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9  2017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

2017/10/23 (Mon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8/12/13 (Sat)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嗯?!這是界限街?

 
小說內容是嚴禁在未經同意下轉載或複製。


有關內容實屬虛構,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。


 


第一章       嗯?!這是界限街?
 
(我不可能改變這個世界,所以我還是老老實實地生活下去。我不可能改變別人對我的想法,所以我不大喜歡花時間了解別人。)
        (除了特別的人…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今早很大霧啊!還要下著雨粉呢!」一個剛上巴士(*香港的公共汽車之一,來自英文bus)的乘客在自言自語。
 
        坐在車長身後座位的男中學生,看一看那乘客從身上取出「八達通」卡放在車長旁的感應器上。「嘟!」一聲後,看也不多看一眼那感應器所收取的車費,便急忙走進車廂上層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八達通」這電子貨幣模式在香港通行後,乘巴士、鐵路,也不用找身上零錢繳費。而且不少快餐店、超級市場、便利店,也可以使用,是方便又快捷的系統。「嘟!」,另一個乘客也上車了。
 


拍手[4回]




        男中學生緊張地吞了一下口水,左手托一下眼鏡。一副緊張的樣子望著剛上車的乘客。
 
        (她今天果然也是這班車的乘客…)
 
        她是一位女中學生,樣子長得標緻,長髮束起馬尾巴,紅色領帶,藍色的針織外套和男中學生所穿的是一樣,只是男中學生是穿著灰色長褲,女學生的針織外套內是白色連身裙。身旁拿著一個米色大布袋書包,布袋上還寫上彩虹色的英文字「RAINBOW TREASURE」。
 
        她望一下男學生,微笑點頭說:「早安!高樂治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早安!班長!」樂治緊張地打招呼。她坐在他身旁的位置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近日總是在早上巴士遇上你呢!」她微笑說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是啊…」樂治也微笑答道。巴士亦緩緩開動。
 
        他們之間並沒有再談話。班長望著巴士窗外,外面因為大霧已經變得白茫茫一片,能見度約十米左右。巴士在濃霧中行駛,車廂內幽暗的燈光,加上乘客不是很多,除了引擎的聲音,也聽不到半點其他聲音,微微的搖晃,使人很有睡意的感覺。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並沒有想過會睡覺,他左手托一下眼鏡,偷望一下班長。
 
        (雖然從中一便和班長她同班,不經不覺也快兩年了,但我還是只有最近才知道,她總會在這段時間乘坐這班巴士。)
 
        (班長是班上受歡迎的人,而我只是班上的幽靈人物…)
        樂治有點吶悶。
 
        (我看起來是一個乖巧的學生,加上配戴眼鏡,外表看來聰明有學識的學生。但其實我的讀書成績一般,上課好像很留心聽課,但其實腦海是在幻想遊戲或動漫畫,總之沒有打盹。我喜歡看書,但只是看而已,不會深究當中的意義。中文老師也批評過我。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高樂治,你的中文閱讀理解題目答案,為甚麼總是不明不白?」中文老師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:「自行解釋作者的想法。題目果真變成「閱讀『你』解」。
 
        (其實…你又不是作者,又怎會認為作者的想法不是和我一樣啊…) 樂治低下頭沒有回答。
 
        (天啊!我沒有勇氣對老師這樣說話啊!)想起來樂治也不禁抹一把汗。
 
        (對了,今天要提交那專題報告,我還未唸好呢…千萬不要叫我在全班面前朗讀和介紹…)
 
        (唔…今天有體育課,運動神經又不好,上體育課只是受罪啊!我只會常被其他同班同學取笑。還記得上一回…)
 
        男生們是練習「跳鞍馬」活動,樂治和其他男生也排隊,逐一排隊練習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喂!是你了!」體育老師叫道後,樂治鼓起勇氣跑向鞍馬。結果…一陣笑聲傳出,他成功跳上鞍馬,平穩地坐在上面,並沒有跨過呢…全班男生也在竊笑起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老師一副無奈的表情說:「好了,你慢慢下來吧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天啊!我真的很笨啊!)樂治想起來也覺得難為情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我真不想上學啊…!)
        (我這種人在班上根本是不顯眼。我不在,也沒有人會關心我。我討厭學校…)
        (真羨慕班長那麼有才華……)想著想著,樂治的雙眼感覺倦意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巴士在霧中行駛,原本的引擎聲也變得很遙遠似的。突然的搖晃,把樂治的頭碰到旁邊的扶手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嘩!」他被驚醒起來,額頭有點疼痛。他用手摸一下額頭時,機械式報站的聲音傳出:「下一站是『界限街』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咦?界限街?)樂治嚇了一跳。(這巴士已經到界限街嗎?)
 
