街』那房子內,窗外已照著柔和的陽光,原本要提交的報告也在書桌上。他從床上彈起來。
 
(咦?)樂治的右手緊按著夢中被襲擊的胸口,胸口位置仍感到隱隱作痛。但拉起上身襯衫看,又看不見有傷口。
 
(剛剛…是夢?)樂治呼著氣,他放開緊握的手。
(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?)
 
「喀」好像有人進入這單位內。
樂治立刻架好眼鏡,緊張地跑出房外。
 
「咦?你已醒了,太好了。」瑪莉蓮臉帶笑容地說:「我還擔心你會從此一睡不起。」瑪莉蓮今天穿上紅色緊身短袖襯衫,深藍色短牛仔裙,黑色的皮靴。手上拿著一袋東西。
 
她走近摸一下樂治的額頭,說:「很好,已沒有發熱了。」鬆一口氣,說:「你之前受傷,已昏睡了五天了,身體還覺得不舒服嗎?」
 
樂治摸一下胸口附近,並不覺得有痛楚。淡淡地說:「唔…沒有事了。」
 
「還記得發生甚麼事情嗎?」瑪莉蓮問。
 
「不大清楚…」樂治摸著頭,說:「我本想救班長,但班長變成骷髏骨。」還向我襲擊…」
 
瑪莉蓮點頭說:「你還記得…全靠肯特擊倒那怪物,再把你抬回來。」瑪莉蓮把手上的食物放在餐桌上,說:「你啊,被那頭牛怪物推開時,你所召喚的心獸,很漂亮呢!我和肯特看到時,也嚇了一跳。」
 
(啊!?心獸…對了,原來那個便是心獸…我的心獸…)樂治想起召喚麒麟的情形。
 
「肯特…」樂治輕搞自己的頭,說:「對了,我好像看到肯特的心獸。」
 
「啊!那麼班長呢?她在哪裡啊?」
 
「我並沒有發現有女孩,屬於那女孩的大布袋,我已放在梳化上。」瑪莉蓮指著梳化上的大布袋。
 
「班長的書包…」樂治認出這個袋面上有點污跡的米色大布袋。
 
「至於你所遇見的那個…那個只是一個被自己心獸吃掉的怪物。」瑪莉蓮帶著難過的表情說:「也許是…那女孩不能控制自己的心獸。所以…」
 
樂治雙眼瞪得大大,不敢相信地問:「你的意思是…班長她到這裡被自己的心獸吃掉變成怪物,而且…還向我襲擊?!」
 
「…」瑪莉蓮不語。
 
「不會的!」樂治雙手緊握拳頭,帶著歇斯底里的聲音說:「不會的!!班長是不會變成怪物的!她那麼善良和聰明,不可能的!她…比我還優秀,不可能會被醜陋的怪物吃掉…」
 
「樂治…」瑪莉蓮難過地說。
 
「她不可能來到這恐怖地方…」樂治雙眼湧著淚水。
 
 
「喂,瑪莉蓮。」肯特推開大門進入,說:「你那麼久也不回來,我猜那小子大概已醒來…」肯特仍是一身黑色的打扮。
 
「咦?」肯特見樂治站在大廳中間,身體顫抖著,雙眼更湧著淚水。瑪莉蓮一副無奈的表情朝肯特方向。
 
「喂…男子漢別哭得那麼難看啊。」肯特冷冷地說:「我不想看見我之前那麼努力救出來的是一個無用的膽小鬼。」
 
「肯特!」瑪莉蓮有點氣結。
 
「我…」樂治擦著臉上的眼淚,說:「我…我不是膽小鬼…」
 
肯特走近,右手摸著樂治的頭髮,說:「很好啊!你這小子沒想到會成長得那麼快。之前還怕得要命,但翌日已可勇敢面對那些魔物,你讓我刮目相看。」
 
「肯特…」樂治抬頭望著肯特。
 
「我還是初次看見具有那麼漂亮的心獸。」肯特說:「看來不可以小看你。」
 
「肯特,班長呢?」
 
「班長?」肯特帶著疑惑的表情朝瑪莉蓮方向。
 
「那個書包的主人。」瑪莉蓮指著梳化上那米白色大布袋,說:「亦是被你打倒那魔物…」
 
「不會的!班長是不會變成那骷髏骨。」樂治憤怒地叫道。
 
肯特呼了一口氣,說:「那個像煙一般消失了。你知道嗎?不是任何人也可以自由操控自己的心獸。一但內心的心獸醒覺起來,失控的時候便有機會被自己的心獸所殺。那個被自己心獸吃掉的人,是不是你所認識的人,我不知道。」
 
