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5  2017/06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   07 >>


2017/06/27 (Tue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9/12/13 (Sun)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嗯?!又是界限街?

 
小說內容是嚴禁在未經同意下轉載或複製。


有關內容實屬虛構,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。


 


第一章       嗯?!又是界限街?      
 
「若能夠再一次生存的話,你會如何?」
 
「再一次?」
 
(到底是誰說過這些話?)
(在哪裡說?)
(為甚麼要這樣說?)


拍手[1回]



 
「樂治,吃過早餐後,快收拾書包出門上學。」媽媽邊收拾餐桌上的餐具邊說。
「唔。」一個架眼鏡的男生點頭回答。
 
這是一個詳和的清晨,柔和的陽光從窗外照進室內。由於夏天已到了,清晨六時太陽已從東方爬了出來。
 
「呵!」樂治打了一個呵欠後,便返回房間。
 
房間內,書架滿是漫畫和小說的書籍,參考書方面,只在書架的最上層,比例方面當然不及其他書籍多。而且書架上還有放置一些動漫人物的PVC膠製人形和模型。書架旁是書桌,桌上放置電腦,上層空間放置了印表機和機械人模型,下層空間放置了電玩遊戲機和遊戲光碟。
 
他從衣櫃內取出校服更換,床頭旁放置了一把古舊的長劍鞘。劍鞘內是一把劍身點發黃、暗淡無光彩,劍身上還有點鏽蝕的鐵劍。
 
「今天的天氣很熱…」樂治換上短袖白襯衣,紅色領帶、灰色長褲,穿好白色襪子後,望望放在床頭的長劍。
 
(這把劍自從那次意外後,我甦醒後便在我的床頭旁。雖然媽媽以為這個是我沉迷動漫遊戲的東西。但是我知道這把劍……這是『月光劍』。)
(那個破爛的背囊書包不是車禍所造成,那是刀劍的痕跡。我知道那個絕不是夢!那是另一個真實的世界…界限街。)
 
在今年4月時,高樂治乘巴士往學校途中,因為交通意外而昏迷。昏迷期間,樂治的意識到達一處名為『界限街』的地方。劇情有點像電玩遊戲般,但對於甚麼也不懂的人來說,那是惡夢!
 
在充滿神秘的界限街內,除了一般居民外,還有會襲擊人類的魔物。那是一處看不見時間的地方,時間在那裡仿似消失了。部份精神力較強的人類,在那裡可以召喚出屬於自己的心靈怪獸(簡稱心獸) ,來對付這些由人類的負面精神所產生的魔物。樂治在界限街內邊尋找離開的方法邊當魔物獵人。
 
樂治在界限街生活的時候,差不多每天也會做惡夢,直到他懂得控制夢境後,他才找到能夠帶他離開界限街的巴士,離開界限街時還需要苦戰一番,但當他再次醒來時,已返回現實的世界。
 
他相信那個不是夢!
自從那次後,他沒有再做惡夢了…
 
他背著意外之後新買回來的背囊書包出門上學。從他的家到學校是需要乘塔巴士,他每天也差不多同一時間乘坐同一班巴士往學校。
 
當巴士準時到站,他從身上取出「八達通」卡放在車長旁的感應器上。「嘟!」一聲後,他便快步坐在車長身後的座位——這是他一向喜歡的「指定席」。即使意外之後,他還是喜歡這個屬於他的「指定席」位置。
 
每天他也會注視在兩個站後上車的乘客,因為那裡有他熟悉的人。可是今天那個人並沒有出現。
 
(難道是趕不上這班車?)
樂治有點失望。他看看右手腕上的新手錶。
 
那次意外,樂治在醫院內昏迷了一星期多。自從那次之後,現在乘塔巴士時,他已經不會想過在車廂內睡覺。擔心一覺醒來又不知道到了甚麼古怪地方。
 
巴士到了學校附近,下車後,仍需要走一段路才到達學校。由於已到了6月下旬,天氣變得很悶熱,往學校的沿途也有發出「嘶嘶」蟬嗚的叫聲,彷彿告訴你知道「夏天已來了!」般。
 