        他慌忙往巴士窗外望,外面仍是一片白矇矓,只能隱約看見灰色混凝土大廈的輪廓。(糟了!忘記落車。)他立刻按下身旁的落車鐘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叮!」他往車內看,班長並沒有坐在他身旁,車廂內只有很少乘客。
 
        (咦?班長沒有叫醒我落車?)樂治有點失望。
 
        不久巴士到車站,樂治沒有多想其他事情便落車。
 
        可是四周仍是白矇矓一片,他抬頭望望四周環境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該往那裡走呢?時間已經不早了…」他看看右手腕上的手錶。手錶上的玻璃出現一條裂痕,秒針沒有跳動,時間也停在六時五十五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究竟是甚麼時候壞了?!」樂治驚叫道:「天啊!我要盡快趕回學校!」他背著書包腳步急速地向前跑。
 
        他走了一段路後,能見度也提升了。四周仍有點昏暗,但是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這是界限街?」他不禁叫道。他左手托一下眼鏡,雙眼掙得大大,因為他不相信眼前所看見的景物。
 
        在他眼前是一條亦滿灰暗感覺的街道,兩旁盡是一些灰灰黑黑的舊式大廈。有些大廈更是有『廣東式大騎樓』的設計。(*臨街樓房的一種建築形式,兩旁有柱支撐大廈上層,下層形成行人通道,也就是建築物一樓向內退縮所形成的一條走廊,頂上是第二樓的樓底,有避雨、遮太陽和通風等功用,稱為「騎樓」。)

 
        「界限街上有那麼舊的大廈嗎?」他抬頭望望大廈外牆的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招牌。甚麼「合記五金」、「黃金太牙醫」還有一些只有霓虹燈管所組合而成的黃色箭頭招牌。街燈並沒有亮起,部份招牌的霓虹燈管在閃爍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裡不會是砵蘭街啊…」樂治歪著頭,一副不可理解的樣子。「可是旺角砵蘭街和界限街相隔很遠呢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馬路旁停泊著一些很古舊的汽車,有些更是破爛不堪的樣子。「怎會有廢車停泊在街上啊。這條街是收集廢車嗎?」他轉身望回巴士站。
 
        原本落車的巴士站並不見,原本大霧的環境也變得清楚起來。樂治整個人也嚇一跳,他看見這馬路是一條很長的斜路,遠處還是灰灰黑黑的大廈。馬路兩旁也是灰灰黑黑的舊式大廈。狹窄的行人路,每隔一段斜路,便有一些樓梯方便行人上落。
 
        (天啊!難道我是到了香港島的上環和中環的舊區?旺角那有這種長斜路啊!等等!這裡真的是旺角太子界限街附近嗎?)
 
        四周並沒有太多行人,樂治一個人呆呆地站在那地方,一時間也想不到往哪裡走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卡喀!卡喀!」一個男人從斜路往下推著沒有貨物手推車走下來。每當走到樓梯級時,便發生「卡喀!」的聲響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請問…」那男人走到樂治附近時,樂治開聲問道:「請問這裡是界限街嗎?」
 
        那男人停下來,語調平淡地說:「當然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嗯?!可是這裡不像是連接深水區與九龍城區的旺角界限街。」樂治驚叫道:「我想到何文田的『xx中學』,請問那裡有巴士會到那裡?」
 
        男人歪著頭,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,說:「你呆了嗎?這裡怎會有巴士到來!?你想到何文田?那是甚麼地方?我沒有聽過。你到附近的店舖問問吧!」說後,那男人繼續推著手推車往下坡走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樂治目定口呆地看著那個人離開。
 
        (我是像漫畫或是遊戲般到了另一世界嗎?這是夢境嗎?)他用力地向自己的臉頰扭一下,「嘩!」他放開雙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可能的!我要清醒啊!」樂治再用力拍打自己的臉頰。痛楚再次讓他明白這不是夢境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有人可以告訴我,這裡是甚麼地方啊?!」他用盡全身氣力叫道。當然沒有人會理會這個像瘋子的中學生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幹麼一大清早便在大叫啊!」樂治身後有一把女聲不滿地叫道。    樂治轉身,他很希望能夠有人回答他的問題。
 
        那女人年紀比較像也二十歲左右,沒有施脂粉,短頭髮染成啡紅色,身穿深紅色貼身背心短裙。比樂治還要高十厘米左右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啊!一大清早便在我家店前大叫,究竟是不是和我有仇!?」她不滿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店?」樂治留意到他原來是站在一家名為『老虎吧 (TIGER BAR)』的酒吧前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對不起啊!我想知道這裡是甚麼地方?我要趕著上學。」樂治連珠爆發般說:「要如何到何文田啊?那裡有巴士站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STOP!」那女人叫道:「你這學生是不是瘋了?!這裡是『界限街』。甚麼巴士啊?何文田?別一下子吐出來啊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『界限街』?!這裡真的是『1860年,滿清政府與英國簽訂「南京」條約,將「九龍半島」南部割讓給英國,當時英國佔領香港的界線。』嗎?」樂治把今天提交的專題報告內容,和『南京條約』有關說出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(嗯?!等等…難道是我玩電玩玩太多RPG,加上近日寫專題報告,因而有這夢或幻想?這裡真的是夢嗎?可是…我覺得痛呢…)
 
