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5  2017/06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   07 >>


2017/06/27 (Tue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13/09/02 (Mon)                  第四章 陰
 

在醫院的病床前,有一張面如死灰的陰暗臉孔。他坐在病床旁,目光呆滯。幾日以來的警察問話,身體檢查,還有很多煩碎的事情,已經讓腦袋變得空白。剩下來只有甚麼?


拍手[41回]


「很抱歉!」醫生的生硬不帶感情的聲音,說:「她是腦幹死亡。腦幹細胞一旦死亡,便會喪失身體重要機能的運作能力,即使病人仍然維持呼吸及心跳,亦會喪失大腦的思考能力及不能甦醒。我們已在傷者被證實腦幹死亡後,二十四小時內為她進行過第二次測試,進一步確定腦幹沒有任何反應。所以她已正式死亡。況且,她已在這裡一星期多了…」

「無可能的!」臉如死灰的少年抬起頭,空洞的目光盯著在旁站著的醫生。「冬鈴她還可以透過人工呼吸機或藥物來維持生命的!!」他有點揭斯底里地叫著。

「她的家人已同意接受死亡認明了。」醫生輕搭著少年的肩說:「請『節哀順變』。」說後醫生轉身離開。

「嘩!!!不會的!!」少年哭叫喊著。在漆黑的房間內,只有喪失摯愛的慘痛哭叫聲。即使喊出聲音欲斷的聲音,也不能喚醒昏睡在病床上的少女。


這時房門外透出一線燈光,房門慢慢推開。一個金髮青年站在門外,他以憐憫的眼神,望著一位在病床旁痛哭著的少年。他慢慢步入房內,並把房門關上。他輕呼了一口氣,說:「李博士的身後事情,我已辦委了…和良…」

「你也是醫生,你該知道冬鈴還沒有死亡的!」和良轉身拉著金髮青年的西裝外套叫道:「究竟死亡的真正定義是甚麼?」金髮青年是李曉南博士的助手學生--史葛特。他比和良年長8年,由於是從海外考取醫生執照,所以他以較年輕的年紀當醫生。近年協助李曉南博士研究有關人類基因和成長的實驗。

史葛特輕推開和良的手,說:「根據臨床醫學上定義死亡是對生理機能停止活動的確定。姚小姐已沒有思想,沒有感覺了!身體機能、器官已停止功能了!她已死亡了!」
「不會的!!」和良叫道:「她只是因為爸爸的煉金術,靈魂離開了肉體而已!她的靈魂會回來的,到時她便會再次醒來的!求你!」
「求你們!不要把她帶走!」和良跪在地上,低頭哭著。

「可是…」史葛特有點難為的表情說:「這是沒有科學根據的…靈魂這東西是很抽象的。」
「我一定會用科學的方法把冬鈴喚醒的!」和良抬起頭,以堅定的眼神注視著史葛特。

史葛特對於和良堅定的意志,不禁起了同情心。微笑說:「那個可能需要花很長時間研究才有一點機會的。你還願意嗎?」

「我願意以我畢生的時間來研究和醫治冬鈴她!」和良以堅定的語氣說著:「我不會讓她輕易離開我的!」

史葛特說:「李博士的遺產,相信可以幫助你。」

「爸爸?!」和良有點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:「你的意思是讓我代替爸爸進行他那些研究?」

「李博士的研究已終止了。」史葛特說:「他的研究所是他的遺產。姚小姐可以躺在那裡等待你能夠喚醒她。研究所內有足夠的維持生命的儀器和養份。有關她的事情,你放心交給我處理吧!聽聞姚婆婆已決定到美國和姚小姐的父母居住,當死亡儀式完成後,我們把姚小姐送到研究所吧!」
「真的?!」和良眼中亮出希望的閃光。
「而李和良你…」史葛特說:「你要成為一位醫生,要成為姚小姐的專屬醫生。」

和良高興叫道:「我一定會的!」他以充滿希望的眼神緊握著冬鈴的手。

史葛特看著和良那再次有希望的表情,不禁微笑說:「放心…我會支持你的。」

「你為甚麼要幫助我?」和良回頭問:「是因為爸爸的遺產嗎?」

史葛特微笑搭著和良的肩,說:「因為你今回的研究,比你爸爸的研究更有意思。」

「有意思?」和良並沒有再想太多事情,因為他將會是冬鈴的醫生,負起喚醒冬鈴的責任。

其他的事情正如史葛特所說一樣,冬鈴宣布死亡,發出死亡證明後,她的父母和婆婆也離開香港。冬鈴的身體被帶到和良爸爸的研究所內,躺在和良的分身—學良和智良旁邊,身體依靠儀器生存著,每天有研究所的護士照料。和良已搬到位於科學園的研究所內居住,不久之前他還很討厭到爸爸研究所,但是現在卻很高興地在這裡。大慨因為冬鈴在身旁,他才能安心生活著。日子一天一天地過…

