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9  2017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

2017/10/23 (Mon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8/12/28 (Sun)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 在哪裡啊?青龍書店。

 
第二章      在哪裡啊?青龍書店。
       

「起來啊,高樂治。」一把溫柔的聲音叫道。


(是誰叫我啊?)
 
鬧鐘的鈴聲響著。
樂治張開眼睛,見媽媽把已燙過的校服掛在房間的牆上掛勾。
 
「媽媽?剛才的聲音是你嗎?」樂治有點疑惑,因為那是輕柔的女聲,不像是媽媽的聲音。
 
「聲音?剛才只有鬧鐘在響著。」媽媽拍著樂治的頭說:「你還不起來的話,便會遲到了。」
 
(果然是夢…太好了!) 樂治不禁暗自高興著。他伸手在床旁拿起眼睛架上。看看床旁的鬧鐘,是5:15分。


拍手[0回]



 
(咦?怎麼我的房間變得紅紅綠綠?) 窗外的霓虹燈把房間也映得紅紅綠綠。樂治往房間內看。
 
(奇怪了…我的房間窗外怎會有大招牌?這房間甚麼時候變成那麼簡潔?書架上的漫畫和小說呢?書桌上的機械人模型和電腦呢?還有我常玩的電玩遊戲機呢?怎會不見了?這間並不是我的房間…這間是…)
 
「媽媽!」樂治驚慌地走著,媽媽轉身說:「別一早大吵大鬧,小心把他們吵醒啊。」
 
「這裡怎會是夢中那『界限街』那房間啊?」樂治驚叫道。
 
「已經說過不要大吵大鬧了!」媽媽憤怒地轉身,一雙紅色的眼睛憤怒地注視著樂治。身體開始長出長長的灰黑毛,並長高變大,鼻子也越來越尖,身上長出灰鐵色的盔甲,耳朵也往頭上生長得又大又尖的老鼠耳。
 
「嘩!是那魔物!?」樂治驚叫道。他慌忙後退回房間內。(媽媽怎會變成那魔物啊?!)
 
「吱…我要把你這煩氣孩子吃下肚…!」黑色大老鼠說著。
 
「可惡啊!快走開啊!」樂治抓起睡床旁的手槍,指向那大老鼠。可是他怕得手也震起來,全身也冒著緊張的汗水,連拉機板也不會。
 
「卡、卡」槍彈總是射不出來?
 
「到底要如何開槍啊?」他望著槍口也摸不明白。
 
大老鼠要撲向他身上,他彎下身子,雙手按著胸口,驚叫道:「救命啊!甚麼也好!快來救我啊!」胸前出現一團和暖的光,慢慢擴大,已看不到大老鼠和周圍的環境。
 
 
「啊!」樂治反射地彈起來。「嗄、嗄」他喘著氣,他環望四周,他仍在『界限街』那房子內,窗外已顯出日光,紅紅綠綠的霓虹招牌已沒有亮起來。他在房間的床上坐起來。
 
(咦?我還生存著?)樂治的右手緊握拳頭放在胸前。
 
(剛剛…到底那一個才是夢?)樂治呼著氣,他放開緊握的手。
 
昨夜他疲倦得連衣服也沒有換便爬上床上休息,左手托一下眼鏡,右手輕抹著臉上的汗水。
 
「這裡才是真實?!」樂治仍對自己的狀態不大了解,但心情總算平伏起來。
 
雖然衣櫃內有一些不大合身的衣服,但樂治洗澡過後也換上這些衣服。
 
他換上白色印花長袖襯衫,較長的衣袖也只好摺起來,同樣把較長的牛仔褲管摺起來。他望望鏡內的自己,經過昨天的事件後,整個人也變得沒有朝氣似的,眼窩也變深了。
 
屋內並沒有時鐘,樂治的手錶,亦在昨天開始壞了。
(到底現在是甚麼時間?這個世界沒有時鐘嗎?)
他按遙控,開啟電視看看,希望能從中看見報時或和時間有關的資訊。看了一段時間,也看不到有所顯示。
 
「為甚麼這裡沒有時鐘?難道這世界是不需要顯示時間?」
樂治打開書包,把專題報告放在書桌前,喃喃地說:「『界限街』…沒想到我會走到這條另類『界限街』…。我是因為寫上這篇文章,才會到這裡嗎?文章內會給我啟示可以如何離開嗎?」他看了幾回仍是摸不著頭腦。
 