        那女人走近微微彎下上半身,壓低聲音說:「難道你是剛到來的人?」
 
        (甚麼?)
        樂治不大明白那女人的說話,但已感覺到事情並不簡單。
 
        那女人一手拉著樂治,並帶他進入『老虎吧』內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等等啊!」樂治驚叫道。一走進『老虎吧』,內裡並沒有其他客人,室內燈光明亮,掛在牆上的大型液晶電視,在播放著早上新聞節目。酒櫃和桌子也很整齊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啊!是剛剛才來到『界限街』?」她再次小心地問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是啊…」樂治說:「這裡很奇怪啊,怎會和我所認識的『界限街』感覺不同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她呼了一口氣,說:「無錯,這裡是『界限街』。但是這裡並不是你所認識的『界限街』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,雙眼掙得大大。
        (這是甚麼劇情發展?是遊戲的老套劇情嗎?主角被帶到不明的地方冒險?等等啊!這是甚麼遊戲?)
        樂治緊張地問:「我為甚麼會來到這裡?我要如何才能回去啊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放心,這裡的居民到時候便會離開。不過會到那裡我並不知道啊。」她一副悠然的樣子說著:「我沒有看過葬禮和屍體,因為這裡是沒有死亡的世界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沒有死亡的世界?)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天啊!你的意思是叫我呆等?!」樂治不滿地叫道:「我怎可以呆在這裡!我要回家!」他氣沖沖地跑離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疲倦的話,回來再找我吧!」那女人微笑說著。樂治一手推開酒吧的門,離開『老虎吧』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可惡啊!一定會有出路的!」樂治加快腳步跑向下玻的路。
 
不時往四周看看有沒有其他道路。他一直往下走,他所看見的景物並沒有大改變,還是灰灰暗暗的混凝土舊式大廈,廣東式『大騎樓』,大廈兩旁有巨型石柱作支柱的建築,招牌也是伸向馬路方向的香港式大招牌,兩旁還是停泊著各式古怪車輛,有些破爛得不像車的形狀。一些橫街小巷也只有垃圾和污水往下流動的死胡同。
 
        (到底還要走多遠才能離開?)樂治望著無盡頭的街道,邊走邊留意著四周環境。
 
        隨著時間變更,天也亮起來,但遠處景物仍是很矇矓的感覺。之前昏暗看不清的東西,已經能夠看得清楚了。
 
一些灰色的大廈外牆有些深綠色的菁苔,一些店舖沒有開門,灰色的鐵閘上被人以噴漆塗鴉,古怪的燈杆上掛著灰暗的布幕,寫上甚麼已看不清楚了。行人亦比之前多一點,但人群感覺是沒有朝氣地移動著似的。
 
馬路上除了廢車外,還會有些木箱、貨櫃箱、推土車、紅白色的膠製路障,部份馬路像進行維修工程般被堀了一些泥穴。總之古怪及意想不到的東西,也有機會在馬路上出現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裡還真奇怪啊…為甚麼看不見時鐘?現在到底是甚麼時候?我又走了多久?」樂治再次看看右手腕上那破裂的錶,時間仍是靜止不動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很倦啊…這條街難道比『青山路』(*全港最長的道路)還要長?」樂治呼了一口氣,他看見前方有一台自動售賣汽水的機器,於是走近看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很口渴…」他從口袋取出銀包來,想買汽水解渴。
(這部機械又不支援八達通…) 樂治在自動售賣機上看不見拍卡的感應板。而且他投進的輔幣後,機械仍沒有反應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那怎麼辦啊?」樂治有點氣結地說:「到底那裡有水供應啊?」他拍著那部機器,但又怎會自動跌出飲品呢。
 
        在旁邊有一家書店,樂治望望招牌:『青龍書店』
 
        (不如問問老闆如何購買汽水。)他推開店門。
 
        悠揚的輕音樂傳出,書店面積不是很大,但書本的數目看來很多。櫃檯附近有一個正在看書的青年,他抬頭望一下樂治,說:「歡迎,請隨便看看。」售貨員是一個年輕帶點帥氣的青年,白色襯衫加上梳得整齊的頭髮,給人一種很有文學修養的感覺。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走近櫃檯,問:「抱歉,我想購買汽水,但那自動售賣機不能確認我的輔幣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那青年打量過樂治後,微笑說:「看來你是剛來到這世界呢。」他把手上的書合起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(咦?他怎會知道?)
 
