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繽紛工房的文字創作版
<< 09  2017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

2017/10/23 (Mon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9/01/24 (Sat)                  第四章 咦?雨天的海市蜃樓?

 
第四章      咦?雨天的海市蜃樓?       

「起來啊,高樂治。」一把溫柔的聲音叫道。


(是誰叫我啊?我之前好像已聽過這聲音。)
 
窗外有雨點拍打玻璃的聲音。
「嘀嘀答答…」
 
樂治張開眼睛,他伏在圖書館的桌旁。寧靜的學校圖書館,在午飯時間會較少人到訪。不過由於今天是下雨天,有些習慣午飯時間到運動場玩的人,也到圖書館看書。


拍手[1回]



 
(咦?我甚麼時候睡著了?)樂治左手托一下眼鏡,他慢慢抬起頭。
 
「嗯?你醒了…」班長在對面拉出椅子。
 
「咦?班長!?」樂治驚訝著。他反射地抹抹口角,擔心剛才睡著有流出口水來。
 
「對不起,我吵醒你。」班長坐下,說:「由於今天是下雨天,所以較多人到圖書館。」
 
「嗯…」樂治望著班長,問:「剛才是你叫我嗎?」
 
「我?」班長搖頭說:「沒有啊。」之後打開書本,低下頭看書。
 
(那聲音如此輕柔…)
(我還以為…原來是夢…)樂治鬆一口氣。
(想起來,我又怎會一下子當了遊戲主角呢。)樂治望出窗外,灰暗的天空,烏雲密佈,看來將會下傾盤大雨。
 
(今天的體育課看來會在室內進行。天啊!希望不要是「體操」活動,那是我最討厭的活動。)樂治一副擔心的樣子。窗外強光一閃…
 
「轟!」天空開始打雷了。
 
(千萬別在放學時,天文台發出黑色暴雨警告訊號,結果放學也得留在學校這『安全地方』。)樂治把頭轉回桌上的書本。
 
這是一本有關九龍街道的介紹書籍,樂治右手旁的筆記還記下了一些重點。他望望筆記簿,翻了幾頁。
 
(咦?原來我在做「專題報告」,做那一個主題好呢?)樂治搖搖頭,摸一下額頭。
 
(最近我好像變得迷糊了,夢境和真實變得分不清似的…)
 
(我之前不是已經完成了這份報告嗎?我還以『界限街』當主題呢。)
但他那筆記簿內並沒有和『界限街』相關紀錄。
 
(咦?奇怪了。)
樂治望望班長,問:「班長,中文課那份『九龍街道的專題報告』到底是甚麼時候需要提交?」
 
「咦?」班長帶點不可思議的表情望向樂治,說:「咦?昨天已提交了。你還想著嗎?」
 
「已提交了?」樂治總覺得是沒有提交過的記憶。
(那麼我為甚麼仍在看這本書?)
 
 
窗外開始下著滂沱大雨,班長往窗外望。
 
(…班長的學生手冊內,會有我的照片嗎?)樂治望著班長。
 
班長留意到樂治的凝望,有點不好意思地問:「嗯…還有甚麼事?」
 
「啊!沒…沒有。」樂治覺得自己太無禮貌地盯著別人。
(我怎可以問班長這些事情?那個只是夢境…)不禁有點臉紅耳赤地低下頭。
 
班長沒有再說話,只是低下頭繼續看書。
 
(上年中一那年我們已同班,也許班長不會留意我在班上…她很本事,做事又能幹,上年和今年也當班長。她總是那麼受人歡迎,而我卻只是平凡又不顯眼的人…)樂治再次偷望正在看書的班長。
 
(班長,你喜歡的是甚麼類型的男生?)班長的樣子長得可愛,長髮束起馬尾巴,一副模範學生的模樣。
 
(唉…算了…不可能是我這類灰暗型幽靈。)樂治再次埋首書本上。
 
「咦?奇怪了…」樂治把圖書再翻了幾翻。略帶驚訝的表情說:「怎會沒有?怎會沒有『界限街』?!」
 
「沙沙…」窗外下著大雨,還不時有閃電和打雷。
 
「咦?界限街?」班長好奇地問:「甚麼地方?」
 
「1860年,滿清政府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,將『九龍半島』南部割讓給英國,當時英國佔領香港的界線。這條街便是以這個命名。」樂治把腦海內的資料說出來。
 