「天啊!我這個笨笨的腦袋,根本想不到好主意。而且這專題報告是我自己寫的,又怎會不明白自己寫甚麼…」樂治把專題報告放回書桌前。
 
(到底我為甚麼會來到這裡?)
「啊!很煩惱啊!不如到老虎吧內找瑪莉蓮了解一下這世界。」樂治穿上鞋子出門。
 
 
「咦?是你啊。」樂治推開『老虎吧』的門,瑪莉蓮微笑說:「昨夜睡得還好嗎?」『老虎吧』已經打徉,瑪莉蓮正在收拾東西。
 
「早安,瑪莉蓮。」樂治走近櫃檯,說:「我還以為醒來會回到真實世界,可是我仍在這世界。」
 
瑪莉蓮笑了笑:「甚麼真實世界?這裡是真實呢。在這條街上,不是有不少人生活嗎?你那麼想知道其他世界的話,可能有些前輩會較清楚這裡。」
 
「前輩?!有人會知道嗎?」樂治追問著:「他在哪裡啊?」
 
「我也不知道,大概那些還記得名字的人,會較清楚這裡,和『司馬英豪』一樣,精神力很強的人。」瑪莉蓮說:「也許你也可以成為傳說呢。」
 
(甚麼傳說…我不是大英雄…我又不清楚這裡…)
樂治有點納悶。
 
「啊,瑪莉蓮,你沒有想過,為甚麼會來到這裡或是要離開嗎?」樂治說:「這裡有可怕的魔物呢。」
 
「離開?這裡大多數人連名字也不記得,沒有想過從何而來,或是可以到哪裡去。」瑪莉蓮說:「這裡還不錯,不用擔心其他事情,只要喜歡,可以打開舊店舖,一嘗當老闆的經驗呢。」
 
「咦?這『老虎吧』也是舊店舖?」
 
「是啊!我到來後,便喜歡這店舖,於是便打開門在這裡做生意。」瑪莉蓮說:「沒有想過『為甚麼』。隨心所想…魔物方面雖然恐怖,但這裡有一群人喜歡以獵殺魔物為生活呢。」
 
「像『肯特』般?」
 
「無錯,他們可以說是這『界限街』的警察。」瑪莉蓮微笑說:「聽聞這條街還有很多古怪傳聞,如:『無限迷宮』、『神秘長廊』等,多得你可以出書寫好幾個冒險故事啊,若你想知道可以慢慢探險呢。」
 
「不過,你最好先擁有和『肯特』一樣的身手,這樣才能保平安呢。」瑪莉蓮嚴肅的表情說。
 
(這麼說來…這條街上的很多事情,瑪莉蓮也不知道…)樂治有點失望。
 
瑪莉蓮指著樂治的頭,說:「你別想太多事情,在這裡做你喜歡的事情吧。」
 
「唔…看來『青龍書店』的『司馬英豪』會知道一些事情。」樂治說:「我想找他問問。」
 
「嗯?你想到『青龍書店』?」瑪莉蓮有點高興地說:「我和你一起去吧!也許會找到這神秘商店。」
 
「好啊。」
(嗯…其實你想見帥氣的大哥哥。)樂治笑了笑。
 
 
瑪莉蓮收拾好東西後,便高興地和樂治一起往上坡路走。走過好幾個街角後,仍未看見「青龍書店」的招牌。
 
「在哪裡啊?青龍書店。」瑪莉蓮有點喘氣地問。
 
「昨天我記得從『青龍書店』那裡往下坡走一會,便到『老虎吧』。」樂治回憶著說:「相信還不會很遙遠。」
 
「可是我們走了很久…」瑪莉蓮有點喘氣地說:「聽聞『青龍書店』的位置,也是這條街的古怪傳聞之一。」
 
「古怪傳聞?﹂
 
「是啊,這是一間神秘的商店,不會在固定地方出現。」瑪莉蓮苦笑說:「果然不是那麼簡單能夠遇上呢。」
 
「嗯?你為甚麼不早一點告訴我?」
 
「我還以為你的精神力強得可以隨時找到嘛,所以好奇跟著你來。」瑪莉蓮苦笑說:「看來也不是那麼容易。」
 
樂治往四周探望,他記得昨天大概是這位置附近遇上。
(奇怪了,我還記得在自動售賣汽水機附近…)
 