「冬鈴!我成功考進醫學院了!」和良高興地向躺在床上的冬鈴匯報,他已習慣每天在她身旁自言自語地談話,談談他每天所經歷的事情,談談他的想法。

在房門外透過玻璃看著的史葛特,也微笑說:「愛情的力量真大啊…」


事件已不經不覺過了10年了。一個長不大的少女,一直也躺在研究所的病床內。她的樣子和10年前一模一樣,但是一直陪伴著她的少年,已成為一個成熟穩重的青年了。
這10年間,和良已成為醫生,除了研究所的工作外,還在附近的公立醫院內當醫生。史葛特醫生亦和和良在同一醫院內工作。多年來,和良和史葛特的關係是亦師亦友。


20XX年春天,香港爆發大規模的疫症。

「是SAS!」護理人員小心把病人推進隔離室。由於醫院的醫護人員也有受到感染,剩下來的工作量變得可以把人壓倒。

牆上的掛鐘是10時10分,由於窗外下著大雨,所以即使是上午時間,但病房內帶點昏暗的感覺。醫生大慨每天也在這段時間巡視病房。

「嗚…」一個少年躺在病床上低聲哭泣著。
和良看著那少年的病歷表說:「你的情況不錯。大慨幾天後,你便能夠回家了,可是你為甚麼哭泣著?」
「回家?!」少年用手擦著通紅的雙眼。難過地說:「我的家人也已因這個病過身了…只剩下我一個人了!我一個人可以怎樣生存下去…」

和良以憐憫的手輕撫少年的頭髮,說:「即使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,也要好好生存下去!這是命運的安排,你現在能夠逃過『鬼門關』,也許將來有重要的事情要幹的!你要相信自己,活下去便會有希望!」
少年輕抬頭望著他,他點頭地道謝:「謝謝你…李和良醫生。」

「和良,到我們休息的時候了。」史葛特走近輕聲說:「我們要爭取時間休息,若連我們也倒下的話,便糟糕了。」

「李醫生!我叫『威廉』!我不會忘記你的說話!」少年從病床上坐起來。

「是的…」和良點頭後,和史葛特一起離開病房。

史葛特微笑地問:「那少年有點像你…」
「你也有這感覺?」和良微笑說:「他現在的樣子很像當年只得我一個人的時候。可以的話,我想幫助他…」
「是嗎?」史葛特微笑說:「你也可以的…」

不久,疫症已受控制了。長達100天的疫症,不但拖垮香港的經濟,也令香港人重新看清楚本身所擁有的是甚麼,甚麼東西是最重要的?一年之後,善忘的本性也顯現出來。當日各人也重視社區衛生、個人衛生,今日已回復到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。

和良透過窗外望著濛濛濃濃的景色,他輕聲說:「到底要經歷過甚麼事情,香港人才會覺悟呢?」


「一直以來我也找不到可以喚醒冬鈴的方法,只要把「九龍魔法陣」找出來,我在那裡許願的話,冬鈴便可以醒來。對於這個沒有歷史的地方…過去沒有,將來也沒有的城市來說,以這片大地來換取願望,讓人們獻出他們的所有,就讓這都市沉淪下去吧!只有破壞之後才有生機。」

--我不會讓你這樣做的!
和良內心吶喊著。他不禁冒出冷汗來,他輕按胸口,辛苦地說:「走開!十年前你已讓出你的身體給我了!」他慢慢靠著辦公室的椅子坐下,慢慢地說:「我已準備好受保護的人的結界資料,很公平地以身份証上的括號字,便輕易形成結界。這個已是我驅動『九龍魔法陣』後,所能做的事件。你還有甚麼不滿?只有這個辦法可以救冬鈴的!」

--不!還有其他辦法的!
和良內心吶喊著。

「也許還有的…但我已等不了那麼久了。」和良仰首閉目,說:「以前已嘗過媽媽所教過的『暗黑通靈法』『召靈術』等方法。還是找不到冬鈴的靈魂!時間越長,越擔心冬鈴的靈魂會消散。我不可能永遠只有等待的…」門外有叩門聲,和良呼了一口氣後,再次提起精神來。

「和良,還打算繼續工作嗎?」史葛特從門外探頭,他微笑說:「今天我所助養的孩子們來探訪我,我們一起吃晚飯吧!」
和良有點奇怪問:「你是甚麼時候當了『爸爸』的?」史葛特慢慢步入辦公室。
「自從上年的疫症事件,我便助養了三位少年人。」史葛特微笑說:「我這種只會工作的人,不適合當爸爸的。但是以錢來幫助有需要的人還可以的。其中有一個你也認識的。」

和良有點驚訝問:「我也認識?」

史葛特轉身叫道:「你們也進來吧!」

門外的少年們慢慢逐一步入辦公室。最先的是一個初中生男孩,頭髮短短,眼睛大大,給人一種很精靈的感覺。之後是一個長髮女中學生,臉帶笑容地走進來。最後是一個個子較高的身體有點瘦削的少年,頭髮較長,他微笑點頭說:「你好啊!李和良醫生!」