「九龍半島有這條街嗎?我沒有聽過。」班長淡淡地說。
 
「嗯?!不會啊?這條街在這區很出名呢。」樂治覺得有點奇怪。說:「我還以這個主題寫報告。」
 
「咦?你胡說甚麼?這附近並沒有你所說的街道。」班長驚訝地說:「怎可以以一條虛構的街道作報告?」
 
「虛構?!」樂治辯駁起來:「怎會是虛構?!那是真實的!每天所乘坐的巴士,在途經學校後,便會轉入界限街…」
 
「唉…看來高樂治你已睡得模糊。距離下午課已差不多時間了。」班長收拾東西。因為下午課快開始。
 
(怎會這樣?這是沒有『界限街』的九龍?)樂治盯著班長,說:「班長,那麼滿清政府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,將『九龍半島』南部割讓給英國,當時英國佔領香港的界線。現在是那一條街?」
 
班長呼一口氣,說:「根本沒有甚麼『南京條約』!甚麼九龍半島割讓?根本沒有這回事。香港一直也是由中國管治。」
 
「沒有南京條約?!」樂治不敢相信這是事實:「沒有殖民地的歷史?」
 
「高樂治,我還以為你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,誰知你是一個連真實和虛幻也分不清楚的人。」班長轉身幽幽地說:「我還以為可以…」
 
(班長…)樂治仍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班長。
 
班長提起黑色大布袋書包,布袋上還寫上彩虹色的英文字「RAINBOW TREASURE」。
 
(總覺得不對勁…)樂治問道:「班長,你的書包,不是米白色嗎?」
 
「咦?」班長說:「我一向也是使用這個書包。」
 
「可是…」
 
「還不快收拾東西?下午課的預鈴快響了。」班長說。突如期來的閃電,讓人的臉孔突然閃出冷酷的慘白。
 
(那個…真的是班長?)
「總覺得有點問題…」樂治問:「班長…你…」
 
「甚麼事?」班長望著樂治微笑說。
 
(感覺班長的臉好像很陌生…班長會有這種表情嗎?)
「班長…你…的臉,很模糊。」樂治淡淡地說:「我已想不到原來的你是甚麼樣子。」
 
「嗯?!你在說甚麼?」班長害羞地說:「你不是喜歡我嗎?怎會連我的樣子也不記得?」
 
「嗯?」
 
「高樂治你雖然有點古怪,但其實還不錯的。」班長微笑說。
 
(不會的…)樂治搖頭微笑說:「這個夢…還真不錯。」
 
「夢?」班長驚訝地說:「怎會是夢?」
 
「你不是班長,班長是不會這樣的!」樂治說:「這裡根本不是現實!」
 
「高樂治,你又胡說甚麼?」班長歪著頭問道,她慢慢走近說:「時間已差不多了,我們要快趕往課室。」
 
樂治後退一步,說:「我深信現實是有『界限街』,我相信班長是挽著米白色的大布袋書包,我明白班長是不會對我說出這些話。」
 
「我其實還在『界限街』內!」樂治叫道:「這個是虛幻的夢世界!你這隻會吃夢的魔物!」
 
學校內響起上課的鐘聲,亦沒有其他人在圖書館內,窗外還是下著大雨。
 
「你不喜歡我為你準備的世界?」班長說:「在這裡你想甚麼事情,那事情也會實現啊。班長會喜歡你,同學們也不會取笑你,老師也不會責罵你…」
「為甚麼?你不是喜歡我嗎?」班長問道後,也開始像粉抹般飄散開。
 