「咦?」樂治指著街道的對面,說:「在對面啊。」
 
「對面?」瑪莉蓮也往樂治所指的地方看。青龍書店的招牌下方是書店的門。
 
「不過,怎會在街的對面?之前還…」樂治有點摸不著頭腦。他橫過街中間的馬路,繞過工程用的推土車,越過彎曲的交通燈,馬路上的雜物,到『青龍書店』的店舖前。
 
樂治推開店門,悠揚的輕音樂傳出,和昨天一樣。但是櫃檯附近並不見『司馬英豪』。
 
「咦?」樂治往四周望,一個紅髮少年在盯著他和瑪莉蓮。
 
「嗯,歡迎啊。」紅髮少年微笑說。
 
他看來和樂治是差不多年紀,比樂治高一點,有點帥氣的臉,加上像火一樣的紅色頭髮,有著灰色帶點藍色的瞳孔。身上穿著白色長袖襯衫,袖子上的黑色長條裝飾和黑色的牛仔褲很相襯,他打量了樂治和瑪莉蓮一下,說:「沒想到會有客人呢。」
 
瑪莉蓮有點失望地說:「咦?不見司馬英豪這位帥哥呢?」
 
(果然為了帥哥…)樂治苦笑一下。
 
「很抱歉,英豪哥哥並不在。」紅髮少年很有禮貌地回答道。
 
「看來青龍書店是帥哥聚集地呢,你也很帥氣呢!」瑪莉蓮笑著說:「你看來不像是中國人。」
 
「我爸爸是中國人,媽媽是英國人。」紅髮少年微笑說:「對了,你們找他有事嗎?」
 
「是啊,昨天我曾來過這裡,我有很多問題想問問他。」樂治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也知道一些事情,你們可以問我。」紅髮少年微笑說:「啊,我叫『敖子健』。你可稱呼我為『K.O.』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K.O.?」瑪莉蓮驚訝地說:「難道你喜歡拳擊?」還舉起一般拳擊時的手勢。
 
        K.O.笑了笑說:「因為我的英文名是 KEN OH,所以很多同學也稱呼我為『K.O.』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你好,K.O.,我姓『高』叫『樂治』。」樂治微笑說。
 
「你好,我是他的朋友,叫『瑪莉蓮』。」瑪莉蓮微笑說。
 
「你們有甚麼問題呢?」K.O.微笑問。
 
「我想知道如何才能離開這個世界?」樂治說:「我想回家。我想返回現實世界!」
 
K.O.帶點驚訝的表情望著樂治,說:「其實這『界限街』也是現實世界的一部份,只是大多數人也不能走進這個地方。雖然有『門』可以來這裡,但以你的情況來看,即使你可透過『門』離開這裡,也不代表你可返回你原來的身體。」
 