        他轉身離開櫃檯,走到後居室,取出一罐飲品,微笑說:「我請你喝吧!」他把飲品交給樂治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這個不大好…」樂治有點不好意思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緊,這個我不會收取你金錢。」青年微笑說:「這個是給初次到來『界限街』的你的禮物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由於口渴的關係,樂治接受這罐飲品。「謝謝你。」他高興地打開汽水喝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有緣來到這裡,看來你的精神力也不差。」青年平淡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精神力?」樂治不大明白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裡是一個神秘的空間,不是每一位初到的人,會明白自己做甚麼。你的精神構想,讓你看見的也許是灰色世界,但同樣的景物,在我眼看的是漂亮的白色世界。」青年微笑說:「一切也視乎你的心靈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心靈?」樂治目定口呆地望著這個有點帥氣的青年,問:「難道這個會花掉我的壽命?」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嘻嘻!」青年笑了笑,說:「當然不是這個意思。當你想到真義的時候,便有機會離開這裡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還是不明白…」樂治一副不明白的樣子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對你來說,的確較難理解。」他笑了一下,說:「我叫『司馬英豪』,你呢?還記得名字嗎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當然記得呢!我叫『高樂治』。」樂治回答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很好,你還記得本身的名字,代表你的精神力很強。而且,我感覺到你的『心獸』是很有力量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心獸?那是甚麼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心獸是指『心靈怪獸』,那是潛伏在每個人的心靈內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我也有這心獸嗎?」樂治驚訝地指著自己的胸口。
 
        英豪笑了笑,沒有回答,說:「時間不早了,你快找地方休息吧。晚上的話,這裡會變得熱鬧…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晚上?!現在還是…)樂治正想回應時,他才發現剛剛還是大白天,甚麼時候已變成快日落的黃昏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裡的大廈,只要是沒有上鎖和有人居住的話,便可入內休息。」英豪拍著樂治的肩說:「晚上的『界限街』是很危險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唔…」雖然樂治還不大明白英豪的說話,但對於忠告還是會聽下去。
 
        (可是我該到那裡休息?雖然說是可以隨便找地方,但這裡四周還很灰暗…)
樂治若有所思地慢步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時間過得很快似的,沒有走過很多路,天色已變得昏黑了。部份大型廣告招牌亮起霓虹燈。盾暗的街燈把原本看起已灰暗的地方,變得充滿鬼魅的感覺。
 
        (我走了一整天還是在這條無盡的街道上,到底哪裡才有出口。)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看見轉角橫巷,他往那裡慢慢走著。地上一大片黑色污泥突然隆隆升起來,變成一隻巨大的黑色老鼠,身上披著灰色的鐵甲,雙腳站起來如人類般,而且更比樂治高出半個身,紅色的眼睛盯著樂治,並發出「吱吱」聲響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嘩!」樂治驚叫跑離開,可是那老鼠尾巴使勁一擺,樂治被絆倒地上。
 
        (天啊!我又不像遊戲般的主角!怎會遇上那麼恐怖的怪物啊!?而且最重要是我根本不懂得甚麼特殊技能啊!)樂治往身旁的地面摸著,尋找有沒有可以擊退大老鼠的『武器』。
 
        (鐵條也好,有甚麼可以嚇走這大老鼠?!)樂治往後爬著走。那大老鼠繼續以牠的尾巴拍打著樂治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可惡啊!快走開啊!」樂治叫喊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大老鼠正想撲向樂治身上,「吱吱」紅色的眼睛在盯緊他,此時…
 
        「砰!」一聲槍聲。大老鼠的頭部濺出啡紅色的血後,便往後倒下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…」樂治驚魂未定,往四周看看,看見一個黑色身影在不遠處,看來手上是拿著槍械。
 
        (是他救了我?!)樂治站起來,那黑色身影亦走近樂治身旁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謝…」樂治仍未說完,那黑衣人已提起槍,槍口對著樂治的頭部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是被自己的『心獸』所吞噬的無用鬼嗎?那麼早該下地獄。」那是冷冷的男聲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等等啊!是那大老鼠突然向我襲擊啊!」樂治驚慌地解釋著:「甚麼心獸啊?我不明白啊!」由於燈光昏暗他看不清楚這男人的樣貌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到地獄解釋吧!」他冷冷地說後拉動槍上的機板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今天才來到這鬼地方,根本甚麼也不知道啊!」樂治緊閉雙眼叫喊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砰!」槍口冒出煙火。
 
        (咦?怎麼不覺得痛?)樂治張開眼睛,他見那男人望著樂治身後的地方。他轉身看看,見大老鼠灰黑的鐵甲胸口,湧著啡紅的血並再次倒地。
 
        那黑衣男人再冷眼望向樂治處,冷冷的語調說:「你啊,還想呆在這裡多久啊?還不快離開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是…謝…謝你啊!」樂治嚇得連跑步也比平常快好幾倍似的,大概比追趕巴士還要拼命跑,希望盡快離開那橫巷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嗄…要往哪裡好啊?」他喘著氣,並抬頭望望已經完全昏黑的天空。他看見一個熟悉的招牌:『老虎吧』。這家店和樂治之前見過那家很相似,舊式大廈,兩旁有巨型石柱支撐大廈的上層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這裡也有那間店?是分店嗎?」樂治推開店門進入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歡迎光臨!」一把女聲叫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」樂治喘著氣。
「呵呵,你終於也回來了嗎?中學生。」一把女聲說著:「嘻!我還以為你會迷路呢。」這家酒吧,正是他今早到過的酒吧。而且又是那啡紅色短頭髮女人。
 
