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5  2017/06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   07 >>


2017/06/27 (Tue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9/03/07 (Sat)                  終 章 真的可以做到!

 

終   章          真的可以做到!       

雙層巴士仍在行駛中,在搖晃又狹窄的下層車廂內,樂治正和一個擁有猴子面孔的魔物對伺中。
 
(錯了,『齊天大聖孫悟空』才不會出現在這裡。而且還會聲稱吃掉人。)
(他是魔物…)
(以前我總是有其他人在旁幫忙,可是今回的戰鬥只有我一個人…)
「我不可以放棄!」樂治舉起長劍,一副緊張的樣子,面對著魔物,他已不再像以前般害怕。
 
(不要害怕!我是可以的!)


拍手[0回]



 
在狹小的巴士車廂內,拿著長棍的魔物,被車廂內的扶手阻擋,不能好好揮舞長棍,只能以刺的方式向樂治攻擊。樂治把握這點,盡量避開牠的攻擊。
 
行駛中的巴士,有時會因為路面不平,而有較大的起伏。有時會讓人失去重心。
 
「呀!」樂治的背面被猴面魔物的棍擊中。若不是背上的書包擋了一下,相信這攻擊會傷及身體。
 
猴面魔物繼續進逼,樂治利用椅子座位掩護下半身,他用上半身的力揮劍砍下猴面魔物的盔甲。
 
「吱…」猴面魔物叫了一聲後,使勁地把棍擊向樂治的胸膛。
 
「嗚…」樂治身體彈向車廂最後排的椅子上。
(不行…我太差勁…) 樂治左手按著被擊中的胸腔上。
 
「麒麟…你可以來幫我嗎?」樂治輕聲說。
 
放在胸膛上的手掌發出光茫,一股暖流從內心深處湧出體外,光芒使人睜不開雙眼。
 
(這感覺是…麒麟!!)
當光茫減退後,在樂治面前站著一個頭上有銀白色的頭盔,在中間長有一隻角,頭盔外露出五彩的毛髮,身穿銀白色的盔甲,身型修長,尾巴長得像牛,手上持有一把七色大刀的心獸。
 
「麒麟!真的可以做到!」樂治興奮地叫道。
 
猴面魔物並沒有因為突然在牠前面出現的新敵人而驚訝,牠反而揮動手上的棍,往麒麟身上攻擊。
 
麒麟身體向前微彎曲,避過攻擊後作出快速反擊,一下子把猴面魔物的身體和車廂內的幾支鐵柱扶手斬斷幾段了。情況如同上回般快捷,同樣是樂治還未看清楚發生甚麼事的時候,事情已經解決了。猴面魔物倒地後像煙般在車廂地板上消失。
 
(很厲害啊!)
        「謝謝你!麒麟!!」樂治跑到麒麟身後,從後緊緊抱著麒麟的腰。
 
        麒麟微彎著腰,屈曲右手撫摸著樂治的頭髮。樂治並沒有看到牠的表情,但他內心有股安心的感覺。
 
        (心獸是可靠的朋友…謝謝你!)樂治滿心感激。
        不久麒麟便慢慢消失在車廂內。
 
 
雙層巴士並沒有因為猴面魔物的消失而停駛,巴士仍在黑暗中往前行駛。
 
(這巴士究竟會駛到哪裡啊?)
樂治往車頭的架駛席。巴士仍在繼續無人駕駛下,快速往前走。
 
車窗外的景色不是界限街的景色,只有一片漆黑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天啊!我一向也不喜歡玩賽車遊戲啊!我不懂得駕駛啊!」樂治驚叫著:「我要如何使巴士停下來?」
 
        (這巴士上還有其他乘客嗎?)
        樂治扶著扶手往巴士上層,巴士上層只有一個穿黑衣的男人坐在較後的位置。他是一個頭髮較長的青年,灰白的臉上帶著一絲高傲笑容的人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樂治覺得這個男人很面熟。
        (在哪裡見過他?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剛才的戰鬥還不錯。」那男人冷冷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(對了!是夢裡那個人?)
        樂治驚訝地問:「難道你是之前…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男人慢慢站起來,他那一身黑色長外套打扮,和樂治夢中曾見過的人一模一樣。雙手收在外套的口袋裡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對於界限街內的你很感興趣。」他的樣子看起來有點鬼魅。
 