「你的意思是…我現在是幽靈?」樂治嚇了一跳。
 
「是精神體。」K.O.說:「你已比其他人的精神力較強了,所以還有記憶。或許是因為你的心獸也很強的關係。」
 
(甚麼?精神體?)
(那麼…)
(我已經死了嗎?我現在是幽靈?!)
樂治搖著頭說:「我不明白啊!我已經死了嗎?」
 
K.O. 說:「還算不上死了,只是你的精神離開了肉體。」
 
樂治緊張地叫道:「怎會這樣的?!到底我該如何離開這裡?你口中的心獸可以幫助我嗎?」
 
K.O.微笑說:「其實要靠你本身尋找這裡的路。簡單來說,你是如何到這裡,你便要用同樣方法回去。這樣才能保証可返回你想到的地方。」
 
「嗯?你的意思是…我是乘巴士來,我便需要找回程的巴士?」樂治說:「可是哪裡有巴士啊?」
 
「我很少見有交通工具在『界限街』的馬路上走。」瑪莉蓮說。
 
K.O.淡淡地說:「這個要看你的緣份了。不過時間一久,甚麼也不記得後,你便不會離開這裡,成為真正住在這裡的居民。」
 
(天啊!我該如何辦?)
「啊?!」樂治驚叫道:「我還想回家啊。」
 
K.O.有點難過的表情,說:「很抱歉!我已把我所知道的告訴給你,可是我也沒有能力幫助你。」
 
瑪莉蓮好奇地問:「咦?你怎會知道那麼清楚?」
 
「因為我是…」
 
這時有人從店內的後居室走出來,一個額頭纏著白色頭巾的少年大叫道:「嗯?!K.O.你已來了!」他見有客人在書店內,有點驚訝地說:「咦?怎會有客人?」
 
「他們是有緣人。」K.O.轉身說。
 
那少年走近,看來和樂治差不多年紀,但比較矮一點。紅色的帥氣外套內是白色襯衫,藍色牛仔褲,一副懷疑的表情打量著樂治和瑪莉蓮。
 
「他是『高樂治』,她是『瑪莉蓮』。」K.O.介紹道:「樂治的精神力還不差呢。他們來這裡問問有關這『界限街』的事情。」
 
(咦?)
「你好…」樂治向那少年點頭。
 
「嗯…」那少年也輕點頭。
 
「他是我的朋友『雲天翔』。」K.O.介紹說。
 
「文天祥?」樂治驚訝叫道:「是著名『長恨歌』的作者嗎?」
 
「『文天祥』的作品是『正氣歌』,不是『長恨歌』。你的中文水平真差勁!」那少年不滿地說。
 
「唔…我的中文成績一向也不好…」樂治咕嚕著。
 
「我是姓『雲』,天上白雲的『雲』,天空的『天』,飛翔的『翔』。為甚麼別人總是把我和那個『文天祥』拉上關係。」
 
「嘻嘻!因為音節差不多嘛。」瑪莉蓮笑著說:「而且那是名人呢!」
 
「我覺得很像武俠小說的主角名字。」樂治說:「很帥啊!」
 
「嗯?武俠小說?」雲天翔有點驚訝。
 
K.O. 微笑說:「嘻!你們別介意,阿翔他的語氣一向如此。」
 
「喂,K.O.,已經黃昏,我們要準備練習。」阿翔有點不耐煩地說。
 
「黃昏?!」樂治奇怪地說:「天色不是還很早嗎?」
 
「你轉身看看吧!」阿翔說:「落日的陽光已照進店內。」黃昏太陽光透過店兩旁的玻璃照進店內。
 
「瑪莉蓮,我們已走了那麼久嗎?」樂治望著瑪莉蓮問。
 
「是啊,你自己不覺得嗎?」瑪莉蓮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著。
 
樂治看看戴在右手的手錶,手錶仍是壞了。
 
阿翔幽幽地說:「不用看了,這裡是沒有時鐘。」
 
「啊!」樂治驚訝地說:「難怪我在這裡並沒有見過時鐘。可是沒有時鐘,又怎樣生活啊?」
 
「為甚麼會認為沒有時鐘便不能生活?」阿翔說:「時鐘是人類發明的東西,即使沒有這東西,時間仍會流動。既然這『界限街』認為無論如何時間是會流逝,又為甚麼要『看』著這它流逝呢?」
 
「可是…沒有時鐘,不會覺得怪嗎?」樂治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以前的人,也是沒有時鐘,但他們卻懂得起床和生活。只要有太陽和月亮,已能夠知道作息的時候。其他動物不是也不會看時鐘嗎?但牠們也懂得日子和時候,大概這是動物的本能。當人類越來越依賴其他東西,很多動物本能已失去了。」阿翔解說道:「其實人類初出生的第六感和精神力是很強,但漸漸被環境所影響,這些能力也變弱了。」
 
K.O.微笑說:「阿翔還真會解釋。」
 
阿翔不滿地盯了K.O.一下,仿佛說這些你也知道的事實。
 
「很厲害啊,你比我小,卻知道那麼多…」樂治一副神奇的表情。
 
「我比你小?!誰說的!」阿翔不滿地說:「我已中二了!別以為比我長得高便一副高年級的樣子。」
 
「中二?!我也是啊!」樂治驚訝說。
 
K.O.笑了笑說:「嘻!原來你們兩個是同年級。阿翔一直很介意自己的高度。」
 
「喂!K.O.,你只是高我一年級而已!別忘記我的攻擊力比你強。」阿翔的不滿上昇中。
 
「好了,你們不是在討論事情嗎?」瑪莉蓮說:「我們不是來這裡看你們吵架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阿翔沒有再說下去,K.O.微笑問:「你們還有其他問題嗎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」樂治想了一下,左手放在胸膛前,問:「心獸呢?我的心獸是甚麼?」
 
        K.O.微笑說:「在這裡每個人也可召喚內心的『心靈怪獸』出來幫忙,每種心獸也有其特點。」K.O. 想了一會說:「你的心獸是甚麼,我也不清楚。只要知道牠的名字,你便可以召喚牠出來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名字?我怎會知道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名字在你的內心深處,當覺醒時候到來,你便會自然會知道。」K.O.說:「不用急,慢慢來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我也可以嗎?」瑪莉蓮舉手高興地問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無錯,這是『界限街』的神秘力量之一。」K.O.微笑說:「這條街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,所以才吸引我們來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,問:「咦?你們是刻意來這裡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無錯啊!這是很好的修練地方。」阿翔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空間有很多謎,很有研究價值。」K.O.微笑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那麼你們也帶我離開這裡!」樂治拉著K.O.的手叫著:「我很想回家啊!」
 