「這裡是不錯…可是…」樂治微笑說:「這些不是真實。我希望可以是看見太陽的晴天。對不起,班長。」
 
四週環境仿似佈景玻璃割裂,雨的聲音變成一連串玻璃裂開和粉碎的聲音。學校的鐘聲變得更如雷灌耳。
 
樂治閉起眼睛,緊按著耳朵,嘈吵的聲音慢慢變小。
 
「可惡啊!快消失啊!」
 
 
「小子!」肯特叫道。
 
(是肯特的聲音!)樂治張開眼睛,他被一條巨蛇緊緊纏上。
 
「啊,是魔物!!」樂治完全醒來了,他嘗試揮動手上的劍。
 
巨蛇敏捷地把樂治拋向牆邊,身體快速地閃到一旁,張開那個可以一下子吞下整個人的大口:「嘶嘶…嘶嘶。」一虛張聲勢的惡相。
 
跌倒的樂治立刻站起來,雙手緊握長劍,劍尖對著蛇的頭。
「可惡!」樂治怒叫後,用力揮劍斬向巨蛇的頭。
深紅色的血濺在樂治的臉和身上。
 
巨蛇的頭被劍完全砍斷,並飛散到肯特的跟前。
 
「!」肯特後退一下:「這小子還真強…」
 
巨蛇的身體仍在猛烈擺動著,樂治跑上前拼命地揮劍,想把所有剩餘的東面也砍碎似的。
 
「夠了!」肯特上前制止,樂治反身把劍砍向肯特拉著他的左手,肯特反射地把槍指向樂治的頭。
 
「嗯?!」樂治一瞬間清醒似的,停下來。
 
「呼!終於也停了嗎?!」肯特冷冷地說:「你真的砍下來的話,我會先開槍轟向你!」
 
樂治放下長劍,肯特亦把槍收下。
 
「嗯…」樂治的身體放鬆起來…剛才的緊張已開始消失。
(我還在『界限街』?!而且剛剛還在戰鬥中…)樂治整理思緒。
他輕擦臉上那帶著腥臭味的巨蛇血。
 
(嘔…這些魔物的血…)樂治一副想吐的樣子。
(雖然說過這裡沒有辦過葬禮,也沒有見過死亡,但是人類也會像魔物般化作煙般在這空間消失嗎?)
(想起來…雖然知道這些魔物,本身便是來自人類的負面精神。但真正的血肉腥臭味也太難忍受。)
 
剩餘的巨蛇遺骸,和其他魔物一樣,像煙一般消失。地上只剩下一顆黑色玻璃珠。
 
「呼!剛才真危險啊!」肯特說:「你被那巨蛇魔物咬了一口後,便昏倒了。剛才的反應是因為中毒嗎?」
 
(能夠生存下來,我已覺得太好了…)
「嗯,我不知道…」樂治說:「牠把我的思緒帶到另一個地方。」
 
「身體還有不舒服嗎?」肯特呼一口起說:「無論是甚麼也好,這顆玻璃珠是屬於你。」
 
樂治接過玻璃珠,微笑說:「謝謝。」
 
肯特望望樂治掛在腰間的長劍,說:「你那把劍還真鋒利,真意想不到你可以砍掉這頭大蛇的頭。」
 
「嗯…其實我也不大清楚剛才的幹勁來自甚麼力量。」樂治說:「總覺得這把劍可以教懂我如何使用。」
 
「真神奇啊。」肯特說:「那店員為甚麼不推介我購買這類好用的武器呢?」
「嗯…?」
(大概那店員不喜歡你…)樂治微笑著。
 
「這幾晚你也努力戰鬥,看來已懂得一點戰鬥技巧了。今晚你也倦了,我們還是早點休息吧。」肯特淡淡地說。
 
「唔。」樂治點頭。
(我在這『界限街』內,跟著肯特當獵人的戰鬥技巧。)
樂治看看帶著血跡的手。
 
(原來的我是一個看見魔物便怕得要命的膽小鬼,現在卻變成會砍殺魔物,雙手染血的獵人…我在這裡變化真大,這界限街真不可思議…)
樂治抬頭,在漆黑的天空上,看不見月亮,只有微弱的街燈照著往上坡走的路。
 
 
「很倦…」樂治回到他所居住的單位內,疲倦的身軀一碰到梳化,整個人很自然地伏在梳化上。
 
「…我不想睡覺。」樂治輕聲自言。
他反轉身體,眼望著房內的天花,淡淡地說:「我有多少天沒有睡覺?若不是剛才那巨蛇魔物,我也不會睡著。」
 
「那是惡夢…」樂治呼了一口氣,說:「到底夢境是真實,還是這裡是真實?每次睡覺也會做惡夢,很可怕。」
 
「對了,到底班長的長相是如何?」他立刻跑到書桌前,打開班長那大布袋書包,看看學生手冊內的照片。
 
「怎會這樣!?」學生手冊上的照片和名字開始變得模糊,有點像被水沾濕了似的,開始脫色和顏色散開。
 
(到底是甚麼一回事?)
(難道在這裡時間越長,我的記憶會變得越模糊?)
(終有一天會和其他居民一樣,甚麼也不記得?)
 