「是你把我帶來界限街?」樂治驚訝著。

「不,你只是突如期來到訪。我沒有邀請你來。而且這裡我也不常到訪。」他冷笑了一下,說:「對了,我們見過面了,你也許不記得。但我卻對你很有印象,因為你是那麼有趣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見過面?在哪裡?)
        樂治想不到哪裡曾經見過他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當你初次來到界限街時,不是主動找我談話嗎?」他慢慢從口袋裡伸出雙手,並交纏在胸前。
 
樂治腦海內出現一個推著沒有貨物手推車的男人模樣,樣子方面已不記得了。
 
「難道是…」樂治緊張地盯著面前那男人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已想到嗎?」他笑了笑說:「我對你裡面的那種東西很有興趣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麒麟?」樂治戰抖地說:「原來你也是魔物!」他從腰間拔出月光劍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NO. NO.」那男人冷笑說:「不是說過不要以刀劍指著別人說話嗎?那是一件無禮貌的事情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是魔物,若我要傷害你,即使是你的心獸也躲不了。」他冷冷地說:「嘻!我是盡忠職守,服務群眾的公務員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公務員?!」樂治驚訝地說:「別和我開玩笑了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負責每個人生必定會做的事情的公務員。」他幽幽地說:「你遲早會明白的。你可否有禮貌一點,不要用劍指向我好嗎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」樂治鬆開緊握手上的劍,他亦明白眼前這個人,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。並把劍收回入劍鞘內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是想知道這輛巴士會帶你到甚麼地方嗎?」他幽幽地說:「不是每一條路也是大直路,這輛沒有車長駕駛的巴士,是不會轉彎的。要是發生甚麼意外的話,我可不負責任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那麼要如何停下來啊!?」樂治驚叫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他冷冷地問:「你的答案呢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答案?」樂治想起夢中的問題,輕聲說:「人到底為甚麼而生存?
沒有死亡的生存又代表甚麼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還記得呢…」他輕咧嘴笑了一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為甚麼要我回答這些事?我的頭腦又不是特別聰明!」樂治不滿地叫道:「你找其他人解答吧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!你的答案會較有趣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(到底他在打甚麼主意?)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樂治不滿地盯著那男人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回答的話,巴士是不會停下來。」那男人冷冷地說。他一副事不關己似的模樣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可惡!」   
(該如何回答?我又不是哲學家!)
樂治一副緊張的臉。
 
「人到底為甚麼而生存?難道是為了消耗地球資源而生存?」他冷冷地問。
 
(這問題比老師的問題還要複雜啊…)
樂治苦思著。
 
「你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?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圍繞著你一個人啊!」瑪莉蓮曾經這樣責罵過…
 
「嗯…」樂治低下頭輕聲說:「以前,我總是覺得是繞著我跑,甚麼事情也只從我方向想著。」
 
「但是我認為這個世界不是屬於某個體或某種族,這是一個互相倚賴的世界。人是為了這個世界而生!每個人也有他存在的價值,也有影響他人的價值!」樂治慢慢抬起頭,說:「雖然地球資源是被人類所消耗,但那些資源只是轉化為其他東西,當中並沒有浪費或不浪費,能量仍然存在地球內。」
 
那男人冷冷地笑說:「那麼一直以來,人類也追求長生不死,沒有死亡的生存又代表甚麼?」
 
樂治想了一下,說:「事實上到現在仍未有人真正長生不老,所以我不清楚那是甚麼想法。大概是追求『永遠』的心態。當滿足於現狀,便想一直保留,直到永遠…」
 
「是因為人類害怕死亡嗎?」
 
「每個人也會害怕呢。因為死後不知往那裡了…像遊戲GAME OVER般,不是每個人也想看見的結局。」
 
那男人滿意地微笑說:「那麼你呢?你想『永遠』嗎?」
 
「咦?」
 
「永遠像現在的樣子,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。在這『界限街』內,你可以一直是這樣子,做你喜歡的事情。這裡是沒有『時間流逝』。」
 