        K.O.輕拍樂治的肩,說:「很抱歉!我已說過了,你不是透過『門』來到這裡,你是不能使用『門』離開,所以只可使用你來到這地方的方法回家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…」瑪莉蓮有點可惜的表情望向樂治。
 
        (為甚麼不可以?剛剛雲天翔是從裡面走出來,青龍書店裡面一定有離開的門!)樂治一個箭步跑進後居室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等等啊!」K.O.叫道。阿翔趕緊追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在後居室內,樂治拉開其中一扇門,正想往裡面跑時,身體被無形的東西彈開倒地。
 
        (那是…)
樂治看見房內的空間是一間暗黑的房間,窗外透著昏暗月亮的光。
 
        阿翔憤怒地抓起倒地的樂治,叫道:「你瘋了嗎?怎會在人家地方亂跑!」你胡來的話,這裡是很危險的!你真會添麻煩啊!」並一拳打向樂治的身體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K.O.和瑪莉蓮趕到。K.O.叫道:「停手!阿翔!」阿翔才放開抓著樂治的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!」瑪莉蓮走近樂治身旁說:「你有沒有事啊?怎會突然亂跑啊?」
 
        (那是…真實的世界?為甚麼我不能走進去?)
「咳!」樂治目不轉睛地望著門的另一面。
 
        K.O.立刻把門關上,帶點緊張的語調說:「你現在已知道,這是不能使用的方法。我明白你的煩惱,但看來仍未是時機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可以怎樣啊?難道窩在房裡等待命運降臨?」樂治坐在地上哭叫道:「我寧願和其他居民一樣失去記憶,這樣還安心留在這裡啊!嗚…我根本不是甚麼強者…又沒有一技之長,為甚麼我要當遊戲故事的主角…嗚…」一時間把心中的煩惱全哭出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…」瑪莉蓮也不知道可以說甚麼。阿翔望望K.O.,一副同情的表情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…」K.O.呼了一口氣,說:「你擁有記憶也許是命運安排,你有能力探索這條『界限街』,也許會找到離開的方法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探索?)樂治想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喂!K.O.,你有把握真的可以嗎?」阿翔提出疑問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我也不清楚,大概要仔細研究這空間才知道…」K.O.輕聲說:「但我相信一定有辦法。」他走近拉起坐在地上的樂治,說:「很抱歉,我們現在幫不上你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,你別像小孩子般鬧情緒了。」阿翔語調雖然冷淡,但也投下同情的目光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對了,樂治。」瑪莉蓮微笑說:「這裡還有很多有東西,你還可以慢慢尋找回家的方法。放鬆一點吧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瑪莉蓮…」樂治除下眼鏡,抹著之前所流的眼淚,說:「謝謝你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嘻!」瑪莉蓮笑了笑說:「原來樂治除下眼鏡後,還挺帥呢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」樂治有點難為情。
(還是初次有女性稱讚我…)
 
