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7  2017/08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09 >>


2017/08/23 (Wed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10/01/09 (Sat)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 唔!我已準備好了!

 
第三章       唔!我已準備好了!


       「你啊!最讓我看不過!」一把少年聲音從樂治身後傳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樂治轉身看,那是一張不大熟悉的少年面孔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只是一副乖學生模樣,卻甚麼也不懂。」那少年彎下身段,左手輕拍著樂治的面頰。
 
        若說是樂治的面頰,該說是「小」樂治的面頰。樂治像幽靈般站著,那個少年並不是對著他說話,而是對著樂治的前方,一個和他很相似的小學生男孩說話。


拍手[0回]



 
        (咦?這是夢?)
        (這是小時候的事情嗎?那個…我是小學5、6年級的時候嗎?)
        他抬起頭往四周看,這兒童公園有不少孩子在玩耍。陽光很耀眼,蟬聲像立體聲般在公園每個角落傳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那少年比小樂治高,大概和現在的樂治差不多高。他看來是看不見原來的樂治。他笑了笑,說:「你可知道只要太平洋的溫度上升零點一度,香港這裡便有機會受颱風吹襲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小樂治一臉不可思議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還有啊!一隻蝴蝶在某處拍動翅膀的話,可引發某地有龍卷風呢!」他說很充滿理句似的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怎會啊!蝴蝶怎會那麼厲害?」小樂治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在地球上擁有最不可思議的原素是『矽』,那個只是沙灘的沙,但是卻主宰著人類的未來呢!」他又笑了笑,說:「你仍是相信朋友的人,將來長大了便會知道沒有人值得相信。甚至連自己也不可能相信!」
 
        (咦?)
        (他是誰?鄰居的哥哥?)
「人類的記憶是很簡單的構造嗎?不然怎會可以一下子輕易忘記?」少年幽幽地說著:「那是暫存的記憶體。總有一天會忘記…只要忘記了,甚麼承諾也可以一筆勾消。」
 
「只有記憶才讓我覺得自己是存在。」他有點無奈的表情,說:「每天起來也會覺得自己根本不存在…」
 
(他到底是誰?甚麼蝴蝶、臭氧層…我不記得了…) 樂治望著那張臉,仍想不出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從甚麼時候開始?…我不記得了。」他說著和樂治心所想的一樣對白。
 
        (嗯?)
        漸漸嘈吵的蟬聲慢慢靜下來,四周再聽不到聲音,那少年還說甚麼?已聽不到。泛白的陽光使四周景物變得模糊。
 
窗外的陽光照射到床邊,樂治慢慢張開雙眼。
 
「啊…現在是甚麼時候?」他反射地看著戴在右手腕上的手錶。手錶的時針、分針和秒針仍然是停止不動。時間停在二時二十分。
 
他架上眼鏡並慢慢起來,說:「對了…我忘記這裡是沒有時間流逝…」
 
(沒有時間流逝,又是否代表永恆?很久之前也想過這問題…)
他轉身望向床頭,床頭旁放置了一把熟悉的長劍。
 
「咦?月光劍也跟著我來?」他伸手提起那把劍,從劍鞘內取出一把劍身點發黃、暗淡無光彩,劍身還有點鏽蝕的鐵劍。
 
「真神奇啊…這把劍會跟著我。」他再次把劍收入劍鞘內,輕聲說:「今天開始又要開始獵人的生活了。拜託你了——月光劍。」
 
(那個夢…代表甚麼?)
(那是以前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嗎?沒有印象…一來到這裡便做怪夢?)
(算了,不再想了。)
樂治梳洗過後,換上衣櫃內的紅色短袖襯衣,之後裝備好武器後便出門。
 
「今天天氣很好。」樂治抬頭望望天上的藍天白雲。
 
老虎吧前的大騎樓柱上裝上一個紅白色圓形巴士站牌,上面除了有巴士公司的名字外,還有幾條巴士路線的號數,其中一個號數便是樂治每天上學所乘塔的巴士路線,這是上回樂治能夠回家的重要物品。回想起上回能夠乘著那驚險巴士回家,樂治覺得真的太不可思議。
 