「雖然我說過希望甚麼也不記得,但我不想忘記我所珍惜的回憶。」樂治納悶地放下手上的東西,他坐在梳化上,利用遙控開啟電視。
(可是…我又可以怎麼辦呢?)
(生存的意義對我來說又是甚麼?)
 
 
樂治已開始習慣開著電視機,半睡半醒似的望著電視螢幕至天亮。
 
今天早上的天氣並不好,天色灰暗,並下著雨。
 
「咦?下雨天…原來這裡是會下雨。」樂治趕忙把窗戶關上。他望出窗外,雨點滴著玻璃,感覺有點像之前夢中的感覺。
 
「本來還想今天到青龍書店,但看來還是遲一點吧…」樂治靠近窗旁,悠閒地望著下大雨。
 
大雨滴答滴答地打在玻璃上,街上也沒有太多行人,馬路中間也開始出現不少積水。
 
「咦?!」樂治對街上其中一片積水提起興趣。他的左手托一下眼鏡,再把身體貼近窗框,仔細地看著街上的東西。
 
「啊!」樂治不禁叫道後,趕忙轉身跑離開住所。他趕快跑到樓下,雖然是下著大雨,但他還是沒有撐著雨傘可便跑出行人路,到剛才留意很久的一片積水方向跑。
 
那片積水的倒影是一片藍天白雲的地方,四週還有一些灰灰暗暗的混凝土大廈,還有高高的玻璃幕牆式的大廈。仿佛是從地下排水管道往上望,這裡可以穿過這積水洞穴到那裡。
 
「難道是通往現實的世界?!」樂治向那片積水伸手。一股觸電似的感覺,使樂治彈開,情況有如青龍書店內發現那扇異空間之門一樣。
 
「為甚麼?!」樂治不滿地叫道,他再次伸手嘗試觸碰地上那大片積水。但情況和剛才一樣。
 
「可惡!」樂治決定整個人也跳進積水裡。可是他跳不進可看見的空間。
 
他再次從旁邊跳到這片積水,他不但不能夠進入那已看見的神奇空間,反而整個人滑倒地上。
 
「啊…」樂治趟在馬路上,面向著灰暗的天空,大雨打在他的身上。
 
樂治失望地說:「還以為可以回家,結果還是不可能…為甚麼?」白色印花長袖襯衫和牛仔褲也沾滿灰灰黑黑的泥濘。那片積水也變得和其他積水一樣。
 
(這是甚麼一回事?)
 