        「對了,『司馬英豪』到了哪裡?」瑪莉蓮問道:「我們來這裡是找他談談。他看來很了解這地方的事情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K.O.轉向瑪莉蓮方向,說:「他出外辦一些事,可能幾天後才回來。由於他在這空間已有一段日子,加上他是術數師,所以較清楚這裡的事情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術數師?)樂治還是初次聽到這名字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術數師?」瑪莉蓮好奇地問:「是替人算命占卜的人嗎?沒想到有那麼年輕又帥的術數師啊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他較特別的…」K.O.說:「他回來後,你們可以找他談談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喂…你可知道這間『青龍書店』很難才找到呢?下回不知道要走到哪裡才找到啊。」瑪莉蓮有點不滿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以防萬一…」K.O.說:「樂治之前來過,今天也能到訪,相信他是有緣人,下回只要想找,也會找到的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嘻!有緣人…」瑪莉蓮望著樂治輕笑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(我覺得瑪莉蓮好像很高興的樣子…)樂治有點不自然的感覺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時間不早了,你們還是快些回家吧!」K.O.說:「晚上的界限街會變得危險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知道了。」瑪莉蓮輕拍著樂治的肩,說:「我們遲一點再來吧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點頭。K.O.微笑說:「其實我還蠻好奇你的心獸是甚麼種類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
        (心獸?我的心獸是甚麼?我本身又不聰明,運動神經又差,又怎會有這種能力…)樂治輕嘆著。
(在這裡生存,對我來說又是甚麼意思?)
(看來還是老老實實等『運』來。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,K.O.。我們也要準備行動。」阿翔帶著不耐煩的語氣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,我們走吧。」瑪莉蓮催促著樂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們離開青龍書店時,已是昏暗的晚上,街上有閃爍不定的街燈亮著。大廈外牆的霓虹招牌也亮起來。樂治帶著沉重的心情慢步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瑪莉蓮在較前走著,邊走邊說:「今天你還真幸運,可以遇上這間傳說的『書店』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用太擔心,也許不久會有所發現呢。」瑪莉蓮輕鬆地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喂,你還痛嗎?提起精神好嘛?」瑪莉蓮說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唔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,你這憂鬱小生形象,在學校內是不是很受女生歡迎?」瑪莉蓮嘗試轉換話題,希望氣氛會好一點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當然不是啊!」樂治緊張起來:「我這樣子又平凡,成績又不突出,運動又差勁的人,怎會受人歡迎啊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瑪莉蓮轉身微笑說:「其實樂治也不錯呢。可能你不知道身旁或許有幾個女孩在偷偷望著你呢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怎會有呢?…我在班上只是一個透明人。」樂治淡淡地說:「大概畢業後,也不會有人記得我曾在班上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唉呀?!」瑪莉蓮握著樂治的手說:「怎可以看扁自己啊!你要多一點展露笑容,要有點自信才行啊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瑪莉蓮…」樂治很高興還是初次有人會鼓勵他。
 
        瑪莉蓮微笑說:「樂治,每個人總會有長處短處,沒有人是完美的。我相信會有人喜歡你的長處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謝謝你,瑪莉蓮。」樂治微笑起來:「幸好我遇上你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!」瑪莉蓮紅著臉,呼一口氣,說:「你這種自然流露的表情,還真惹人可愛。」她笑了笑說:「我一直也想有一個像你這麼可愛的弟弟啊!好了!有問題的話,儘管和我這位大姐姐說,我會盡力幫助你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怎會有人用『可愛』這詞語稱讚男生?」樂治笑起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嘻!」瑪莉蓮笑著說:「有甚麼關係呢。」她搭著樂治的肩,踏著輕快的步伐。
 
        街上的行人不多,他們越過佈滿古怪東西的馬路後,再繼續往下坡走。樂治已能以平常心和瑪莉蓮談話。
 
        在前方有很嘈吵的戰鬥聲音,捲起塵土飛揚。瑪莉蓮緊張地拉著樂治手臂,說:「看來前方有獵人(Hunter)在戰鬥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Hunter 『肯特』嗎?」樂治問:「他在前方戰鬥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一定是『肯特』他。他本身因為忘記自己名字,才使用『Hunter 』這名字。」瑪莉蓮說:「看來我們要到對面繼續走。這『界限街』越夜越危險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(原來肯特也忘記名字…)樂治想了一會。之後被瑪莉蓮拉著,橫過堆滿雜物的馬路。在馬路中間,他看見一個較殘舊的米色東西。當他再看清楚時,原來那是一個大布袋。布袋上還寫上彩虹色的英文字「RAINBOW TREASURE」。
 
        (咦?這是…)樂治驚訝著。他加快腳步往前拾起那大布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甚麼事?樂治。」瑪莉蓮好奇地問。她也走到樂治身旁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班長的書包啊!」樂治緊張地說:「她也來到這『界限街』,她一定在這附近啊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班長?」瑪莉蓮說:「你認識這大布袋的主人?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會有錯!這是班長的。」樂治打開大布袋,看見和他書包相同的教科書籍,更深信這書包是班長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班長,他長得如何?」瑪莉蓮好奇問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找出班長的學生手冊,打開給瑪莉蓮看看。可是由於太暗,結果只好把大布袋帶到光線較充裕的商店前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嘩!很可愛的女生啊!」瑪莉蓮叫道:「原來班長是女生,看起很聰明的樣子。」瑪莉蓮多翻幾頁看看,一張相片從手冊內掉到地上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樂治彎下腰拾起來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是甚麼相片啊?」瑪莉蓮好奇探頭望望。相片兩旁有兩團模糊的白色身影,中間是一個沒有正面望著鏡頭的男生,微微低下頭看著書,一副專注看著的樣子。這照片看來是偷拍的照片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嗯?這個男生不就是樂治你嗎?」瑪莉蓮高興地說:「看起來不是很帥嗎?」
 
        (為甚麼班長會有我的照片?難道班長她…)
 