(若沒有月光劍在身旁,面對那猴面魔物的時候,我便一早跑到死神那裡報到了…)樂治輕摸著腰間的劍。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想起以前青龍書店內的紅髮少年K.O.曾說過:「你不是透過『門』來到這裡,你是不能使用『門』離開,所以只可使用你來到這地方的方法回家。」
 
(上回我是坐巴士來的,所以我是坐巴士回家。但是…今回…)
樂治輕搖頭,轉身推開老虎吧的門,他和往常般叫道:「早安,瑪莉蓮。」老虎吧內並沒有客人,電視也沒有開著。
 
以往瑪莉蓮總會在老虎吧的櫃檯附近收拾東西或點理貨品,但今天她不在老虎吧的櫃檯。
 
(她…不會消失了嘛…)
(若界限街這裡沒有瑪莉蓮和肯特的話,我會如何呢?)
樂治的心不禁冒出冷汗,他緊張地走到櫃檯前,叫道:「瑪莉蓮。你還在嗎?」
 
「瑪莉蓮…」樂治正想推開櫃檯往裡面的起居室時,瑪莉蓮從老虎吧的大門回來,她有點驚訝的表情說:「咦?樂治,那麼早啊?」
 
樂治轉身,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,說:「太好了…瑪莉蓮。我還以為你已消失了。」
(對了…瑪莉蓮和肯特在這裡已一段日子,他們總有一天也會離開這條界限街。若我所認識的人離開了…我會如何?)他目定口呆地望著瑪莉蓮。
 
「傻瓜,我只是出外辦貨。」瑪莉蓮捧著買回來的東西,走到櫃檯前放下。她看見樂治腰間帶有武器,說:「呵?…這武器是跟著你回來?」
 
「這個?」樂治點頭說:「我也覺得很神奇呢。」
 
瑪莉蓮微笑說:「能夠遇到合適的武器是不容易的。要加油啊。」
 
(我還是不要想得太多了…)
「唔。」樂治輕摸著劍微笑。
 
「好了!我們出發找青龍書店吧!」瑪莉蓮雀躍地挽著樂治的手臂,叫道:「出發!」
 
(看來她比我更興奮…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找到那神秘書店。)
樂治笑了笑。
 
他們往上坡走,望望街道兩旁的店鋪招牌,但走了很久也未能找到。
 
結果走了一圈,仍是找不到青龍書店。界限街本身是一條像輪圈般的街道,長長的上坡路也只是同一條街。
 
當樂治再次到達「老虎吧」的門前。他已知道他和瑪莉蓮已經在界限街上走過一回。
 
「看來今天我們還是找不到…」瑪莉蓮呼了一口氣,說:「樂治,你要提起精神啊!明天我們再慢慢找吧。」樂治點頭。
 
「其實…瑪莉蓮你是想見英豪哥哥。」樂治有點吐糟地說:「他該不會是逃避你的男朋友嘛。」
 
「嗯…男朋友?」瑪莉蓮帶點驚訝的表情看著樂治,想了一會,挑皮地微笑說:「嘻!那麼你覺得我們合襯嗎?」
 
(具有書卷氣色,又文質彬彬的書店老闆——英豪哥哥,和具有熱血精神,又帶點強勢的酒吧老闆——瑪莉蓮…很難想像呢。)
「嗯?你這樣說更讓人難以明白呢…」樂治苦笑說:「你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啊?」
 
瑪莉蓮伸了一個懶腰,沒有回答樂治的問題。她微笑說:「我只知道在這界限街內,他是有能力幫助你的人。他最清楚這裡的事情…雖然我也很想幫助你,但是…我沒有那個能力。」她淡淡地說:「昨天看見你回來是一副難過的樣子,我便知道今回的你是有重大問題。」
 