        當進入校門後,一把活躍的少年聲從後叫道:「早啊!樂治!」。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往後望,當看見原來是熟悉的朋友,便微笑說:「早安!阿達!」。他們兩個並肩而行。還有不少學生趕往校園。
 
樂治從醫院康復回家後,不經不覺已兩個月了。他的學生制服,也從長袖白襯衣,換上短袖白襯衣,同樣的紅色領帶、灰色長褲、黑皮鞋,背著背囊,架著眼鏡,雖然頭髮比以前長長了,但還是一副普通男學生的模樣。
 
但是…他已和之前不同,他不再是學校的幽靈人物,他已變成焦點人物。
 
由於上回交通意外,他勇敢地保護鄰座的同班女同學,加上受傷昏迷又奇蹟地康復。在學校內,他已成為不少人的話題,加上脫下眼鏡的樂治,外表帶點憂鬱的帥氣,因此受到一些高年級的學姐們愛戴,在休息時間也來和他談話。
 
「昨天玩乒乓球還是比不上三回合,沒想到連你也比我打得更好。」阿達帶著輕鬆的語氣問道:「今天你也來嗎?」
 
「我只是運氣較好而已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今天我不來玩了。」
 
「運氣?!」阿達帶著驚訝的表情說:「怎可能啊!你自從那意外之後,身體的反射神經比以前好了很多啊!是不是醫生給你甚麼特效藥?」
 
(我想這個大概是在界限街內,和肯特一起當獵人的鍛鍊成果…想起來真感謝瑪莉蓮和肯特呢!)
「嘻!」樂治笑說:「怎會有這回事啊。」
 
「喂,你的FANS好像越來越多,聽聞連中一的女生們,也開始為你組織FAN CLUB。」阿達一副開玩笑的樣子說著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別胡說好嘛…」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,苦笑說:「我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而高興。」
        阿達在旁咕嚕著,說:「你變得那麼受女生歡迎,很多男生也不能有此優惠呢!」
 
        (優惠?)
一把冷冷的聲音從腦海中閃過:「這是『限時優惠』啊!」
 
        (到底在哪裡聽過呢?)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樂治一時間也想不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對了,你和班長發展如何?」阿達問道:「你們不是已開始交往嗎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當然不是!」樂治極力否認,說:「我們之間不是那種關係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阿達拍著樂治的肩,微笑說:「你們不是已在假期一起『拍拖』嗎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班長只是和我一起溫習功課,誰叫你和小洋的筆記抄得那麼糟呢。」樂治不滿地說:「我要趕回一個月的課程是很吃力的。班長感激這次意外我救她,她才主動和我一起溫習。根本不是你所想像的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阿達笑了笑,說:「我明白的,美少年。若太早公布『明『草』有主』的話,你的FAN CLUB便不能成立。休息時間也不會有那麼多漂亮的女學生來找你拍攝和談話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無奈地呼了一口氣,說:「已經說過,不是因為這些…」前方有三個女學姐,在望著樂治和阿達,一副你推我讓的樣子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,你的『粉絲』來了。我不阻礙你。」阿達帶點挑皮的語氣,輕快地走離開。
 
「等等啊,阿達。」樂治越叫,阿達便越走越遠。
 
女學姐們微笑走近,其中一個問道:「高樂治嗎?我們想和你一起拍照可以嗎?」
 
「嗯…可以。」樂治淡淡地點頭。另外兩位學姐已站在他的兩旁。
 
「可以除下眼鏡嗎?」其中一個學姐站在不遠的前方,舉著具有攝錄鏡頭的手提電話,說:「這樣會較帥氣呢!」
 
「無問題。」樂治已習慣這樣的要求。他除下眼鏡,微笑問:「這樣可以嗎?」
 
「OK! 很可愛啊!」提著相機電話的學姐拍著照片。突然右方的學姐主動挽著樂治的手臂。
 
「嗯?!」樂治嚇了一跳。
 
「OK! 這個表情很好啊!」提著相機電話的學姐很爽快便拍下幾張照片。她們像旋風式擾攘之後,便高興地跑離開。
 
(沒想到會有那麼熱情的學姐…)
「唉…」樂治嘆了一口氣,正要架起眼鏡時,他看見一個長髮束著馬尾,挽著米白色大布袋,穿著白色連身長裙,紅領呔的女生,在他的前面,帶點冷漠的表情望著他。
 