        「嘩呀——!」一把女尖叫聲從後巷內傳出。
 
        (班長?!)樂治緊張地跑往後巷。
        「等等啊!樂治!」瑪莉蓮叫喊也來不及:「糟了!要找人來幫忙!」
 
 
        在後巷內,樂治見一個束著馬尾巴的女生,身上穿著和班長一樣的校服,背著一隻巨型裝甲怪物縮在後巷的木箱後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班長!」樂治叫道後,巨型裝甲怪物也轉身朝向樂治。
 
        (嘩!這次是『牛魔王』推銷某家牛肉飯的造型宣傳嗎?!)
樂治被怪物的造型嚇得後退一步。那是一隻具有牛頭和穿著綠色裝甲健碩身型的混合怪物,手上更持有巨型戰斧。
 
        那牛魔王鼻孔噴出憤怒的白色氣體後,舉起戰斧慢慢步向樂治方向。
 
        (可惡啊!)樂治隨手抓起鐵枝,鐵枝一下便被牛魔王砍斷。樂治快步跑向班長方向。牛魔王反應很慢,轉身也需要思考似的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班長!不用害怕!」樂治緊張地說:「來吧!快逃啊!」
        (話雖如此,我也怕得要命!)樂治拉著班長的手,欲快步趁牛魔王轉身時逃跑。
 
        可是班長卻怕得要命,一直也低下頭跪在地上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快來啊!肯特!」瑪莉蓮拉著肯特趕到後巷。
        「知道了!」肯特被催趕著。
        當他們趕到時,看見那怪物欲攻擊樂治。
 
        (天啊!今回可以用甚麼擋著這牛魔王攻擊?)
樂治往四週望望,除了一些鐵枝,也找不到其他實用的,而又可作為武器的東西。
 
        樂治今回雙手舉起一枝較粗的鐵枝,他用力向牛魔王的大腿刺下去。
 
        牛魔王發出尖叫又駭人的叫聲,牠一掌把樂治推離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樂治很勇敢啊!」瑪莉蓮高興叫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…那小子昨天還怕得要命…」肯特不可思議地說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可是牛魔王並沒有退下來,反而加快速度跑向班長方向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啊!不要傷害她!」樂治驚叫道。
 
        (救救她啊!我可以怎麼辨?)
 
樂治緊握剛被打中的胸口,突然有一股暖流,在腦海內流動。
       
(來吧!呼喚我的名字吧!…)
        (……麒…麟…?)腦海內閃出這個名字。
       
「…麒麟?!」他不可思議地說出這名字。
 
        突然放在胸口的手掌發出光茫,一股暖流從內心深處湧出體外,光芒使人睜不開雙眼。當光茫減退後,在樂治面前站著一隻巨大人型怪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(這個…便是心獸?!)
        「嗯?!…」樂治終於看到來自本身的心獸。
       
「那是…」瑪莉蓮和肯特也嚇了一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牠的頭上有銀白色的頭盔,在中間長有一隻角,頭盔外露出五彩的毛髮,身穿銀白色的盔甲,身型並不像牛魔王般健碩,修長的身型反而給人有靈敏的感覺,尾巴長得像牛,手上持有一把七色大刀 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我的心獸…『麒麟』?」樂治驚訝著。但他來不及驚訝了,因為牛魔王已轉身向麒麟攻擊。
 
        麒麟舉刀擋著牛魔王的攻擊後,快速反擊,一下子把牛魔王斬了幾刀。情況如同電影般,樂治還未看清楚發生甚麼事的時候,事情已經解決了。牛魔王應聲倒地,之後像煙般在地上消失。
 
        (像煙一般消失…)
        「嘩!太快了!究竟剛才被砍了多少刀?」樂治驚訝地望著麒麟。麒麟冷冷地望著班長方向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」樂治走近班長旁,高興叫道:「班長,已不用害怕了。」他拉著班長的手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看來這心獸比之前那個更美味呢…」班長幽幽地說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咦?」
 
        班長抬起頭來,原本擁有可愛臉旦的班長,變成一個只有骷髏骨的面孔。樂治驚叫道:「嘩!」他立刻走離開。
 
        骷髏骨「咯吱咯吱」地笑著似的,一團暗黑的氣體從口中噴出來:「我要把你吃下去!」黑氣體更把麒麟團團圍著。骷髏的手臂變得像長劍般,一手刺中麒麟的胸口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啊!」樂治立刻感覺到胸口有一股刺痛,口中咯出血,倒在地上。麒麟亦慢慢變得像煙般消失。
 