        酒吧內有幾名客人在飲酒傾談著,他們沒有留意剛進店的少年。掛在牆上的大型液晶電視,在播放著足球賽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怎會又返回這裡?」樂治走近櫃檯,「我今天走了很多路呢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以為這條街很長嗎?」女人笑了笑說:「其實是很短的,,你只是一直像白老鼠般跑輪圈一樣。也許你已經過『老虎吧』門前兩回也沒有發現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甚麼?我一直在這條街重覆走著…」樂治有點氣結了。
        (我今天到底做甚麼啊…)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叫瑪莉蓮MARYLIN。」她微笑說:「你呢?中學生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叫『高樂治』。」樂治像洩氣的氣球般回答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?!很厲害呢!」瑪莉蓮一副訝異的表情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名字當然會記得,我又不是失憶。」樂治有點不滿地說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來到這條街的人,大多是已經忘記本身名字的人。大多數人也只是把自己喜歡的東西來命名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剛才我在『青龍書店』那裡,也有一個記得名字的人。他還叮囑我小心呢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瑪莉蓮笑了笑說:「『司馬英豪』他本身擁有很強的精神力,所以才會記得自己的名字。聽聞在這裡已住了一段長時間,這位出名的帥哥,溫文儒雅,真想結識他啊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喜歡上他?」樂治半開玩笑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瑪莉蓮一手拍打著樂治的頭說:「別胡說啊!只是要是帥哥,每個少女也會欣賞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唉呀,真會打人…」樂治輕摸頭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對了,你今晚想到哪裡休息?這裡的樓上有些單位是空置的,只要沒有魔物。你可以到那裡休息。」瑪莉蓮說:「晚上還是不要在街上四處逛會較好,因為很容易會受到魔物襲擊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想起剛剛好不容易才在大老鼠面前逃出來,不禁毛骨聳然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晚上是魔物的時間,只有『心獸』夠強的人,才有勇氣在街上走。」瑪莉蓮解說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(又是『心獸』?)
        樂治好奇地說:「之前司馬英豪哥哥已解釋過『心獸』,可是我不明白那是甚麼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嘻!其實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的心獸是甚麼,這個問題可以問『肯特』(HUNTER) 。他是這附近著名的獵人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HUNTER肯特?」樂治喃喃說著名字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果然晚上不可以提別人的名字呢!」瑪莉蓮輕聲說:「他來了。」
一個全身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子走進『老虎吧』。
 
(咦?他不就是…) 樂治認出這個男人,正是剛剛把他從大老鼠中救出來的男人。由於『老虎吧』內光線較充足,終於能夠看清楚這男人的樣貌。
 
(嘩!很年輕的樣子。) 樂治望著那男人走近櫃檯。那男人約20多歲,看來和瑪莉蓮的年紀差不多,黝黑的膚色臉上帶著一副冷淡的表情,眼神很銳利的感覺,黑色長袍的裡面是一副修長的身形,黑色襯衫加上黑色緊身皮褲,一副冷漠的打扮。長袍內看來還藏有其他槍械。
 
「瑪莉蓮,我要蘋果酒。」那男人並沒有留意樂治,向櫃檯的瑪莉蓮說話:「今天客人不多呢。」語調並沒有之前那麼冷淡。
 
「好的,蘋果酒。」瑪莉蓮轉身準備。男人坐在櫃檯前的高椅子。
 
那男人測覺到樂治在盯著他,冷冷地說:「咦?原來你跑到這裡來。」
 
「是!」樂治緊張地說:「剛才真的謝謝你。」
 
「咦?肯特,原來你認識這位中學生。」瑪莉蓮把一杯蘋果酒遞到肯特前。微笑說:「他是今天才來到這『界限街』。名叫『高樂治』。他很厲害呢,居然還記得名字呢。」
 
「還記得名字?…」肯特往樂治身上打量著。冷淡地說:「你別在晚上一個人在街上亂跑了。若遇到魔物的話,你不會每次也這麼幸運。」
 
「為甚麼晚上會出現魔物?心獸又是甚麼?」樂治很多想知道這些事情。
 
肯特冷冷地說:「知道那麼多事情幹甚麼?你還只是個連鬚也未長出來的黃毛小子。你剛才也知道魔物的恐怖呢。你是應付不了的…」
 
「啊…」樂治有點失望。
(無錯…我這膽小鬼,剛才遇上那大老鼠已不知所措。我又不是遊戲內的英雄,又不是來這裡當救世主…我只是想知道—如何回家。)
 