「啊!早安啊!」樂治完全架好眼鏡後,先打招呼。
「早安,樂治。」班長輕聲說後,便轉身步離開。
 
(剛才她完全看見? 為甚麼樣子那麼冷漠…)
(可是我沒有幹過甚麼…)
 
「等等啊!」樂治慌忙走上前,跑到班長的前方,說:「抱歉啊!剛才只是學姐們較熱情而已…。」
 
「你…不用向我解釋。」班長低下頭說:「這個和我無關。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…」說後更加快步伐離開。
 
學校的鐘聲響起來,不少學生也加快步伐跑進學校校園內。但只有樂治仍呆呆站著。
 
(她討厭我?)
樂治用手輕按胸口,內心感覺如被針所刺般刺痛。
 
蔚藍的天邊泛起灰暗的雲層,慢慢隨風飄到香港九龍一帶的上空。樂治呆呆地坐在班房的座位,一副沒精打采的表情,望著窗外逐漸變暗的天空。
 
(我和她的關係又是甚麼?)
(雖然自從上次意外後,我們之間變成朋友…)
(但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,又是甚麼?)
樂治想得呆了。
 
「高樂治。」老師叫道。
 
「啊…」樂治才回神過來。
 
「雖然期末考已完結,檢討試題也是很重要。」老師指著黑板的句子問道:「別發白日夢了,出來回答這題目。」學校的期末考試完結,近日的課堂是檢討試題。學生們的心情因為暑假快來已變得輕鬆起來。
 
「是!」樂治點頭離開座位,走到黑板前,提起白色粉筆,正要回答黑板上的題目。
 
「噗!」樂治的心抽搐了一下。
 
「啊!」樂治感覺眼前一黑,視野也變得昏暗,整個人暈倒在地上。
 
班上頓時起哄,老師緊張地走近他身旁叫道:「高樂治,你有沒有事啊?」
班長臉色泛白地走近,她拍著樂治的臉,擔心叫道:「高樂治,起來啊。」
 
「李耀達、孫兆洋,你們快幫忙抬高樂治到保健室。」老師叫道後,兩個男生便趕忙走出來。
 
「樂治,你還可以起來嗎?」阿達挽著樂治的手臂。
樂治並沒有醒來。
「來吧!阿達,我們動作要快一點。」小洋叫道。他們一前一後,抬著樂治離開課室。
 
(我是聽到你們的聲音,但我很疲倦,張不開雙眼,說不出話來。)
樂治獨自在漆黑的空間吶喊著。
 
烏雲已經遮蓋了蔚藍的天空,窗外開始下著雨。剛才的騷動已經平靜下來。
 
(她對我說的話,令我的心很痛。)
(在問她對我的感覺時,我又是如何對待她?)
(她在我心中的位置是…)
 
(雖然在界限街時我不記得她的名字,連樣貌也很模糊,但我知道我是喜歡她…我不會再次忘記這名字。)
 
(若真的知道自己會死亡,我還想對她說…)
 
(名字…啊)
(班長的名字啊…)
 
「翠兒…」樂治溫柔地說著:「我喜歡你。」
 
樂治慢慢張開雙眼,看見學校保健室的天花,窗外很暗,正下著雨。樂治伸手到床旁找眼鏡。他慢慢起來,一個模糊的人影他身旁坐著。
 
他架起眼鏡後,終於看清楚那個人是誰。
「啊…」樂治還未說出聲音時,那個人已經站起來,她是班長。她滿臉通紅,加上一臉緊張地盯著樂治,說:「剛才你的夢話…是真的嗎?」因為班長的名字便是「翠兒」。
 