        「嘩!」瑪莉蓮驚叫道。肯特已一早跑上前向那骷髏骨射擊。
 
        骷髏骨把注意力轉到肯特身上,肯特冷笑說:「哼!被自己的『心獸』所吞噬的無用鬼,還想吃更多心獸?你早該下地獄!」
 
        「來吧!獨角獸!」肯特叫道後,從他的胸口前躍出一隻頭上長有長角,身披著黑色盔甲,下半身是馬的怪獸。
 
        (肯特…?)樂治意識開始模糊。
   
「樂治!!」瑪莉蓮在驚叫著。
 
(瑪莉蓮?…你不是說過這裡是沒有死亡的世界嗎?)
(這個便是死亡的感覺?!…)
(我會死嗎?)
他已不知道往後所發生的事情。
 
 
 
 
第二章        在哪裡啊?青龍書店 完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哇!!
叮叮姊寫的兩回小說看完了之後
果然有一種
&quot;這是叮叮姊所寫出來的筆調&quot;的感覺呢!!
在看的時候
腦子裡就會浮現那些畫面說
覺得玩過了叮叮姊製作的遊戲之後
在來看這些文章會更有想像力呢!!
期待著下一章的出品
叮叮姊
加油~
(話說我是第一個留言的呢...笑)
[版主回覆12/28/2008 17:47:00]謝謝!^_^
〃番a﹏# 2008/12/28(Sun)15:08:00 EDIT
無題
很酷噢 - /-
&nbsp;
期待下一篇欸&nbsp; x)
[版主回覆12/28/2008 21:38:00]謝謝!^_^
屁葛 2008/12/28(Sun)18:23:00 EDIT
無題
好棒哦
就像是守護靈一樣
看來高樂治的心獸很強呢
看叮叮姊的文章好享受呀
有要出版的念頭嘛?
[版主回覆12/29/2008 20:44:00]謝謝喜歡!^_^
出版?沒有想過…
一滴雨水 2008/12/29(Mon)17:59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&nbsp;&nbsp; 心獸好像很厲害&nbsp;&nbsp; 不過不知道麒麟和獨角獸哪個比較強呢?
這部小說真讚
&nbsp;
[版主回覆12/30/2008 20:20:00]這個我沒有比較,始終這個故事即使是到最終章,也只是另一個開始而已…
謝謝喜歡!^_^
白銀寂狼 2008/12/29(Mon)22:59:00 EDIT
無題
嘩!實在太正了!超好看啊!
我在想, 骷髏骨吞了班長,那班長不就是 骷髏骨嗎?肯特去殺她...樂治會阻
止肯特嗎?
[版主回覆12/30/2008 20:21:00]請看下回…^_^
奪命倉鼠仔 2008/12/30(Tue)20:15:00 EDIT
無題
真的很好看 雖然我是第一次留言 但是也從BUN FUN FACTORY網站剛架好 到現在的小小fans 雖然人在台灣但還是會繼續支持你喔~~轉眼間 bun fun factory已經好多年了
前幾天重新看那些美美圖片的時候 突然很多回憶浮現~~~
超開心的~~
[版主回覆01/02/2009 21:20:00]噢!原來已有那麼久嗎?感謝你的支持!^_^
阿肥 2009/01/02(Fri)02:52:00 EDIT
無題
看了第二章,真有點心寒+心痛!! 班長是真的到了這個界限街嗎!? 那她豈不是死掉了!? 她不是女主角嗎!?@@&quot;
這一集的樂治真可憐呢! 但你似乎太軟弱了~ K.O比他更吸引呢!
叮叮姐繼續加油!!!
[版主回覆01/10/2009 15:14:00]話說…這故事的女主角還不明顯。看來作者很喜歡欺負男主角呢!每回也給他一個惡夢。
若有時間寫下去的話,構思內的續集(界限街2)會較明顯。
on ki 2009/01/10(Sat)03:17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&nbsp; 期待你的作品唷~
整個故事創作 很特別&nbsp; 並且對人物的描述很細緻 會讓人不知不覺就投入其中了
[版主回覆01/10/2009 20:29:00]謝謝!
007 2009/01/10(Sat)16:04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 妳真的是很棒很有才華
很好看呢!叮叮姐是什麼星座呢?
[版主回覆05/17/2009 10:54:00]我是獅子座。
叛逆Q糖 2009/05/16(Sat)23:05:00 EDIT
[16]  [17]  [18]  [19]  [20]  [22]  [23]  [24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