「喂!肯特!」瑪莉蓮一副責罵的表情說:「他只是想知道事情,你用不著對他那麼兇。」
 
肯特轉身向瑪莉蓮說:「我只想他明白這條街是多麼恐怖而已。」
 
他面向樂治,冷冷地說:「魔物本身便是來自人類本身的負面精神。每個人內心也有一隻心靈怪獸(心獸 Soul Monster)。當你能控制牠,牠是你的好伙伴。當你被牠控制時,你會被牠吞噬,成為那些無思考的魔物。」
 
「嗯…即是剛才那大老鼠本來也是來自人類?!」樂治驚訝著。
 
「無錯,當心靈被吞噬後,只會變成那些魔物。我便是把那些魔物帶到地獄去。」
 
「喂,說得好聽一點的話,該說『讓牠們早日安息。』。」瑪莉蓮更正說。
 
「很可憐啊…怎會變成那麼恐怖的魔物啊!」樂治驚訝地說。
 
「可憐?!我還是初次聽到有人會對那些魔物產生同情。」肯特咧嘴笑了一下,「你真的有膽子來當獵人(Hunter)嗎?小子。」


 


「獵人(Hunter)?」樂治不大明白:「你的名字也是Hunter。」


 


肯特淡淡地說:「無錯,我只記得這個名字。」


 


「好了!今天他已很疲倦了,讓他休息吧!」瑪莉蓮輕拍樂治的肩,說:「樂治,你到這幢大廈樓上找個喜歡的單位休息。明天我們再慢慢談吧!」


 


「可是…」樂治有點擔心一個人往這幢灰暗的大廈內。


 


「肯特…」瑪莉蓮好像已看穿了似的,說:「勞煩你帶樂治到樓上吧。」


 


「嗯?!為甚麼我要當這小子的褓父?!」肯特一副不耐煩的樣子。


 


「他還不熟悉環境嘛。」瑪莉蓮叮囑著:「你是長輩,不是該助他一把嗎?還不快起行?」


 


「唔…」肯特站起來。冷冷地說:「好了,跟我來吧!」肯特往大門走。


 


樂治有點擔心地望著肯特。瑪莉蓮明白似的,微笑說:「放心,他雖然這麼冷淡,但其實很可靠。總之今晚要好好休息啊!晚安。」


 


「是…晚安。」樂治微笑點頭後,便跟著肯特離開『老虎吧』。


 


 


在老虎吧旁邊是進入這幢舊式大廈的入口,推開入口的鐵閘,昏暗的燈光照射著又長又高又窄的樓梯,看來只可讓一個人走的樓梯。這是舊式大廈,沒有升降機裝置常見的設計。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,看看灰色的牆的兩旁沒有扶手,他只好摸著牆上樓梯。


 


「我們再上一層樓,因為這層樓已有住戶。」肯特邊說邊往上走。


 


(這是一梯兩伙的大廈啊…真古舊啊…這幢大廈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制定政策維修嗎?) 樂治咋舌一下,(別開玩笑了,這裡怎會有那些團體…)繼續往上走。


 


肯特輕拉其中一個單位的鐵閘,說:「只要沒有上鎖,你便可以到裡面住。」他推開大門。


 


完全昏暗的單位,只有靠門外樓梯的燈光,隱約看見裡面的環境。肯特按下大門旁的燈按鈕,室內變得通明起來。


 


室內的裝潢很樸素,餐桌、布梳化、電視、櫃等傢俱也很齊全。這裡和外面的舊環境相比,顯然是比較簡潔和現代化。大廳很小,約只有百多平方米。肯特關上門後,說:「只要把手放在大門和鐵閘鎖的位置,唸著上鎖,便會自動上鎖。這個世界還蠻方便。」


 


(這裡比外面感覺好得多…) 樂治看著周圍環境。


 


肯特帶樂治到房間看看,窗外有霓虹招牌的燈光,使房內顯得紅紅綠綠。薄薄的窗簾布也只是遮了半個窗。窗戶並沒有打開。睡房內有床、衣櫃和書檯椅子,和大廳一樣是很樸素的擺設。


 


肯特又走到旁邊的浴室說:「這裡可以洗澡,旁邊有廚房。肚子餓的話,嘗試找東西吃吧。這單位算是整齊了。喜歡這裡嗎?不如今晚在這裡休息。」


 


「是。」樂治點頭。


 


「那麼我要離開了。晚安,小子。」肯特轉身離開。當他走到大門時,他轉身,從大袍內取出一支手槍。他交給樂治,說:「防身武器啊!」


 


「是…」樂治接過手槍後,肯特便離開這個單位。


 