「瑪莉蓮…」
 
「樂治,不要輕言放棄。」瑪莉蓮拍著樂治的肩,說:「今天找不到青龍書店,明天再來。這是你唯一的線索。」
 
「謝謝你…瑪莉蓮。」樂治的左手輕托一下眼鏡。
 
「今天我們已走了很久了,而且今晚樂治還要和肯特一起狩獵,不如現在休息一下。」瑪莉蓮拍著樂治的肩,微笑走進「老虎吧」內。
 
「唔…」樂治微笑點頭。
(其實找到或是找不到,對我來說已不是問題,因為我已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離開…)
 
樂治呆在老虎吧內看電視,電視節目似曾看過,又像是另類頻道。
(這電視所接收的頻道是現實世界的頻道,還是陰界電台的頻道啊?)樂治還是看得很投入。
 
不經不覺老虎吧已開始營業,瑪莉蓮微笑走近,她坐在樂治身旁的梳化說:「今天若太疲倦的話,要早一點回來休息。別太勉強自己戰鬥啊。」
 
「知道。」樂治微笑回答。
 
「加油啊!」瑪莉蓮微笑輕拍一下樂治的肩,之後便返回櫃檯工作。老虎吧內亦有客人光顧。
 
「喂,小子。」一副熟悉的冷酷聲音在旁叫道。
 
「啊!肯特…」樂治一直也看電視,也不知道肯特已經來了。肯特仍是一副冷淡的表情,黑色長袍內是灰黑色襯衣,加上黑色緊身皮褲。雖然同是黑色,但肯特並沒有像之前的神秘人般,散發一股令人有恐怖感覺的氣色。
 
「別發愣了。今晚你準備好嗎?」肯特語調雖然不大好,但樂治和他相處久了,亦明白這是他的性格。
 
樂治微笑回答:「唔!我已準備好了!」
(我已準備好了,無論發生甚麼事情,我也不會害怕。)
 
肯特咧嘴笑了一下,說:「好啦,今晚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進步吧!」
 
今晚開始,樂治再次當起界限街的魔物獵人。
 
 
「最近這裡的魔物有點難對付。」肯特邊走邊說:「以前大多是物理攻擊的魔物為主,但近來曾遇過具有較強物理防禦的魔物。」
 
「物理防禦的魔物?」
 
「簡單來說是武器的攻擊,不能輕易解決他們。」肯特從腰間取出一個金屬球的東西。他交給樂治並解說著:「這是具有魔法屬性的彈球。當遇上那些不能一刀解決的魔物,可嘗試使用魔法彈。」
 
魔法彈的表面是具有符文的金屬刻文,底部有一個「火」字,大小約是一個乒乓球般。
 
「這些魔法彈在雜貨店有售,聽聞即使不是獵人也會買一些以防萬一。」肯特說:「這個『火』屬性的魔法彈送給你,使用時只需用力拋向魔物方向便可。」
 
「明白。」樂治點頭後,把魔法彈收進褲袋裡。
 
魔物本身便是來自人類本身的負面精神。魔物死後,會出現靈珠(黑色玻璃珠),在界限街內有店鋪收購各式各樣的靈珠。獵人便是出賣這些靈珠維生。
 
晚上的界限街充滿鬼魅的感覺。暗淡的街燈,一些較強的魔物大多是躲在暗角,伺機襲擊人類。
 
(魔物襲擊人類,從另一層面來看,牠們是討厭人類。『討厭』也算是負面精神的一種。)
樂治呼了一口氣,他覺得附近一帶有股帶點腥味的惡臭。他掩著鼻子,說:「怎麼這附近的氣味…」
 
肯特從大衣內取出常用的手槍,冷冷地說:「是魔物!」
他加快腳步走到轉角的後巷,在街燈下,那裡有一隻很大的黑色動物從一堆垃圾內爬出來。
 
「嗯?!是狗?!」樂治看見那是一隻身上仍黏著血絲的黑色大狗,那隻狗的體形很大,身長大約2米多,頭部也很大,滿佈紅色血絲的雙眼有如碟子般大,巨大的口滲著紅色的血。
 
「看來這魔物是剛剛產生的!」肯特舉槍指向魔物方向,說:「不可讓牠跑出外面!」他已向魔物發了兩發子彈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嗚……」巨大的黑色大狗發出動物的叫聲後,十分敏捷地撲向肯特方向。肯特往後退一步,還繼續向那魔物射擊。
 