樂治失望地望著肯特,說:「班長到過這界限街…?」
 
「唉!樂治!」瑪莉蓮不滿地說:「夠了!你提起精神吧!你不是想回家嗎?那麼要加把勁找回自己回家的路!那女孩已經消失了!不要再想著她了!」
 
「究竟那一個現實,我也不清楚!」樂治說:「我會用我的性命來換她回來。」
 
「樂治…」瑪莉蓮驚訝地問:「你真的那麼喜歡班長?」
 
「啊…不是這個理由!」樂治極力反對,說:「和她相比,她的人生還充滿陽光,很多人對她有期望。不像我…我這個只是幽靈人物…即使我消失也不會有人記得我。倒不如讓我代替班長吧!」
 
「你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?這個世界不是只是圍繞你一個人啊!」瑪莉蓮一副嚴肅的表情,並一掌摑向樂治的臉。
 
「…瑪莉蓮…」樂治驚訝地望著瑪莉蓮。
 
「你身旁也有人會注視你的!你不可以有這種自暴自棄的想法!」瑪莉蓮憤怒地叫道:「現在的你,根本連甚麼也不懂得!」
「你連回家的能力也沒有!而且面對魔物,你是毫無能力反抗。」
「這樣的你,別以為自己是能夠英雄救美啊!」
 
(無錯…我不是遊戲的主角,也不是救世英雄。我連自己也不能保護自己。)樂治想著。
(對我來說,我可以做的事是甚麼?)
(我只可找回家的路…)心情也開始平伏起來。
 
瑪莉蓮一副強勢的姿勢,說:「在這之前,你還得好好磨練自己,我可不想再次看見你受傷昏倒啊!」
 
「嘻,瑪莉蓮很像是樂治的姐姐。」肯特咧嘴笑了一下。
 
「我是姐姐的話,你便是他的哥哥!」瑪莉蓮用力指向肯特方向,說:「肯特你要替我好好訓練和照顧他!」
 
「嗯?!為甚麼我要當這小子的哥哥啊?」肯特不滿地說。
 
「你不好好照顧他的話,別再來『老虎吧』!」瑪莉蓮憤怒地說。
 
「嗯!!這是威脅啊!」肯特不滿地說:「你甚麼時候變得那麼強人所難?」
 
「唔…我明白了。」樂治抬起頭來。
 
「啊!」瑪莉蓮高興叫道:「無錯了!要提起精神啊!」
 
(肯特,瑪莉蓮…)樂治笑了一下,說:「謝謝你們。」
 
「你這種自然流露的表情,真惹人可愛啊!樂治。」瑪莉蓮微笑說。
 
「嗯?!瑪莉蓮!原來你是戀童癖?!」肯特誇張地叫道。
 
「是又如何啊?」瑪莉蓮抱著樂治的頸說:「他是天然可愛少年嘛。相信一定很受高年級的姐姐歡迎呢…」
 
「嗯…我倒沒想過…」樂治輕抓頭髮說。
(不過肯特看來很不滿…糟了…)
樂治感覺到肯特身上正在發出強力怨念似的。
 
「喂…肯特。」瑪莉蓮不滿地盯著肯特。
 
「哼…知道了。」肯特不滿地說:「你這小子從今晚開始跟著我學習戰鬥吧。」
 
「謝謝你,肯特。」樂治微笑說。
 
「夠了!你別對我展示出這種『天使的臉孔』。」肯特轉身說:「我可沒有戀童癖!」
 
「天使的臉孔?」瑪莉蓮高興叫道:「哈!哈!這形容詞不錯啊!連肯特你也發現樂治的可愛之處了!」
 
(咦?我可沒想過…會有這種形容。)樂治還是初次聽到這樣的形容。
 
「樂治,平常也要多點笑容,好運便會來!」瑪莉蓮挑皮地說。
 
「唔。」樂治點頭。
(多一點笑容?我平常的確很少會笑…特別是在學校內。那裡像有咒語似的,整個人也不懂笑。)樂治摸一下臉頰。剛才被瑪莉蓮所打的臉頰,雖然有點痛,但他明白這是來自瑪莉蓮的關心。
 