單位內只有樂治一個人,他除下沉重的背囊書包,鬆開紅色領帶。「呼!」他鬆一口氣後,便在布梳化上往後靠。周圍也很寧靜。


 


「今天的事情…是真實嗎?」樂治抬起頭,望著天花板上的燈。


 


「甚麼心獸、魔物,那不是只有在電玩遊戲內才會出現的東西嗎?為甚麼一下子跑出來?」樂治咕噥著:「我雖然喜歡玩RPG,但我可沒有想過真的跑進異世界內當主角。」


 


「我並不像某恐怖遊戲主角般,那麼有勇氣面對像剛才那些魔物…」


 


「我那麼晚仍沒有回家,爸爸媽媽他們會掛念我嗎?」樂治不禁湧出淚水:「我很想早日回家…這『界限街』很恐怖啊!」


 


「到底要如何才能離開這裡啊?」樂治閉起眼睛。


 


(這是夢嗎?明天張開眼睛時,會返回現實嗎?)


 


 


 


    第一章    嗯?!這是界限街? 完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感覺很像RPG的故事劇情,看來主角的潛力很大呢!{從 未忘記自己名字看來}
剛剛看到司馬英豪這個名字時,還以為是九龍魔法陣相關劇情延伸XD,不過是我想太多了=ˇ=
感覺這世界是從當時時空分割下來的,而主角不小心誤入這裡@@
跟之前在DIARY的一篇10/24 神秘世界之旅N 作者篇場景很像,不過可能是先整理過這篇劇情而後夢到的XD
希望主角最後能找到回家的路^_^
另外,剛剛好像留言在此BLOG不同的地方,如果有耽擱到妳的時間,還請見諒><
SAMXD 2008/12/14(Sun)22:17:00 EDIT
無題
這個的確是RPG故事劇情。由於素材和劇情較難以遊戲表達,還是寫下來算了…
至於司馬英豪方面,在較後章節有提及。但這個故事和「九龍魔法陣」無關。從另一角度來說,司馬英豪也是這界限街的住客呢!
我是在暑假期間整理這些構思,編成小說後…沒想到連自己的夢也出現這劇情呢!(笑! )
近來繽紛工房會作出這故事的短篇連載。歡迎提出意見!
Justine 2008/12/15(Mon)22:09:00 EDIT
無題
感覺很有趣呢
很期待下一篇喔!!
[版主回覆12/16/2008 21:04:00]謝謝!^_^
一滴雨水 2008/12/16(Tue)14:28:00 EDIT
無題
這篇劇情很好呢!!與RPG一樣,又是到了異世界...想不到現代背景還可以把劇情申延到入了四度空間@v@當我看到主角被一個用槍的人救了時,我以為他是肯舍爾...(我太喜歡神秘世界之旅的角色了^^&quot;)誰知原來是新人物...很期待下一集主角會怎樣呢~
原來乘巴士乘過站會到了另外一個世界...@@&quot;(這是什麼巴士來的?超級無敵轉移巴士?)我以後會打醒十二分精神坐巴士,不會睡著了以致到了異世界......=v=&quot;(被打)
[版主回覆12/18/2008 20:39:00]謝謝喜歡!^_^
hk 2008/12/16(Tue)22:25:00 EDIT
無題
呼!真好!前陣子才問叮姐拿輕小說,才一會功夫就有了!看著看著,發現好詞句不少,結构非常嚴緊!又不失RPG風味(BUNFUN劇本味)!對香港石屎森林長大的人很有共鳴!大概KM與Boundary ST是同一組腦細胞分裂出來吧!令HK人身不由己地愛上BUNFUNPRESENTS!還可以令人認識到舊HK!
小說中的高樂 治 是否來自油漆高樂士?或宦官高力士?(自己沒察覺吧!)高樂士在小說中第一個給人的印象是(得罪)很頹廢,用喜歡一個比自己強的人來映襯出主人公的襦弱是韓、日劇常用的,想不到叮姐也來使使。GALLERY中的高樂 治畫得好像HARRY.P.,但 小說中的高樂 治卻是一個類似心地善良卻又一無是處的電車男,希望界限街會令他結果吧!(多看J2愛情研究院吧!呀!&gt;=&lt;被揍!)
此文章起承轉合一氣呵成,大概叮姐的中作連拿A級吧!!起得非常好!有童話的結构成份!承也不用說!合無東西挑!轉就……無端轉進一個陌生世界,有兩個Q!!!Q1:雖承襲了BUNFUN的異界DATAMEM0RYY,但有點老調重彈…的確,在鏡子世界裏行事較方便!Q2:在未熟悉BF的人來說,有D虛無。的確,在經熟悉BF的途中,共鳴會更大!
原諒我的評頭品足。寫咗咁耐,好似我係讀小說創作一般,的確,過去不是…
希望你是一個有鴻圖大志的人,把NOVEL搞大!!!!!!!叮姐,你是一個RENAISSANCELADY加物語女孩的人!加油!勁人!
&nbsp;
[版主回覆12/18/2008 20:51:00]其實早在你提出前,我已整理好個故事。只是沒有想過放在網站上。