「唏!」樂治揮劍砍向黑色大狗的頸部。黑色大狗停下來,巨大的眼珠轉向樂治方向。
 
(咦?這魔物的皮很厚啊!)
雖然劍是砍下去,但並沒有重創這黑色大狗,反而牠的前爪快速地往樂治身上用力抓下去。樂治往後退了一步,並用劍擋了大狗的爪。可是大狗的另一隻爪也往他身上用力抓下去。這回樂治來不及用劍擋著。
 
「小子!!!」肯特驚叫道。他繼續向這黑色大狗射擊,黑色大狗因受襲而後退幾步。
 
「呀!」樂治的襯衣被抓開了,胸前更出現三條湧出鮮血的傷口。肯特趁機跑向樂治方向。
 
(很快啊…可惡啊!)
樂治左手按著受傷的胸腔。
 
「麒麟…」樂治咯著鮮血輕聲叫道。
 
放在胸膛上的手掌發出光茫,一股暖流從內心深處湧出體外,光芒使人睜不開雙眼。
 
「啊!這是屬於這小子的心獸…麒麟!!」肯特扶著快往後倒的樂治。
 
當光茫減退後,在他們面前站著一個頭上有銀白色的頭盔,在中間長有一隻角,頭盔外露出五彩的毛髮,身穿銀白色的盔甲,身型修長,尾巴長得像牛,手上持有一把七色大刀的心獸。
 
「笨蛋!在受傷的情況下召喚心獸是很危險的!」肯特驚叫道。
 
麒麟彎著身體,以很快的速度撲向黑色大狗前,並用那七色大刀快速攻擊。雖然黑色大狗被砍了多刀,但並沒有像以往的魔物般消失。牠的身體慢慢縮小,漆黑的毛皮慢慢變成淺色,牠驚慌地快速往後逃跑。
 
「不要追啊!」肯特叫道。
當麒麟乘勢追擊時,牠的身體慢慢變成透明並消失。這是因為樂治的精神意識開始模糊。
 
「喂!小子!振作啊!」肯特的叫聲:「喂!高樂治…」對樂治來說也變得越來越模糊。今晚他們遇上了難纏的魔物,魔物逃跑了,肯特背著受傷的樂治回家。
 
 
 
早晨的陽光照到的房間,樂治慢慢張開雙眼。
他輕搖一下頭部,說:「咦?我到底睡了多久?」
 
「…今天我答應了瑪莉蓮和她一起找『青龍書店』,她可能在等我…」樂治想起床時,胸口傳來一陣痛楚。
 
「呀!」
樂治想起昨夜的戰鬥。
 
(對了,那魔物大概便是肯特所說的『物理防禦』型的魔物。不然怎會連麒麟的攻擊也沒有令牠消失。)
樂治慢慢從床上爬起來。他的胸口雖然有厚厚的紗布圍著,但紗布面上仍有血痕。樂治輕摸胸口,說:「看來我仍未是時候離開這界限街,到死神那裡報到…」
 