「咦?」和良對這高個子少年有點印象,但又想不出來。

史葛特微笑拍著個子較小的男孩說:「他叫阿龍。旁邊的是阿欣。」
「我叫威廉!」個子高的少年微笑說:「醫生你是我的恩人之一!」

「我想起了!」和良微笑說:「是上年那位病人…」

「嘻!想起嗎?」史葛特微笑說:「還不脫下醫生袍和我們一起吃晚飯?」
「來了!」和良微笑說。

晚飯過後,史葛特駕車送幾位年輕人回家後,再打算駕車送和良返回研究所。
由於太倦的關係,和良沿路上只是閉目養神。史葛特邊駕駛,邊說:「近日你好像有心事?是甚麼事情?」

「我想嘗試使用煉金術。」和良輕聲說著。
「煉金術?!」史葛特有點驚訝地說:「這個要考慮清楚呢!」

「唔…」和良已呼呼睡著了。

「真是一個對愛情執著的人…」史葛特輕聲說:「若是煉金術…我也許可以幫助你的。總算對李博士有所交待…」


在陰暗的天氣下,厚厚的灰雲濃罩著天空。
和良躺在草地上休息著。腦海內還想著昨天提過的事情…

「喂!該起來了!和良。」一把聲音從遠處傳來,和良知道這個人是誰。

「啊!是你…史葛特。」和良張開雙眼,見史葛特已站在他身旁。

「你還想睡到何時呢?有不少人在找你。」史葛特有點悶氣地說。

「幸好只有你知道我在這裡,不然我便沒有機會好好休息了!」和良慢慢坐起來:「該起來了。」

史葛特以認真的眼神盯著和良,問道:「你真的打算利用那個把冬鈴喚醒?」

「已經十年了…仍沒有方法喚醒她,現代科技仍不可行…所以…」他嘆了一口氣,說:「放心…這是我想了很久的方法。」他慢慢站起來,輕拍身上的雜草。

「你認為那是對她最好嗎?」史葛特有點困惑。

「我修讀醫科也只是為了她…」和良慢慢地說:「自從爸爸那件事後,我本來打算放棄煉金術。但我已想不出其他方法了…我要以自己的力量喚醒她。」

「…呼!你這煉金術師真會給人煩惱呢!」史葛特微笑說。

「是嗎?」和良微笑著。


在昏暗的房間內,有三張已有人睡著的床。那是「李學良」、「李智良」和「姚冬鈴」,他們和往常一樣躺在床上,和良緊握冬鈴的手,輕吻一下後,說:「我會以我的力量把你喚醒的。」他望望在旁躺著的「智良」和「學良」。

--爸爸,你一直也希望他們能夠醒來,只要我死後才能如你所願…
和良以平和的眼神望著兩個擁有他少年樣子的少年們。


「和良,要來真的…」史葛特一副緊慎的樣子,仔細打量四週後,微笑說:「我不知道我可以幫助你甚麼事情,但我的貴價人生保險,已交給你的帳戶了!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。」

「史葛特…你為甚麼總是幫助我?」和良放開緊握冬鈴的手,轉身問:「今回的事件是很危險的。為甚麼?」

「因為我是科學家,一個瘋狂的科學家!」史葛特淡淡微笑說:「只要能夠證實自己的理論是對的話,要我上太空也可以。加上我很尊敬李博士,我相信他所做的一切,也是為了『你』和『黑晶石』。」

--在人體的生命運動過程中,陰陽之氣是遵循「和」的法則,主要是為人的形、靈、神三者的協調平衡。形體是生命寄存的肉體,靈是給予生命的靈魂,精神是給予生命活動的能力。三者的協調平衡,是靠陰陽之氣的「和」來實現。所以我的名字才會叫『和』良。這是媽媽教導我有關暗黑靈術的事情。我要讓煉金術融合靈力!
和良的眼睛內出現漆黑的氣色。史葛特在旁帶著探求的心凝視和良的舉動。

當地面浮現出魔法陣的光芒時,魔法之圓也開始啟動。這是自古流傳下來的降靈術,隨著三文輪圈畫過之後,加上六角星的「所羅門的鑰匙」,召喚惡魔的契約連成。和良把自己交給惡魔…


沒有其他人知道之後發生甚麼事情…
原來活著的人不見了…
原來躺著的人卻醒了…


沒有人會預想到這次事件,會引發出之後尋找「九龍魔法陣」的一連串事情。

200X年香港 九龍 …一個下著大雨的晚上…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太好看了~~(拍手
[版主回覆06/26/2013 21:07:44]謝謝!^_^
Yu URL 2013/09/03(Tue)21:44:48 EDIT
[25]  [4]  [3]  [2]  [1]  [9]  [10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