「好了,別把我形容成變態似的。」肯特不滿地說:「小子,我帶你去準備下裝備。」
 
瑪莉蓮微笑說:「放心跟著他吧!他是那種臉惡心善的男人。」
 
「夠了!瑪莉蓮別再作無聊的解說了。」肯特壓低聲音說。
 
「嘻!」樂治點頭。
 
「今晚在『老虎吧』內,我準備美味食物等待你們回來。」瑪莉蓮微笑揮手。
樂治便跟著肯特離開這幢大廈。
 
「卡喀!卡喀!」一個男人從斜路往下推著有一箱小貨物的手推車走下來。每當走到樓梯級時,便發生「卡喀!」的聲響。他走到肯特和樂治旁,肯特和樂治靠近牆邊,讓他有足夠空間繼續走。
 
「哼!對一個剛剛病癒的人,瑪莉蓮便一腳踢你進入戰鬥模式內,真不明白她想甚麼…」肯特喃喃自語著。
 
「我想瑪莉蓮她想我盡快振作起來。」樂治說:「而且…我也不想讓其他人擔心。」
 
「你這小子,整個人也變了似的…」肯特邊走邊說:「在這界限街上,有一家出名的武器店。」
 
「咦?是因為那武器店的武器質素高嗎?」
 
「不!那武器店是出名『態度惡劣』。」
 
「嗯?!」樂治一時間也很難想像究竟是一間甚麼的店。
 
走了好幾個街角後,他們到了一家武器店。
店內擺設有各式各樣的武器,還有各式各樣的防具盔甲,以及軍事用品。
(嘩!真像走進一家武器專門店啊…)樂治抬頭,看見連天花上也掛上各式探險背囊。
 
店員是一個很年輕的青年,頭戴頭巾,身上是灰黑色的工作服裝扮,樣子看來不大友善。他並沒有多理會進入店內的客人。
 
「小子。」肯特在一陳列出武器的地方,說:「來,看你擅長那一種武器。」
 
「嗯…肯特。」樂治有點不好意思地說:「其實我的運動神經一向也不好。」
 
「那麼你的射擊能力好嗎?」
 
「我也不清楚…上回你給我那把槍,我連使用也不懂…」
 
「那麼你會拳擊、柔道、空手道之類的近身戰嗎?」
 
「我不懂這些…」
 
「劍術、槍術等有接觸過嗎?」
 
「沒有。」
 
「…那麼你懂得一點像太極或其他健身拳法嗎?」
 
「不懂得…」
 
肯特不滿地叫道:「你甚麼也不懂,教我如何幫助你啊!」
 
「我已一早說明過我的運動是很差勁嘛!」樂治解說著。
 
「唉…」肯特嘆了一口氣,說:「你這小子真麻煩啊…」
 
「喂!若不購買的話,別四處摸啊!」店員兇惡地叫道。
 
(天啊!怎會這麼兇啊…)樂治一時間嚇呆了。
「已說過這家武器店態度惡劣呢…」肯特輕聲說。
 
「唉…這種經營模式也可以不倒閉,真是奇聞…」樂治輕聲說。
 
肯特把樂治拉到店的角落,壓低聲音問:「喂…你平常多做甚麼運動?」
 
「我一向也喜歡看書,沒有多做運動…」樂治老實回答。
 
肯特再問:「那麼你較喜歡那種運動?」
 
「嗯…」樂治想了一會,說:「我較喜歡羽毛球。」
「好!」肯特拉著樂治走到櫃檯前,說:「老闆,請給這小子合適的羽毛球拍。」
 
「羽毛球拍?」武器店店員憤怒地說:「這裡是武器店!若不選購武器,便速速離開!」
 
肯特呼一口氣說:「那麼有甚麼鈍器是適合這小子使用?他只會打羽毛球。」
 
店員打量著樂治,問:「適合這小子的武器?」
 
(哇!很兇惡啊,好像被黑勢力人士怒盯著…呼吸有點急速呢…)樂治「咯」一聲吞下口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請等等…」他走入後居室內,取出一把長劍。
「唏!」店員雙手用力舉起一把長劍,感覺很花力氣才能舉起似的,放在櫃檯前。長劍的外形很殘舊,感覺很沉重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嘩…我能舉起這把劍嗎?)
樂治額上冒著汗珠。
 