他慢步離開房間,看見肯特躺在客廳的梳化上睡著了。
 
「肯特?」
 
「唔…」肯特被聲音吵醒了,他立刻彈起來,帶點睡眼的樣子,緊張地問:「啊!你已醒了。身體還痛嗎?」
 
「謝謝你帶我回來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我已沒有大礙了。」
 
「那便好了!你已睡了兩天。還擔心你會一睡不起。」肯特鬆了一氣,說:「我太大意了,讓你受傷。對不起。」
 
「嗯?!原來我已睡了那麼久!」樂治帶點歉意說:「抱歉。那是由於我不小心而已。」
 
肯特呼了一口氣,說:「看來那魔物是物理防禦型。下回再遇上的話,可要小心呢。」
 
「唔…」樂治點頭。
 
「你在受傷的情況下召喚心獸是很危險。」肯特說:「因為精神狀態不佳的情況下,你和你的心獸也會很容易受傷。」
 
「我明白…」
 
 
客廳傳來開門的聲音。「樂治已醒了嗎?」瑪莉蓮溫柔地叫道。她推開門,看見樂治和肯特已站在客廳內,便微笑說:「太好了,樂治你已醒了。」
 
「早安,瑪莉蓮。」樂治微笑打招呼。
 
「早安。樂治。」瑪莉蓮高興地走到樂治身旁,壓低聲音問:「是不是他沒有好好照顧你?」
 
「沒有那一回事。」樂治輕笑說:「這是我不小心而已。現在我已無事了!」
 
瑪莉蓮摸著樂治的頭髮,說:「幸好只是表面受傷,當肯特背著你回來時,真嚇我一跳呢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已無大礙了。請放心呢。瑪莉蓮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今天我們再出外找『青龍書店』吧。」
 
「可是你才剛康復,還需要多一點休息呢。」瑪莉蓮有點擔心的表情。
 
「無問題的。」樂治微笑說。
 
「隨他喜歡吧!」肯特說:「反正他這幾晚也不會出外狩獵魔物,日間出外走一下當作運動吧。晚上回來睡過夠吧!」
 
「好了!」瑪莉蓮微笑說:「今天我們要慢慢走啊!身體有不舒服的話,要通知我啊!」
 
今天瑪莉蓮、樂治和肯特一起往上坡路走,走了一段時間,仍沒有發現。
 
「那間書店真的那麼神奇嗎?」肯特冷冷地說:「我沒有到過呢。」
 
「你不愛看書,書店在你眼前出現,你也不會入內看看。」瑪莉蓮同樣的冷冷語調回應著。
 
「…」肯特沒有多言,只是抬頭望著遠方的招牌。
 
 
馬路上紅白色的錐形路障,旁邊有一架瀝青工程車停泊著,車上的機械裝置在轉動著,車的附近有四個穿著反光背心,頭戴黃色安全帽的男人在工作。
 
(啊,是修路工人,原來這裡也有修路。)
樂治看著工人們工作。
 
「呼…到底在哪裡啊?青龍書店。」瑪莉蓮嘆了一口氣後,她看見前方有一間書店。「咦?那是青龍書店嗎?!」
 
「真的?」樂治加快步伐走到前方的店鋪,肯特亦緊隨後面跟上去。
 
從店舖前的玻璃可以窺視店內的部份情況,書店內盡是放滿書籍的書架,隱約看見一個白色身影在櫃檯附近。樂治推開玻璃店門,悠揚的輕音樂傳出,他看看櫃檯,他看見一個熟悉的樣子。
 
一個年輕帶點帥氣的青年,白色襯衫加上梳得整齊的頭髮。青年微低下頭看著書,當意識到有客人到訪時,他輕抬起頭。
 
「歡迎光臨…」青年帶點驚訝的表情望著店門前的樂治他們:「咦?瑪莉蓮…和高樂治?」
 
「司馬英豪哥哥…」樂治高興地叫道,他本想快步往櫃檯,但瑪莉蓮搶先快步走近櫃檯,她帶點粗暴的動作,一手拉著司馬英豪的衣襟。
 
「終於給我找到你了!」瑪莉蓮帶點激動地叫道:「我找了你很久啊!!」
 
(難道瑪莉蓮是來討債?)
「啊!?」樂治嚇得目定口呆,連肯特也嚇了一跳。
 
英豪不慌不忙地微笑說:「你還是沒有變,仍是那麼精神奕奕。瑪莉蓮…」
 
「你啊…為甚麼仍是那麼執著要在這裡?!」瑪莉蓮一副感動的表情說。
 
「你不是也一樣嗎?」英豪仍一副平常心地說著。瑪莉蓮放開抓著他的衣襟。
「嗯?…!」樂治帶著驚訝的表情看著他們。
(難道他們真的是舊相識?)
 