「夢話…?」樂治想起他模糊意識時,想對他所喜歡的班長——翠兒所說的說話。
 
「…」翠兒一付不好意思地轉身說:「對不起,我太認真了…。」她想盡快離開這處令她感覺尷尬的地方。
 
「等等…」樂治緊張地拉著翠兒的右手腕,說:「是真的!我一直也想向你說的。也許你是不喜歡我,但我想向你表明自己的心意。」
 
「…」翠兒沒有轉身,她以那委婉的聲線說著:「你醒來,太好了…我一直也擔心你會像上回般…」
 
「上回…」樂治知道翠兒對上次交通意外的事情,仍未完全釋懷。他放開拉著翠兒手腕的手。
 
其實樂治並沒有想起意外時的情況,只是從翠兒口中知道,當時巴士轉彎,為了閃避突然橫過馬路的行人,整輛巴士翻側撞往街角的大廈。由於離心力大,不少乘客被拋出車廂外,樂治抓緊翠兒在他的懷內,一同撞向對面座位。那是嚴重的交通事故。
 
(其實我沒想過當時會那麼勇敢地保護她…)
「對不起……那個不用擔心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我身體已經沒有大礙,大概太疲倦了。」
 
翠兒一臉擔心的樣子,說:「對不起…我對你說了一些過份的說話。」

 


「咦?」


 


「那是因為我一時妒忌才會說出…」翠兒害羞地低著頭說:「因為我也…」
 
(妒忌?)
樂治緊張地問:「難道…」
 
這時班上的其他同學也到來保健室。當他們打開門時,看見樂治和翠兒兩人的臉頰紅得像蘋果般時,他們哈哈地笑起來。
 
「對不起,我們不該來打擾你們。」阿達說後,便欲伸手把保健室的門關上。
 
「等等啊!我已沒有大礙了。…」樂治緊張地走近門方向,開始和其他同學解釋著。
 
(她仍因為上次的意外,仍緊緊於懷,對我存著憐憫和謝意的心…)
(難道她…也喜歡我?)
 
放學後,由於是下雨天,學校操場上並沒有很多學生逗留。雨勢不是很大,但天色亦隨著烏雲蓋天而變昏暗。
 
樂治下午在保健室休息後,醫療老師對他的身體狀況亦滿意,他才可以離開學校。
 
他提起雨傘正準備離開學校正門時,見班長已撐著黃色雨傘站在校門附近。
 
「我們一起走到巴士站好嗎?」翠兒說:「你再次暈倒的話,也有我在你身旁。」


「好啊。」樂治微笑回答。
 
「你身體還好嗎?」翠兒問。他們邊走邊談。
「已沒有問題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不用擔心。」


 


「可是…」


 


「別太把事情放在心上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那個意外已沒有後遺症。」他嘗試轉換話題,說:「啊!我想到圖書館找小說看看,你也一起來好嗎?」
 