&gt;大概KM與Boundary ST是同一組腦細胞分裂出來吧!
大概劇情一涉及香港,感覺便很相似…(可是沒有安裝香港字的電腦,有可能看不到某些香港字。如「深水」(Sham Shui Po))
高樂治的名字,來自LEGO (樂高)…他畫得像HARRY. P?!大概架眼鏡的男孩,我會畫出這副模樣…
這故事最初是想給對「繽紛工房」遊戲沒有概念的人看,所以劇情方面可能有點相似。
NOVEL 暫時只有這故事。由於時間關係,不可能同時製作遊戲而又寫故事,所以當正式製作遊戲後,這裡大概會較少更新。
杰舜 2008/12/17(Wed)20:24:00 EDIT
無題
太好看了,十分迷人啊,遠遠超越普通人的寫法,十分有創意,說真的,我真的很愛看啊XD
[版主回覆12/19/2008 22:12:00]謝謝喜歡!^_^
奪命倉鼠仔 2008/12/19(Fri)20:40:00 EDIT
無題
嘻嘻嘻!!小猴又來囉!
叮叮姐的文字雖然不是精雕細琢的那一種, 但只要用心看, 文中的情景和人物便輕易地浮現在腦中!! 而且更能馬上幻想出遊戲化的畫面~ 感覺好有趣喔!! 叮叮姐會不會把它製作成遊戲呢?
的確因為小猴也是香港人所以十分有共鳴呢! 說起來小猴早前也曾乘過巴士經過界限街... 要是當然小猴也睡著, 不知道我會不會進入了這個世界!?XD
說起來, 叮叮姐的文章表示司馬英豪是個帥哥, 那肯特又帥不帥呢??? 我想大概會像是西丹般的感覺吧??
[版主回覆12/20/2008 10:22:00]這個是由於很多原因(如素材、系統等),不會製作成遊戲的故事。
肯特和瑪莉蓮,在以前的繽紛工房封面已畫過…可到gallery內看看,肯特的感覺比西丹還要Cool…
on ki 2008/12/20(Sat)02:51:00 EDIT
無題
忘了說一下,在看這故事時開Bun Fun Factory的網,把Bun Fun Factory最小化,一邊听獨有的歌一邊看故事,別有一番風味呢!
[版主回覆12/21/2008 14:58:00]謝謝喜歡!^_^
奪命倉鼠仔 2008/12/21(Sun)07:34:00 EDIT
無題
叮姐的小說果然棒&nbsp;&nbsp;&nbsp; 希望我能看到續集呢
話說司馬英豪這名字好耳熟&nbsp;&nbsp; 好像是明傑的哥哥
[版主回覆12/23/2008 19:46:00]無錯,司馬英豪是明傑的哥哥。
白銀寂狼 2008/12/22(Mon)21:56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好厲害
以前我在玩RPG的遊戲時,都不知道原來是繽紛工房的作品第一個玩的是九龍魔法陣.彩虹寶藏.再來是迷失之心,當清楚是繽紛工房的遊戲時,便愛上這個工房了,而玩了越來越多RPG遊戲,總覺得每個都比不上繽紛工房的這個工房內的遊戲都很迷人,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特點,而我做喜歡的就是彩虹寶藏,她可以玩四個人,體驗每個不同角色的感覺,對話,以及任務,而我在玩迷失之心-心靈之門二時,玩到真實的鳥要去就皇后時,不料,因為都偷懶所以沒啥練等,就一直的卡在那兒,沒真正玩完過,便覺得很可惜,叮叮姐可以教我怎麼把迷失之心-心靈之門二開全螢幕嗎?我不會..拜託拜託~
&nbsp;
[版主回覆05/17/2009 10:54:00]謝謝喜歡繽紛工房的遊戲。
同時按下[ALT][ENTER]可切換螢幕。隨遊戲下載有說明書。內有魔法石的魔法介紹。
叛逆Q糖 2009/05/16(Sat)22:50:00 EDIT
無題
叮姊,請問樂治是把「北京條約」記成「南京條約」了嗎?(無聊查了一下界限街突然有了這個疑問)
話說我能不能請問一下,北京條約是香港人必學的歷史部分麼?(好比「馬關條約」【臺灣成為日本殖民地的條約】是每個臺灣人必學的地方)
勞煩解答,感恩。
NONAME 2014/02/03(Mon)22:23:55 EDIT
Re:無題
「南京條約」是關係到中國割讓香港給英國。
印象中,我在初中的課程有提及這個。因為這個涉及香港發展。至於其他條約的詳細,要在高中主修中國歷史才會接觸。
【2014/02/04 21:49】
[17]  [18]  [19]  [20]  [22]  [23]  [24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