        肯特有點擔心地說:「嗯…這個…對他來說,這雙手劍好像太重了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最適合他的武器,任他亂揮亂砍也不會傷害別人的長劍。難道你想找一支機關槍給他,在危急時,連自己人也會被流彈擊中好嗎?」店員毫不客氣地說:「對他來說,武器的攻擊力並不重要,最重要是先懂得如何使用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店員盯著樂治,說:「若給有攻擊力的武器給他,最危險的不是魔物,而是他身旁的人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唔…」肯特吞下一口口水,說:「那麼小子你嘗試看看這武器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咦?比想像中輕…看來單手也可以拿起。)
樂治雙手從櫃檯上拿起長劍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你真的可以舉起?!」肯特驚叫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,這個比想像中輕得多。」樂治說,他把劍交給肯特。可是肯特雙手接過長劍時,一副被重力拉著似的表情,說:「嘩!這樣子也可以說是『輕』?!」臉上出現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怎會這樣?」樂治再次抓緊握長劍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把劍叫『月光劍』,是有一把有魔法的劍。」店員冷冷地說:「就像『亞塞王的石中劍』般,只有合適的人才能舉起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叫『月光劍』…)樂治拉開劍鞘,劍身點發黃、暗淡無光彩,劍身上還有點鏽蝕的鐵劍。看來不像武俠小說所形容般是一把絕世寶劍。
 
        (這把劍一直也藏在武器店內,無人問津…好可憐…)
樂治以憐憫的眼光摸著劍身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總算為這東西找到主人了,這好東西,我只收取這個價。」店員在計算機上輸入價錢,說:「你該感激老子我找到好東西給你們!」
 
        肯特看過計算機上的價錢後,不禁雙眼瞪得大大,說:「喂!這把生鏽劍怎可能值這個價錢啊!這把劍又不能傷害魔物,比練習用的太極木劍,更無用啊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是嗎?若不買的話,別阻老子我做生意!」店員不滿地叫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(果然…態度惡劣…)樂治不安地看著肯特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哼!不買便算。」肯特拉著樂治離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喂!你們別乘亂把這把劍帶走!!」店員拍起櫃檯叫道,仿佛想從櫃檯另一端跳出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誰會要你那把生鏽…」肯特憤怒叫道,他轉身看見拉著走的樂治手上還持有那把劍。「嗯?!」
        「喂!你為甚麼還拿著這生鏽劍啊!?」肯特驚叫道:「快交還到櫃檯啊!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肯特…我喜歡這把劍。」樂治淡淡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喂!小子!別像小孩子般叫媽媽買玩具的表情好嗎?這東西一點用處也沒有,是不值這個價錢!」肯特不滿地叫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這把劍…很可憐。」樂治輕聲說:「反正我又不懂使用武器,使用這個可以慢慢摸熟,而又不會傷害其他人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唉…」肯特嘆了一口氣,說:「你真的很麻煩啊!」肯特走到櫃檯,冷冷地說:「喂,那小子很喜歡那把劍,可以給我一個折扣嗎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向來也不會打折扣!貨﹒真﹒價﹒實!」店員一副不退讓的表情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算了!」肯特最終還是抓起銀包付款。口中喃喃唸著:「回去後要向瑪莉蓮分帳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結帳後,店員的態度也未見有好轉,不滿地說:「下回別再花老子我的時間!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天啊!果然真惡劣!若這店鋪在現實內出現,不是被人投訴至倒閉嗎?)樂治有點汗顏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,我們還要到其他地方購買準備物品。」肯特轉身拉著樂治離開武器店。
 