「樂治他本來已經回家,可是幾天前又再回來。」瑪莉蓮帶著脅逼的語調說:「你一定要想辦法幫助他!」
 
(若形容為舊相識的話,倒像是放債人到來討債。他們的關係到底是甚麼?)
「瑪…瑪莉蓮…」樂治雖然想制止瑪莉蓮的態度,但又覺得他本身是不可能阻止瑪莉蓮。
 
「…」肯特一副冷淡的表情在打量著英豪。
 
英豪望向樂治和肯特方向,微笑說:「樂治,看來你仍未是時候到地獄報到。這位先生是…」
 
「我叫肯特。」肯特冷冷地說。
 
「你好,我是這書店的負責人——『司馬英豪』。」英豪向肯特微笑點頭。
 
「唔…」肯特帶點不好意思的表情,把視線往下望。
 
「那麼有辦法找到『小飛象滑梯』讓他回家嗎?」瑪莉蓮緊張地問道。
 
「瑪莉蓮,你沒有說明事件,英豪哥哥又怎會明白啊。」樂治有點無奈地說。
 
「嘻,瑪莉蓮的說話一向也那麼直率。」英豪微笑說:「這是她有趣之處。」
 
瑪莉蓮說:「你是術數師嘛,不是像算命師父那般會洞悉天機嗎?」
 
「咦?你知道了嗎?」英豪輕撥一下有點凌亂的頭髮問。
 
「之前那個叫K.O.的少年說出來。」瑪莉蓮回答道:「我以為你已知道我們到訪原因。」
 
「你太高估我了。」英豪微笑說:「雖然我家世代為術數師,但術數師並不會像神仙般洞悉天機,這是需要時間計算特定事情。而且我是不懂替別人算命,我只是研究時間和空間的術數師。」
 
「那麼之前又怎會…」瑪莉蓮像小孩子般漲紅臉孔望著英豪,沒有再說下去。
(之前?)
樂治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望著他們。
 
「嗯…你慢慢告訴我是甚麼一回事吧。」英豪帶點害羞的表情向瑪莉蓮說。
 
「那麼事情是這樣…」瑪莉蓮靠在櫃檯,她一副溫柔的樣子向英豪說明樂治回來的事情,英豪細心地耹聽著,他們說話的氣氛很輕柔,和之前的緊張氣氛截然不同,與書店內的輕音樂很合襯。
 
(到底他們是甚麼關係?難道是兩相思?但又未表白?)
在旁看著事件的樂治越看越不明白。有點氣結地問:「你們是舊相識?」
 
「咦?」他們同時望著樂治。
「…」肯特帶點不滿的表情望著在身旁的樂治。
 
「嗯…因為…我覺得你們好像已認識了很久…」樂治見狀,有點尷尬地輕抓頭髮說。
 
英豪雙手輕托著下巴,他瞧一下瑪莉蓮後,向樂治微笑說:「她會來到這裡找我,或多或少我是有點責任。」
 
「啊?怎麼連你的回答也和瑪莉蓮所說的一樣令人費解啊?」樂治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樣子。
 
「樂治你和肯特也一樣。」英豪微笑說:「你們能夠來到青龍書店,可以說是一種緣份。瑪莉蓮她因為認識你而能夠來到這裡,也是一種緣份。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看似有或無,但冥冥中有看不見的關係連結上。根據時間和空間的運轉,可以以術數推算出來呢。」
 
「『術數』?」樂治輕抓頭髮。
 
「那是高等數學。」英豪微笑說:「我仍在學習中。可是很多事情也不能正確計算出來。正如瑪莉蓮的行動,便是『不能推測』。」
 
瑪莉蓮帶點不滿的表情,問:「這是稱讚還是諷刺?」
 
英豪微笑著沒有回答,朝樂治方向說:「那麼今回你想尋找那大象滑梯嗎?」
 
樂治淡淡地說:「我知道今回我不可能短時間可以回家,而且…我不想傷害別人…」
 
「傷害別人?」英豪帶點疑問的語調。他輕轉首望向瑪莉蓮,瑪莉蓮輕搖頭,說:「他沒有告訴我之前回家後,發生過甚麼事情。」
 

「…」英豪沉默著。
 


瑪莉蓮帶點婉惜的表情問:「除了『小飛象滑梯』外,真的沒有其他辦法?」
 
「暫時只知道可以以到來的方法離開。其他能夠離開這空間的可能性很低…其實你能夠擁有到來的記憶已很幸運,很多人是忘記自己如何到這裡,這個意味著他們是不可能回到現實。」英豪以柔和的表情,說:「現階段我所知道的事情仍很有限…但是只要有新發現的話,我會通知你。」
 