「好啊!反正所有科目已經考試完畢。我也想找有趣的小說看看。」翠兒微笑說。看見她再次展露笑容時,樂治的心也放鬆起來。
 
「看見你再次笑起來,我便安心。」樂治微笑說。
翠兒臉上泛起紅暈,有點不好意思地說:「你很會逗人呢。」
 
「那是真的,當我被你討厭時,我的心很痛呢。」樂治一本正經地說。
 
「…」翠兒低下頭,說:「我…」她沒有再說下去,也沒有再繼續走。
 
「咦?」樂治輕轉身,問道:「甚麼事?」
 
「樂治…今天所說的話…是真的嗎?」翠兒輕聲問道。
 
樂治嚇了一跳,他沒有想過翠兒會向他問這件事情。
「嗯…」樂治一時間也想不到該說甚麼話。
 
(只要說出來,我們之間的關係會改變…)
正當樂治想說話時,翠兒抬起頭,帶點不好意思似的樣子,說:「我也喜歡樂治呢。」
 
「咦?」樂治目定口呆地望著翠兒。
 
「因為你近來很受歡迎,所以我擔心你只是說說而已。」翠兒微笑說:「我很高興…。」
 
這時有巴士在身旁的馬路駛過。翠兒叫道:「啊!是巴士啊!我們跑快一點吧!」
 
(太好了!) 樂治心中高興叫道。
「啊…」樂治被翠兒拉著手臂跑往巴士站。
 
他們氣呼呼地趕到巴士站乘搭巴士,當上車坐下後,他們互望地笑起來。
 
「我不會輕易放手。」他的左手已經緊握著翠兒的右手,樂治淡淡地說:「因為我不想像夢境般…」
 
「夢境?」
 
「我在上次意外昏睡時,到了『界限街』。」
 
「界限街?」翠兒不大明白,說:「是途經太子,最後到九龍城南部,連接著『太子道東』的『界限街』嗎?」
 
「不是…」樂治微笑說:「那是另一個真實又充滿魔幻的世界。我在那裡一邊當魔物獵人一邊尋找回家的方法。」
 
「…魔物獵人?和電玩遊戲一樣?」翠兒說後沒有再問下去,只是留心地耹聽著樂治的說話。
 
「也許你會不相信。」樂治笑了笑,說:「因為連我自己當初也不相信自己會像電玩遊戲主角般跑到異世界,但這是真實的事情。在那裡生活著,有令人覺得恐怖的魔物,那裡不是夢,我會覺得痛苦、我會傷心流淚…我會難過…」行駛中的巴士帶點搖晃。
 
樂治呼了一口氣,盯著緊握著翠兒的右手,說:「我曾在那裡做夢,其中一個惡夢…因為我的恐懼,沒有好好緊握你的手,你被巴士帶走了。」
 
翠兒那雙精靈眼睛,目不轉睛地望著樂治。
 
「我很後悔。我不想再讓自己後悔。」樂治苦笑說:「你會認為我是傻瓜嗎?」
 
翠兒微笑搖頭,說:「說起來像是靈魂離開驅體…雖然有點難以致信,但我相信你在昏迷期間,有可能真的到了那個地方。」
 
「真的!」樂治高興叫道。
 
「那『界限街』和現實的『界限街』有甚麼分別?」翠兒好奇地問。
 
「啊!那是…」樂治把他在『界限街』的事情告訴給翠兒。有關老虎吧的表情,當獵人的事情,在界限街所做的夢事件,神秘的青龍書店等,他也一一說出來。
 
 
樂治他們到圖書館逛過後,室外再沒有下雨。天色也隨著黃昏已經變昏暗了。
 
「時間不早了,我要盡快回家了。」翠兒微笑說。
 
(天啊! 我怎會錯過這機會啊?)
樂治緊張地說:「嗯…明天星期六,不如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好嗎?」
 
「看電影?」翠兒帶點驚喜表情。
 
「這是謝謝你一直以來的幫助。」樂治微笑說:「而且,這是我倆的正式約會。」


 


「好啊。」翠兒甜甜地微笑說:「謝謝你,樂治。」說後她轉身離開圖書館大門。
 
「呼…」樂治鬆了一口氣,輕聲說:「人生以來,我還是初次主動約會女孩子…」
 
(沒想到她也喜歡我,太好啦!)
樂治高興地轉身。此刻他想手舞足蹈地跳過馬路呢。
 
「呯!」他一轉身便碰到從圖書館內剛出來的人,這個人手持的幾本圖書也散落在地上。
 
「啊!對不起。」樂治連忙道歉,他帶著尷尬的表情彎下身收拾地上的書籍。
 
當他拾起一本有關九龍街道的介紹書籍時,他想了一下。
(這本書,我之前的『九龍街道的專題報告』和這個有關…那份報告呢?)
 