在店外,肯特呼了一口氣,喃喃著:「哼!每次來這家態度惡劣的武器店,總是要受著一肚子氣離開!」
 
他盯著樂治抓著那把劍,冷冷地說:「其實這把雙手劍,對你來說太大了。使用時要小心,好好使用這貴價貨啊!」
樂治點頭。
 
「這家店除了武器外,還有售賣防禦裝備。」肯特解說道:「你有需要的時候可以自己再來。」
 
「唔。」樂治他們邊走邊說。
 
「說起來,你的心獸也是使用刀劍。」肯特說:「能夠掌握刀劍,也許會對你的心獸有益。」
 
(啊,無錯,上回我親眼看見「麒麟」牠受襲擊。)
樂治輕按胸口問:「麒麟牠不知如何呢?」
 
「麒麟?」肯特說:「原來你的心獸名字和聖獸名字一樣。」
 
「聖獸?」樂治不大明白。
 
「『麒麟』是中國神話內的聖獸 ,傳說牠的形狀像鹿 、 尾巴像牛 、四蹄像馬、頭上有一隻角 、身上長著五彩的毛 。大概像你新年所看見的舞龍舞獅活動中出現的樣子。」肯特輕笑說:「雖然只是一瞬間,但我清楚看見你的心獸是很漂亮。」
 
「上回,牠好像被刺中,之後我胸口也覺得很痛…」樂治說:「牠像煙一般消失了。會不會因此消失啊?」
 
「你還不是好好地站著嗎?」肯特輕搞樂治的頭說:「若心獸死了的話,等於你的精神力已亡,試問你又怎會站在這裡?別想那麼多了,大概你的心獸需要休息。」
 
「唔…」樂治跟著肯特慢慢走。
 
「只要記著召喚牠來的感覺,便可以隨時召喚牠們來。」肯特冷冷地說:「不過要記著一件事,『心獸』也是獸類,若不能控制牠的話,反過來會被牠吃掉呢。我可不想看見你被心獸吃掉變成魔物。」
 
「唔…我們和心獸之間,不可以當朋友嗎?」樂治問道。
 
「你還真奇怪!?」肯特一副驚訝的表情說:「雖然有人會把獅子老虎當成朋友,但絕對不可能把牠們當成飼養的貓般看待。你不會知道牠們會何時一反常態襲擊你,那是很危險的想法!」
 
(可是心獸也是來自本身,為甚麼本身會變得那麼恐怖?)
樂治不大明白。
 
「不是曾經有人說過嗎?最恐怖的敵人是自己。對於心獸的事情,你還是慢慢體會吧!」肯特說:「好了,之後是藥店和雜貨店,在藥店那裡可以購買補充藥品。雜貨店可以購買輔助用品。」
 
(為甚麼人類可以產生心獸?那是很強大的力量。)
(像麒麟般敏捷的速度,我是不可能擁有…)樂治想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想起和最初遇上司馬英豪的對白:
        『心獸?那是甚麼?』
 
        『心獸是指『心靈怪獸』,那是潛伏在每個人的心靈內。』
 
        『咦?我也有這心獸嗎?』樂治驚訝地指著自己的胸口。
 
        英豪笑了笑,沒有回答,說:『時間不早了,你快找地方休息吧。晚上,這裡會變得熱鬧…。』
 
        (也許青龍書店的司馬英豪哥哥會知道有關心獸的事情…有機會的話,還想向他賜教。)
 
 
樂治跟著肯特購買裝備後,天色已轉為黃昏,他們之後返回『老虎吧』。瑪莉蓮在準備開店的東西。肯特先返回自己的單位休息。
 
樂治再次看看戴在右手上的手錶,手錶依舊沒有走,仍是指著六時五十五分。
(在這裡真的感覺不到時間,若沒有日光的話,根本是不知道時間在流逝。)樂治嘆了一口氣。
 
(時間又是甚麼?)樂治覺得整個人也變得充滿『哲學』感覺。
 
        (我怎會想那麼多古怪事情?以前在家看書和玩電玩,根本不會想得那麼深。來到這裡,一些理所當然的事情也變得不平凡。在這裡,仿佛太陽從東方昇起的永恆定律也會被打破似的。)
 
        「喂!樂治!」瑪莉蓮微笑叫道:「幹麼一個人像蟑螂般躲在角落啊…,來吧!吃點東西吧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蟑螂?!」樂治對這形容詞感覺真不可思議。他走近櫃檯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已準備好嗎?」瑪莉蓮關心問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唔!已準備好了。」樂治點頭,說:「雖然我運動神經較差,但也不想阻礙肯特。」
 