「那是甚麼意思?」樂治驚訝地盯著那男人。
 
「現實中的界限街是甚麼,我不清楚。這裡卻是陰陽的分界線,虛幻與現實的分界線。」那男人慢慢走近樂治身旁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陰陽…虛幻和現實?!」樂治指著自己的胸口,驚叫道:「嗯!你的意思是我真的已經『死了』嗎?」
 
那男人像煙般,繞過樂治的身體。
 
「嗯?!」樂治緊張地轉身,那男人已走到樂治剛上來的樓梯附近。
 
他笑了笑,說:「簡單來說,這裡還未到地獄靈界陰間,但也不屬於陽間現實。你還未『死了』,只是精神意識上離開了本來的『家』而已。」
 


「家?」樂治驚訝著。
 


「好了,你的答案我很滿意。」他拉著車廂內的扶手,說:「巴士將急緊停駛啊!請緊握扶手。Please hold the handrail!」
 
「啊!?」巴士突然像垂直往下衝般,急速向前衝,樂治整個人也往前衝並跌倒地上。他立刻抓緊座位。巴士車頭的猛烈撞擊聲音,車廂玻璃窗碎裂的聲音,車廂猛烈搖晃,完全轟動得難以形容。
 
(天啊!今回又是甚麼事啊!)
樂治抓緊椅子的腳。
 
周圍環境也變得寧靜。
(已經完了嗎?)
「滴答…」
(咦?這聲音…)
「滴答…適答……」
(是手錶的聲音!)
樂治慢慢爬起來。看看戴在右手的手錶。原本已經停在六時五十五分的手錶,秒針再次走動。
 
「手錶沒有壞了!?」樂治望望車窗外的環境,車窗外是有煙霞,不大清楚看出外面是甚麼地方。
 
「我到了甚麼地方?」
上層車廂內,座位和地上滿是玻璃碎片,部份座位因為剛才的撞擊搖晃而脫落。
 
「那個人呢?」樂治快步往樓梯方向走,並沒有發現任何人。他往下層走,下層車廂和上層一樣,滿是玻璃碎片,加上樂治和猴面魔物戰鬥過的痕跡,場面一片凌亂。
 
「咦?」他看見車長位置,身後座位有一個低下頭的男學生。
 
(咦?甚麼時候有其他人?)
他走近輕拍一下那男學生,輕叫道:「喂…你…」那男學生向前倒向樂治身上。樂治輕抱著他。
 
「啊!你有沒有事?」樂治緊張叫道,當他看清楚那男學生的樣子時,不禁嚇了一跳。
 
「嘩!」樂治的手立刻放開雙手,身體往後退。那個男學生亦跟隨倒在地上。
 
(怎…怎會是我自己?!)
(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啊?)
樂治不敢相信眼前那個倒地的男學生是他本人。
 
「難道這個便是我的實體?」樂治驚訝地說:「之前說過甚麼…精神意識,難道我現在是靈體?可是我該如何返回身體啊?」
 
樂治走近自己的身體,輕扶著他,拍著他的臉,叫道:「喂!快醒吧!高樂治,你快醒來吧!」
 
他繼續搖晃著倒地的另一個自己身體,那個身體的額頭流著血,口角也滲著血痕。樂治為另一個自己擦著血,緊張地叫道:「你快醒來吧!我不懂得如何為你急救啊!」
 
樂治用手摸著那個身體的胸膛,還感覺到心臟仍有很微弱的跳動。
「天啊!該如何辦啊?」他站起來,說:「要盡快找別人來幫忙!」剛才的巴士碰撞,讓靠近車頭的上車車門扭曲,他從那裡跑到外面。
 
「誰也可以!請快來救我!」樂治在白茫茫的路上邊往前跑邊叫道。
 
「真的…誰也可以?」一把熟悉帶點幽幽的男人聲音從後傳來。
 
「你!?」樂治轉身,那個全身黑色打扮的男人再次出現他面前。
 
「你不是說過我答了問題後讓我離開嗎?」樂治走近憤怒地叫道。
 
「我只說過是讓巴士停駛,沒有說過讓你離開。」那男人冷冷地說:「而且能否離開這裡是視乎你自己,不是我能力可以做到。」
 
「我自己?」樂治雙眼瞪得大大。
 
「我不是掌管『命運』,已經發生了的事實我可不能扭轉。」那男人一副冷冰冰的表情,說:「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。」
 