(對了…我還擁有記憶…很多人包括瑪莉蓮和肯特他們連自己的名字也不記得。他們也很安份在這裡生活。)
「謝謝你,英豪哥哥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也許是因為我仍有記憶,才執著要離開…」
 
「…樂治…」瑪莉蓮輕聲說:「對不起…沒有幫上你。」
 
「…」肯特也帶點可惜的表情望著樂治。
 
樂治笑了笑,說:「哈,其實不要緊的!只要隨緣的話,我是有機會的。而且今天除了我的事情外,還有瑪莉蓮的事情。」
 
「我?」瑪莉蓮有點驚訝的表情。
 
「你不是嚷著要和英豪哥哥見面嗎?還說過『他逃不了的!』」樂治笑著說。
「咦?」肯特帶點驚訝的語調說:「瑪莉蓮你的目標果然是為了帥哥。」
 
英豪也笑了笑望向瑪莉蓮說:「原來我是你的通輯人士。」
 
「嗯?!我只是好奇為甚麼我總是找不到這書店。樂治他卻很容易找到。」瑪莉蓮紅著臉,咕嚕著:「誰叫你和你這間書店總是那麼神秘呢…」
 
「神秘?」英豪微笑說:「我還不及這裡神秘。在這裡人類的精神力轉變成心獸或魔物,最重要是這裡也是現實世界的一部份呢。」
 
「對了,心獸和魔物的力量很強呢。我不覺得那是人類的力量。」樂治問:「為甚麼這裡會看見心獸或魔物?」
 
英豪站了起來,淡淡地說:「因為這裡還有很多未知數…」
 
「未知數?」
 
英豪離開櫃檯,在門口附近的書架取出一本書,打開書本後,發著白色光輝的書本凌空浮在英豪的雙手上。
 
「嗯?」樂治、瑪莉蓮和肯特也嚇了一跳。
 
英豪的左手推開店門,浮游的書本和他的步伐一致,慢慢步出書店。他邊走邊說:「界限街是沒有時間概念,只有這書店內是擁有時間。」
 
「所以…我覺得在這裡的時間過得那麼快…」樂治叫道。
 
英豪慢慢解釋著:「我也只可在這裡使出和空間有關的能力。」當他和書本一同在書店範圍外,書本頓時失去浮力跌在地上。
 
「咦?」
 
英豪轉身說:「這裡是有日與夜,但為甚麼卻沒有時間?我對這未知數很有興趣。」
 
「但是這個和書店位置會轉移無關嗎?…」瑪莉蓮說。
 
英豪拾起地下的書本後,再次步入書店內,淡淡地說:「具有時間的『青龍書店』也許會成為這空間的異物,有可能會被排擠,所以只好時常轉換地方。」他一關上書店的門,一股微風從門縫吹入書店內。
 
「咦?」樂治留意到書店外面的景色也轉變了,從原來的大白天轉成黃昏,從玻璃外看不見之前在修路的瀝青工程車,黃昏的紅霞從玻璃外牆照進書店內。
 
「剛剛是…」樂治明白到這是書店的位置轉移。
「嗯?…」肯特嚇了一跳。
 
英豪把書放置原來的位置,說:「這裡是『老虎吧』的旁邊。」他一副嚴肅的樣子說:「根據K.O. 和天翔他們的行動報告,發現近來魔物的能力提升了不少。」K.O. 和天翔是來自青龍書店的少年們,之前曾保護過樂治回老虎吧。
 