瑪莉蓮微笑說:「很好…之前看見你一個人若有所思似的。有問題可以找我談談呢!甚麼心事、煩惱事,找我瑪莉蓮傾談便可把煩惱一掃而空。」
 
「嘻!」樂治微笑說:「謝謝你。瑪莉蓮。」
 
「肯特是一個出色的獵人,在他身上你會學習到很多事情。」瑪莉蓮說:「雖然他總是一臉冷淡,但他是一個充滿熱血的人。有他在你身旁,我會較安心呢!」
 
「唔。」樂治也認同瑪莉蓮的看法。他好奇地問:「那麼,到底你和肯特是誰先來到這『界限街』?」
 
瑪莉蓮想了一會,說:「好像是我先來,他來光顧『老虎吧』,之後便常來。想起來,我已在這裡很久了。」
 
「很久?到底有多久?三個月?半年還是一年?」樂治嘆氣地說:「連我自己也不知這自己在這裡已有多久…」
 
瑪莉蓮微笑說:「啊!算一算後,你睡了好幾天後,大概已差不多七天了。」
 
(瑪莉蓮還真會計算…)樂治有點無奈。
 
有人推開老虎吧的店門,樂治轉身看。一說曹操,曹操即到,原來是肯特,他慢慢走近櫃檯,冷冷地說:「小子,已經夜晚。我們要出發吧。」
 
「唔!」樂治點頭。
 
「喂!肯特,你要小心照顧樂治啊!」瑪莉蓮叮囑著。
 
「知道了!」肯特有點不耐煩地回答。樂治帶著長劍跟著肯特身後走。
 
 
他們離開老虎吧。由於晚上,界限街上已有廣告招牌亮起來,街燈也閃爍著。日間看來有點凌亂的東西雜物,在晚上看來變得有點幽暗,仿佛有魔物依附,會隨時變成恐怖的魔物似的。
 
(四週的感覺有點恐怖…)
樂治看著四週環境。
 
「喂,小子…」肯特壓低聲音說:「在這附近好像有東西看著我們。」
 
「東…東西?」樂治緊張起來。
 
「總之,冷靜一點!」肯特從大衣內取出手槍。他向暗角的位置發了一槍。那東西很迅速地跳了出來。
 
樂治瞪大雙眼,原來那東西是一隻有紅色眼睛,耳朵又長又大,身體是白色,臉上有點像熊貓般的黑眼圈的大兔子。
 
「嗯!很可愛呢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這裡怎會有那麼可愛的小動物?」他走近那大兔子。
 