「機會?」
 
「若能夠再一次生存的話,你會如何?」
 
「再一次?」樂治腦海一片空白。
 
「雖然我是公務員,但我也會提出優惠。」他冷笑了一下:「這是『限時優惠』啊!」
 
(我不能管其他事情了,只要…)
「請…」樂治迷迷糊糊地輕聲說。
眼前的環境開始像電視接受不清晰,變得花白…慢慢昏暗著。
 
 
界限街內,瑪莉蓮正在收拾樂治曾經居住過的房間。
 
「唉啊!」瑪莉蓮在書桌前收拾東西,叫道:「肯特!你怎會忘記把這東西交給樂治?」
 
「甚麼事啊?」肯特走到房間的門旁邊。
 
「這個啊!」瑪莉蓮拿著樂治所寫的有關『九龍界限街的專題報告』。
       
肯特冷冷地說:「當時時間緊迫,怎會有時間再四處搜查!」
 
瑪莉蓮翻看著樂治所寫的報告,微笑說:「還不錯呢。也許這個又可以成為另一個傳說。」
 
肯特淡淡地說:「傳說…我還以為可以再次看見那漂亮的心獸…」
 
瑪莉蓮微笑說:「他很厲害,看著他成長那麼快,真的有點吃驚。」   
「唔…」   
 
「嘻!」瑪莉蓮笑了笑,說:「今晚你又再次變回只有自己一個人了,要加把勁啊!」
 
肯特微笑說:「我任何時候也是認真的!」
 
「好了,我們走吧。」瑪莉蓮拍著肯特的背,離開樂治曾經居住過的住宅單位。大門慢慢關上。
 
這個單位再次變成無人居住的單位,衣櫃內有樂治穿著過的校服。在書桌上有他所寫的『界限街的專題報告書』。
 
 
(界限街…)
 
「起來啊,高樂治。」一把溫柔的聲音叫道。
 
(是誰叫我啊?這是一直叫喚我的聲音。)
樂治慢慢張開雙眼。
 
白色的天花板,有點消毒藥水的氣味。他躺在床上,在旁邊有一個模糊的人影。
 
(是誰啊?)
 
「啊!他醒了啊!」一把少女的聲音高興叫道。
 
「樂治!」另一邊有人走近,樂治認出這聲音:「媽媽?」
 
「太好了!」媽媽高興得哭起來:「太好了!要找醫生來看看啊!」母親提起急速的腳步離開了。
 
(這是夢,還是現實?)
樂治有點疲倦地想著。
 
當眼睛慢慢適應了四周環境的光線,他已能確認自己是在醫院。但是他仍未看清楚在旁邊那少女是誰。
 
(對了,我沒有架上眼鏡…)
「我…」他想伸出雙手,但身體的感覺好像不能協調。
 
「是…你的眼鏡。」那少女為他架起眼鏡。雖然眼鏡上有玻璃裂痕,但總算能夠看到眼前的東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謝…」樂治驚訝叫道:「班…班長?!」
        (我一直所聽到的聲音,原來是班長…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高樂治,該是我向你說謝謝。」班長帶著歉意的表情說:「全因為你用身體保護我,我才沒有在車禍中受傷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車禍?」樂治想不起發生過甚麼事情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記得嗎?我們同坐的巴士因失控發生交通意外。」班長解釋著事件:「你已昏迷了好幾天了。醫生亦說過你的情況不大樂觀。幸好你終於也能夠醒來,太好了!」班長微笑說:「謝謝你,高樂治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原來班長沒有到過『界限街』…太好了…)
        樂治微笑說:「你平安無事便好了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!」班長的臉紅透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我不可能改變這個世界,但是我仍會老老實實地生活下去。我不可能改變別人對我的想法,但是人與人之間相處是一種緣份,是值得花時間加深了解。)
        (即使是特別的人以外…)
        「對了…班長。」樂治輕聲問:「我可以稱呼你的名字嗎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
 
        終   章          真的可以做到! 完
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[11]  [12]  [13]  [14]  [15]  [16]  [17]  [18]  [19]  [20]  [22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