「抱歉,這本書…」這個人已經收拾好地上的書,只剩下樂治手上這本書。
 
「啊…真的對不起。」樂治把書本交還給這個人。
 
「這本書讓你想到甚麼事情嗎?」這個人輕聲問道。他是一個頭髮較長的青年,灰白的臉上架著粗黑邊框的眼鏡。雖然天氣很熱,但身上還穿上長袖黑色的長袍,內裡是黑色的襯衣,這個男人給人一種有恐怖感覺的黑色打扮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…」樂治微笑說:「我幾個月前曾借過這本書呢。」他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很面熟,他偷看這個男人的臉。
 
黑衣青年咧嘴笑了笑,問:「我臉上有甚麼東西黏著嗎?」
 
「啊!不是。對不起,我只是覺得我們曾在某地方見過面而已。」
 
「嘻。是嗎?」他笑了笑說後便轉身離開。
 
(在哪裡見過他?)
樂治仍想不出來。他決定不再想下去,提著輕快的步伐回家。
 
 
當他回家後,在他的書桌上放有一張卡片。
「咦?這是在『青龍書店』所獲得的卡片。我還以為不見了。」樂治提起卡片看著。這是一張印有「青龍書店」名字的卡片,背後有原字筆端正地寫上地址。
 
媽媽在房門外經過時,說:「啊,這是我今天打掃你的房間時,在床底下發現的。這是書店的折扣卡嗎?」
 
「嗯,算是…」樂治沒有向媽媽多解釋,微笑謝道:「謝謝你,媽媽。」
 
媽媽背靠著房門,溫柔地說:「樂治自從那意外後,你變得乖巧,媽媽很欣慰。只要你身體健康,媽媽便很高興。若果連學習上也能有所作為,我會更高興呢!」
 
「嘻!這是個難題呢。」樂治苦笑說:「我的頭腦一向也不是很好。」
 
「我和你爸爸已經商量好,暑假我們一家人到外國旅行。」媽媽微笑問:「你想到哪裡旅行?」
 
「真的!太好了!」樂治高興得跳起來。
 
「至於要到哪裡旅行,我遲一點到旅行社取一些資料參考。」媽媽微笑說。媽媽帶著愉快的心情離開樂治的房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太好了!」樂治興奮地說:「沒想過今年暑假能夠出外旅行!」
 
        上次的交通意外後,樂治處於昏迷狀態,他的媽媽一直也很傷心難過,整個人也消瘦了,爸爸也為了他的醫療方法四出奔波。當樂治能夠醒來後,他的父母才鬆一口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以前總愛沉迷電玩遊戲,放學回家總會關在自己的房間內,和爸爸媽媽也沒有多說話。但是現在的樂治很珍惜和爸爸媽媽相處的時間。
 
(我還以為不見了,原來連這張卡也跟著我回來。)
樂治看著原子筆所寫的地址,不禁叫道:「嗯?又是界限街?」
「這間書店該不會真的在界限街上營業啊?」他一副不大相信的表情看著手上的卡片。
 
 (若界限街那裡沒有瑪莉蓮和肯特的話,我會如何呢?)
「不知道瑪莉蓮和肯特他們還好嗎?希望他們也能夠早日離開那裡…」樂治想起在界限街時,一直也很照顧他的朋友。
 
「現實中我不用再當獵人,也不用再膽顫心驚,可是…好像缺少了甚麼似的。」樂治望著卡片上的地址。
 
「雖然英豪哥哥他說過回到現實可以到那裡找他,但是…唉…算吧。」樂治隨手把卡片放在電腦螢幕旁,說:「我好不容易才能回來…我不想再和那個世界的事情有所連繫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他開動電腦電源,微笑說:「明天和翠兒看甚麼電影好呢…看看一些網站介紹。不知道她喜歡看甚麼電影呢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不如在網上和她商量吧!」樂治高興地輕哼著。對他來說,近日是他的好日子。
 