「我明白。」樂治點頭說:「我也覺得魔物比以往較難纏。之前我遇到抗物理攻擊的魔物,戰鬥很辛苦呢!」
 
「其實心獸和魔物本身是有本身屬性。」英豪說:「正如每個人也會有其優點和缺點。」
 
「屬性?」樂治有點好奇地說:「像RPG 遊戲般,水剋火、火剋地嗎?」
 
英豪笑了笑,說:「無錯。這裡是以五行作屬性。主要是:『金』、『木』、『水』、『火』、『土』。他們的相剋屬性是:金剋木,木剋水,水剋火,火剋土,土剋金。」
 
「那麼面對木屬性的魔物,便可使用金屬性的攻擊?」樂治問。
 
「這是中國自古以來的術數之一。」英豪說:「有相剋自然有相生。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金生水,水生木。簡單來說,若對木屬性的魔物使用水屬性攻擊,只會助長魔物的能力。」
 
「沒想到會是變得那麼困難…」樂治苦笑說。
 
英豪說:「除了五行外,還有三種和五行不相同的屬性…分別是『陰』、『陽』、『聖』。這三個屬性的相剋分別是陽剋陰、陰剋聖、聖剋陽。」
 
「嗯?!那麼複雜?」瑪莉蓮叫道。肯特的呆滯表情已經告訴給別人知道,他已吃不消了。
 
「也許我仍未清楚屬性,便被那魔物擊倒了。而且我不清楚自己的心獸是屬於那一種屬性,也不知道該如何讓心獸本身懂得魔法。」樂治說。
 
英豪微笑說:「這個要本身和心獸的心靈交流加強才可做到。」
 
「心獸會自己使出魔法?」樂治驚訝地問。
 
「基本上心獸的攻擊是跟隨本人的意向。」英豪慢步步回櫃檯,說:「但有時心獸會有自己的方法處理。細心聆聽,便可和牠一起交流,作出最強的攻擊。」
 
樂治輕按胸口,輕聲問:「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和我的心獸對話?」
 
肯特冷冷地說:「這樣太危險了!因為心獸是不可能完全聽命於人類。當人類不能駕馭牠的話,一旦失控的話,只會被吃掉。」
 
「心獸亦是來自本身,我們應該相信本身。」樂治說。
 
「這是因為你沒有見過失控的心獸變成魔物,才會這樣說。」肯特一副冷淡的語調說。
 
瑪莉蓮走到他們中間,說:「好了!你們別在這裡討論了!還是回家想想如何和自己的心獸談話吧!」樂治和肯特再沒有爭論下去。
 
「順其自然吧,不用太緊張的。」英豪微笑說:「我還會再調查下去,你們也要小心。」
 
 
「你也一樣啊!」瑪莉蓮望著英豪說:「要小心啊!」
 
「唔…」英豪微笑低下頭。
 
「時間不早了。小子,我們走吧!」肯特拉著樂治的手腕邊走邊說:「今天打擾你了!再見!」
 
「啊,等等…肯特。」樂治做出揮手的動作後,被肯特拉著離開書店。瑪莉蓮向英豪微笑點頭後,也跟著樂治身後離開。
 
瑪莉蓮的臉帶點嫣紅,樂治輕聲問:「瑪莉蓮是喜歡英豪哥哥嗎?」
 
「嗯?」
 
「咦?」肯特的頭輕轉望向瑪莉蓮臉上。
 
「因為你的臉很紅…」樂治指著自己的臉頰。
 
瑪莉蓮輕拍樂治的頭,微笑說:「那是太陽的紅霞。黃昏的紅霞雖然短暫,但很漂亮,讓人不捨得呢!明天一定是好天氣啊!」
 
(又是那麼令人費解…算了,我不該問下去。)
樂治咕嚕著。
 
「…」肯特沒有說話。
 
「今晚要好好休息啊!樂治。」瑪莉蓮充滿精神地叫道。
 
 
 


 


    第三章    唔!我已準備好了! 完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[1]  [9]  [10]  [11]  [12]  [13]  [14]  [15]  [16]  [17]  [18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