「危險啊!不要走近啊!笨蛋!」肯特叫道。
 
大兔子看見樂治走近,身體一往後,便快速長大,身上長有黑色的盔甲,變得比樂治高出很多,手和腳上的爪子也變得又尖又長。
 
(天啊!怎會一下子變得那麼恐怖!)樂治嚇得目定口呆。
 
大兔子一手便抓向樂治方向,樂治反射地舉起長劍擋了一下。
 
「快退過來!」肯特叫道,並向大兔子魔物身上發了幾發子彈,樂治趁機逃往較後的位置。
 
「這魔物的反應很快!很難擊中目標。」肯特邊更換槍匣,邊說:「小子你要用力砍下去才行!」
 
(這把不是砍不傷人的劍嗎?叫我如何反擊?)
「可是…我這把劍…」樂治驚叫著。
 
大兔子急速追趕著樂治,並伸手抓過去。
「可惡啊!」樂治雙手持劍用力一揮,大兔子的爪被砍斷了。
 
(咦?這把劍…)樂治有點意想不到。
 
「哼!這生鏽劍還算厲害…」肯特舉槍擊中魔物的肩膀附近。魔物速度稍慢,之後轉身撲向肯特方向。
 
「是時候了!獨角獸!」肯特叫道後,胸前躍出一隻頭上長有長角,身體是灰白色,上半身像馬臉人身,身披著黑色盔甲,手上持有黑色的弓,下半身是馬的怪獸。
 
(上次見過的心獸…)樂治今回看得更清楚。
 
獨角獸舉起弓,並以發出一氣流箭刺中大兔子魔物的胸膛。大兔子停下來,之後倒地並像煙一般消失。地上只剩下像黑色的玻璃珠。
 
「呼…這傢伙的反應那麼快。」肯特冷冷地說後,心獸亦慢慢消失。
 
「很厲害啊!」樂治高興叫道後,走近肯特身旁。
 
「不…我還不是很強。」肯特說著,拾起地上的黑色玻璃珠。
 
樂治好奇地盯著肯特手上的玻璃珠。「咦?這是…」
 
「這是獵人的狩獵品。這些是魔物的『靈珠』,可以賣到好價錢。」
肯特解說著:「這裡有店鋪收購各式各樣的靈珠。魔物的力量越強,這靈珠的顏色越漂亮。」
 
「那些靈珠可以做甚麼?」樂治好奇地問。
 
「我也不知道那店鋪拿來幹甚麼,不過這些可以賣出好價錢。雖然這裡居住是不需要金錢,但食物、武器藥物等東西是需要以金錢購買。所以這些玻璃珠對獵人來說是很重要的。」肯特說。
「當你也能狩獵到靈珠後,我帶你到那裡看看吧。」
 
「肯特你的心獸很強。牠叫『獨角獸』嗎?很帥呢!」樂治微笑說。
 
肯特輕拍樂治的頭,憤怒地說:「還有啊!剛才不想清楚便跑過去,這是很危險啊!而且還會帶給其他人麻煩啊!別被可愛的外表吸引啊!」
 
「是…」樂治點著頭。
(沒想到可愛的兔子會一下子樂得那麼猙獰…)
 
「剛才由其於那兔子速度太快了,我才以心獸對付牠。」
「還有,若非必要時,別召喚心獸。」肯特解說著:「每次召喚心獸也會很花體力和精神力。」
「若這兩方面不佳的時候,要盡量使用武器戰鬥或逃跑。」
 
「明白。」
 
「你啊…」肯特輕笑了一下,說:「反射神經還不錯。不然你可愛的臉上已出現兔子的抓痕。」
 
「大概是運氣吧…我也意想不到。」樂治微笑說。
(感覺是這把劍帶動我揮劍…)
(很不可思議呢…)
 
肯特收起手槍,說:「好了,下回的獵物你要嘗試自己來啊。」
 
「是…」樂治點著頭。
(很神奇,這把劍比上次接觸時更輕,而且身體好像很能配合劍的揮動。該說,是這把劍教我如何舞動它。)
樂治摸著劍身,輕聲說:「謝謝你。」
 
「喂,你在喃喃著甚麼?」肯特轉身問。
 
「不,沒有特別。」樂治搖頭微笑說。
(我會好好使用這把「月光劍」。)
 
「肯特為甚麼想當獵人?」樂治好奇地問。
 
肯特想了一會,說:「不知道…大概只想以這個過活。」
 
他們繼續在夜晚的街上,尋找會傷害人的魔物。
 
 
 