在滿佈黑雲的天空,看來大雨快將到臨。媽媽趕忙收拾陽台內的衣服,客廳內的電視機正播放著「天氣報告」。
 
本 港 地 區 今 晚 及 明 日 天 氣 預 測
 
多 雲 , 有 幾 陣 大 雨 。 天 氣 炎 熱 。 氣 溫 介 乎 30 至 33
度 。 吹 清 勁 南 至 東 南 風 。……
 
 
晚上果然下著滂沱大雨,大雨灑著玻璃的聲音。街上並沒有亮起燈光,也看不見行人的蹤影。
 
「咦?」樂治站在大廈的入口附近避雨。
 
(這是夢嗎?) 樂治已懂得意識自己是否在夢境。
 
「好像很久沒有做過這種黑色的夢了。」樂治極力想像一些漂亮的顏色。可是夢境的環境還是那麼昏暗。
 
他穩約看見在不遠處有一個暗黑的人影。
「咦?他是…」那個人慢步撐著黑色雨傘,他是一個頭髮較長的青年,灰白的臉上架著粗黑邊的眼鏡。身上還穿上長袖黑色的長袍,內裡是黑色的襯衣。樂治認出這個青年是他今天在圖書館門前相遇過的人。
 
「很久不見了。高樂治。」他咧嘴微笑說。
 
「你!?」樂治對這個人有點印象,說:「你是…上回讓我回到現實的人?」
 
樂治上回離開界限街時,曾遇見過這位自稱為『公務員』的男子。
 
「哦!你已想起了。」那男子除下眼鏡,說:「我來看看你的生活過得如何。」四周的雨點也停下來,雨點反射微弱的光線,有點像點點微小的燈光。嘈吵的滴答雨聲也停止了,時間彷似停頓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哼!很好啊!」樂治帶點敵意的眼光望著他,他意識到再次遇見這男人,不會有甚麼好事情發生。
 
「你的臉色不錯呢,相信因為那個人的幸運帶給你。」男人把手上的雨傘收下來。他微笑望著樂治。
 
「那個人?」樂治不大明白。
 
「唉呀!」這男人帶點誇張的表情,說:「其實又是你主動要求接受,我沒有想過向你多說明優惠內容,反正每個人也一樣,只會想著自己,不會太介意別人的生命。」
 
「優惠內容?」樂治仍是摸不到頭腦:「別人的生命?」
 
四周環境變成點點燭光,每點雨點也幻化成一支燃燒的蠟燭,剎那間四周變得明亮起來。蠟燭的光有點像會發光的蝴蝶,在黑暗中拍著翅膀。
 
那男人手上抓著一支燃燒中的蠟燭,說:「這是你的生命蠟燭。」
 
「咦?」樂治一臉不可思議。
 
「原本已經是快要熄滅的。」男人用手拍著蠟燭的火光,火光變得飄忽。
 
「噗!」樂治的心抽搐了一下,他緊張地按著胸口,整個人也往後退一步。
(為甚麼會突然痛起來? 感覺好像被刀刺一下般…)
「啊!」樂治緊張地問:「你想說甚麼?」
 
男人冷笑說:「我只是來向你解釋,並沒有惡意。」他手上的蠟燭火光也變得穩定下來。
 
「嗄…解釋?」樂治的身體因為痛楚而冒汗,呼吸不禁加速,他深深呼吸並慢慢調理呼吸的節奏,痛楚的感覺也慢慢退下來。
 
「其實我沒有帶你離開『界限街』的方法。因為那空間不是我所能夠理解的地方。那裡的事情和我無關。」男人說:「我只是向你提供一個優惠而已,但這是限時的優惠,今回到訪,只是想問你是否願意繼續使用優惠。」
 