 
第三章        啊!?心獸… 完
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好好睇呀 叮姐 &nbsp;希望可以快D睇到下一章
[版主回覆01/10/2009 20:30:00]謝謝喜歡!
ゾンダ 2009/01/10(Sat)15:48:00 EDIT
無題
今集的肯特感覺變溫柔了呢! 我也想要個這樣子的哥哥照顧自己!哈哈~
瑪莉蓮也是個好姐姐~ 不過真的好像好過頭了...嘻嘻! 戀童癖的確有點符合她呢...
肯特和瑪莉蓮的感覺好像很合襯呢! 他們會變成戀人嗎?? (我的焦點完全放了在戀情發展之上呢...)
感覺樂治好像經常發惡夢呢...!! 他想很愛胡思亂想的類型嗎?
[版主回覆01/10/2009 20:35:00]肯特和瑪莉蓮的關係,在今回「界限街」這故事並沒有特別描寫。構思中的「界限街2」才考慮過…但能否寫下去,視乎我的空閒時間。始終已經開始新遊戲製作,空閒時間不多。
樂治是一個感受度高的男孩。
on ki 2009/01/10(Sat)16:22:00 EDIT
無題
每次睡著回到似曾相識的世界,卻都被那些魔物"惡整"
對主角來說應該是很折騰的吧XD。
沒想到武器店老闆的脾氣跟阿雷一樣XD,都是凶巴巴的,但是如果
樂治玩過繽紛工房的RPG的話,搞不好在界限街遇到時,反而有種親切的感覺XD。
另外梳化指的是跟沙發一樣,那種長型軟坐的長坐椅嗎?
&nbsp;
[版主回覆01/10/2009 20:38:00]我這作者喜歡欺負主角嘛!(笑!)
其實這武器店老闆的造型便是遊戲中的武器店店員。
啊!原來又是香港用語和台灣用語不同的例子。香港大多稱為「梳化」來自英文soft。無錯,這個等於「沙發」。
SAMXD 2009/01/10(Sat)18:40:00 EDIT
無題
武器店老闆的確很惡-.-&quot;不買東西就罵,買了也不見態度有轉好...只是罵少你兩句= =&quot;
[版主回覆01/10/2009 20:39:00]這個是繽紛工房遊戲的傳統。
奪命倉鼠仔 2009/01/10(Sat)19:58:00 EDIT
無題
樂治運氣很好呢
如果原本的樂治到了界限街
沒有先遇到這些對他釋出善意和肯定的人們
或許他也會只剩下一袋包包躺在路邊了
期待下一篇
[版主回覆01/11/2009 10:41:00]謝謝。
一滴雨水 2009/01/11(Sun)00:25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有否想過將界限街製成RPG?
還有呀,在下想提議一下往後的題材和人物呢
[版主回覆01/11/2009 18:05:00]正因為種種原因,這故事是不能夠製成RPG,所以才以小說形式出現。
其實這故事我已完全寫完,只是按繽紛工房更新才更新一回。若有時間,我想多寫「界限街2」。
tsz on 2009/01/11(Sun)13:19:00 EDIT
無題
哇&nbsp;
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有名的武器店店員又出現ㄌ&nbsp; 很懷念ㄋ
&nbsp;
[版主回覆01/15/2009 22:16:00]這是繽紛工房的特色。^_^
偉詳 2009/01/15(Thu)11:10:00 EDIT
無題
@@&nbsp;&nbsp; 嗯嗯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&nbsp;&nbsp;&nbsp; (被說完了)
只是很喜歡你們做的遊戲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所以想說來跟你說聲謝謝 ^^
&nbsp;
[版主回覆01/15/2009 22:17:00]歡迎光臨!
感謝你看過這些小說。
2009/01/15(Thu)11:14:00 EDIT
無題
整個很有RPG的風格阿!!大概是第一次看到此種小說吧!!感覺很有趣呢!而且看到阿雷有出現很開心阿!(其實阿雷也很可愛呀!唔不小心說出來了^^)
話說英豪也是被界限街吸引過去的嗎?
&nbsp;
&nbsp;
&nbsp;
[版主回覆01/20/2009 20:24:00]原來是喜歡武器店店員的玩家,謝謝喜歡!^_^
司馬英豪方面,在這個故事沒有提及,待我有時間再寫下「界限街2」才考慮寫出來。
刺蝟 2009/01/18(Sun)21:25:00 EDIT
無題
我很喜歡看
[版主回覆01/20/2009 20:22:00]謝謝!^_^
流浪者 2009/01/20(Tue)17:02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
妳真的是超讚的
不過看一看之後
覺得似乎真的有心獸這東西
看來叮叮姐很喜歡有關&quot;心靈&quot;這類的東西呢!
利如迷失之心系列
很好看呢!
期待下回
[版主回覆05/17/2009 10:55:00]謝謝!^_^
叛逆Q糖 2009/05/16(Sat)23:17:00 EDIT
無題
弟控=/= 戀童癖 強氣姊最高~~~ 期待傲嬌肯特和瑪莉蓮進一步發展 高: 我才是主角呀 項: 乖~給我去當路人吧XD~
[版主回覆12/19/2009 22:19:00]有關肯特和瑪莉蓮之間的對白,在界限街2會有提及。
Po Kwan 2009/12/19(Sat)14:41:00 EDIT
[15]  [16]  [17]  [18]  [19]  [20]  [22]  [23]  [24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