「繼續使用優惠的條件是甚麼?」樂治不滿地說:「難道又要我回答一些充滿哲學的問題?我的頭腦不好,你找哲學家來問吧!」
 
「NO!NO!」男人微笑說:「這是一個利己的優惠,你並沒有損失。只要答應的話,我會在其他人的生命蠟燭上,拔一小段來幫助你而已。」
 
樂治雙眼瞪得大大,驚訝地說:「我現在是使用別人的生命蠟燭?!」
 
「答對了!」男人雙眼眯著說:「還會附帶那個人的運氣也會帶到你身上呢!可說是雙重優惠呢!對於人類來說,不是一向也喜歡傷害別人,使自己快樂嗎?」
 
「是誰!?」樂治語調較重地問:「我正使用誰人的生命蠟燭?」
 
男人把手上的蠟燭放開,它和其他蠟燭一樣,半飄浮在空氣中。他冷笑說:「這女孩的人緣運也帶給你,你在學校不是變得很受歡迎嗎?你喜歡她那溫柔的樣貌,還有陽光似的笑容,她也喜歡你善良的心,以及沉穩的性格。」
 
(不會是她嘛…)
「她…」樂治腦海內出現一個名字,但他不想相信是這名字。
 
「你稱呼她為『翠兒』呢。」男人笑著說:「她是一個可愛的女孩,和你很合襯呢!你和她之間,你活得時間越長,她的壽命便越短。」
 
「不要啊!!」樂治憤怒叫道:「不可以傷害她!怎可以以她的寶貴生命交給我!!不可以!」
 
男人帶點疑惑的表情,說:「你的意思是…中止優惠?」
 
「無錯啊!」樂治叫道:「我不想因為我自私的活著而傷害任何人!」
 
「其實人類能夠生存,大多是傷害其他人而生存。」男人冷冷地說:「戰爭,不是奪取別人的生命而獲得生活嗎?真不明白你們人類為甚麼總是那麼煩惱…你不用太介意啊。」
 
「不要啊!」樂治叫道:「我不要這種優惠!」
 
「好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…你可別後悔。」男人閉上眼,雙手輕拍了一下,四周原本光亮的蠟燭再次變回昏暗的雨點,嘈吵的雨聲,昏暗的街上亦看不見任何人的蹤影。
 
樂治目定口呆地跪倒在地上,臉色變得一片慘白。
 
「為甚麼啊…」他輕聲地說著:「不要傷害她…」眼角湧出如雨點般大的淚水。
 
在漆黑之中,內心充滿悲傷的吶喊,又有誰會聽到。
 
 
 
    第一章    嗯?又是界限街? 完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等了好久終於出界限街2了呢...
原來那優惠是那樣子的,若沒有那優惠高樂治便回不來了...
結論是以後別聽推銷員的話?(遭毆)
不知道高樂治會怎麼做呢?
[版主回覆12/13/2009 17:43:00]老套對白:請看下回分解。^_^
安安 2009/12/13(Sun)16:00:00 EDIT
無題
看了界限街2 讓人感到緊張刺激 沒想到班長翠兒生命在減短
(跟可美特說:安安~~&nbsp; 好久不見^^)
薇薇 2009/12/13(Sun)17:14:00 EDIT
無題
好好看
加油!
覺得樂治好慘......那個黑衣人是死神吧.....
[版主回覆12/13/2009 17:44:00]謝謝!^_^
Jimmy 2009/12/13(Sun)17:41:00 EDIT
無題
到圖書館那邊我才想起來樂治還把報告放在界限街上。
看最後幾句的描述,樂治又到界限街上了@@
樂治的月光劍該不會還在床頭上吧!
[版主回覆12/14/2009 20:42:00]若他不返回界限街,又怎會有這故事呢。^_^
SAMXD 2009/12/13(Sun)20:44:00 EDIT
無題
很不錯的原創小說,等待您更新啊!加油!
[版主回覆12/16/2009 20:08:00]謝謝!^_^
墮天使是魔鬼 2009/12/15(Tue)23:32:00 EDIT
無題
沒想到叮叮姐會再出界限街,有點嚇到了耶! 內容很精采唷! 還有,我懶的看界限街2… 所以拖了很久才看耶…
[版主回覆12/26/2009 19:55:00]這是延續之前的故事。
如意 2009/12/26(Sat)17:42:00 EDIT
[10]  [11]  [12]  [13]  [14]  [15]  [16]  [17]  [18]  [19]  [20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