 
「樂治?」在馬路旁的老虎吧前,瑪莉蓮叫道:「你在那裡玩甚麼?」
 
(玩?)樂治苦笑了一下,輕聲自言:「原來我這樣子像玩嗎?」他慢慢站起來,大雨灑在他身上,全身也濕透了。
 
他走到老虎吧門前,瑪莉蓮驚叫道:「你為甚麼會跑到大雨下跳來跳去?」
 
「我看見可以往現實的路,可是…我不能穿越。」樂治除下眼鏡,用手抹著眼鏡表面的水珠。
 
「路?你指是那一個?」瑪莉蓮不大明白地指著剛剛樂治所躺臥的地方。
 
「那片積水像一條管道,可以看見另一世界。」樂治說:「很神奇啊!對面是藍天白雲啊!」
 
瑪莉蓮一副理所當然地說:「啊!原來你看見下雨天的『海市蜃樓』。那是看見,但到不了的景象。只有下雨天才會出現。」
 
「咦?雨天的海市蜃樓?」
 
「這是『界限街』的不可思議之一。」瑪莉蓮俏皮地笑說。
 
「不可思議之一…」樂治失望地說:「原來只是幻象…」
 
瑪莉蓮輕聲說:「時間到了,你自然能夠離開這裡。」
 
樂治亦明白,但內心總是有股衝動離開。
 
「好了!你這樣子很容易病倒呢!快回去洗澡和換過衣服吧。」瑪莉蓮帶點不滿的表情說:「你快洗澡換衣服,你身上散發著臭氣。」
 
「唔…是昨夜的血跡沾了在衣服上…」樂治點頭。
 
「你的樣子很疲倦似的,眼窩也變深了,不如今夜和肯特說休息一天吧。」瑪莉蓮關心地說。
 
「嗯?!不用。」樂治說:「我一向也很好。不用擔心。」
 
「對了,樂治。」瑪莉蓮開玩笑地說:「你除下眼鏡的樣子很帥呢!我相信你身旁一定有女孩子在單戀你。也許班長也是其中一個呢!」
 
「嗯!?」樂治臉紅耳熱地說:「別再胡說了!我先返回去換衣服!」他快速跑上樓上。
 
「嘻!這樣子真有趣。」瑪莉蓮笑著說。看來她已找到戲弄樂治的方法。
 
 
樂治返回單位,洗澡過後,換過在櫃內找到的衣服。近日天氣轉熱了,樂治穿上藍色短袖印花襯衫,淺藍色的牛仔褲。他把衣服放進洗手間內的洗衣機內。
 
「幸好這裡雖然像六、七十年代的舊樓,但也有較現代的電器。很難想像我要抓起洗衣板洗衣服的情況…」樂治按著洗衣機的開關,看見洗衣機開始轉動後,離開洗手間。
 
(對了…這些東西是會隨著這界限街的時代變遷嗎?這裡好像集結了幾個時代的東西。有很古舊的火水燈,也有很現代化的洗衣機和電飯煲…)
 
(等等…K.O. 說過我的靈魂離開了肉體…難道這是陰陽的分界線?)
 
(近年的祭祠紙製品中,也是越來越現代化,我曾看過有電腦和PLASMA電視等高科技紙製品。難道這些便是…)
樂治望望這些電器,呼了一口氣,說:「唉!算吧!這樣等於認同自己已經死亡。」
 
「若真的死了,該一早到死神那裡『報到』。為甚麼要在這裡等待『排期』?難道這裡是陰間和陽間之間的『中轉房屋』*。」(*當未能即時符合入住香港公共房屋的住戶,而又急需安置的市民,可入住由房屋委員會所安排的『中轉房屋』。)
 
「以前在家,總是甚麼事情也依賴著媽媽。現在一個人住,才覺得媽媽其實很忙碌…」
 
「若真的知道自己會死亡,我還想向媽媽說聲『辛苦你了,謝謝你的照顧。』,對爸爸會說:『抱歉,我沒有當個好兒子。』。」
 
「我還想對班長說…」
 
樂治看見窗外的雨勢仍然很大。「界限街是下雨天,但剛剛看見的另一世界是藍天白雲。原來天氣並不是一模一樣…」他再次留意著地上的一些積水,但已沒有一個像剛才那個反映出另一世界的樣子。
 
「我曾看過圖書介紹過海市蜃樓的形成,雖然是幻象,但那幻象是存在,只是存在更遠的地方。那麼這裡所出現的海市蜃樓也是這樣嗎?」樂治自言自語:「我想知道更多事情…」
 
(也許青龍書店的大哥哥會知道。)
樂治從鞋櫃附近找出一把雨傘,他把長劍裝備好在腰間。
 
「看來我已習慣帶著這把劍。」樂治笑了笑說:「應該是這把劍讓我的心情變得安心。」
 
(雖然不知道能否找到青龍書店,但也要找找看。)
 
由於是下雨天,所以不是很多行人在街上逛。
「卡喀!卡喀!」一個男人一手撐著雨傘,一手推著有幾箱貨物的手推車走下來。每當走到樓梯級時,便發生「卡喀!」的聲響。慢慢消失在樂治的視線範圍內。
 
「下雨天仍有人工作…」
 
樂治走到他再到訪過『青龍書店』的地方看,但今回並沒有看見那間書店。他繼續往前走,他不時留意在馬路上的積水,看看還有沒有那『神奇通道』。
 
「唔…到底在哪裡啊?青龍書店。」他嘆了一口氣後,天邊突然打雷,閃爍一下後,樂治看見馬路的對面是青龍書店。
 
「啊!太好了!」樂治高興地撐起雨傘,越過馬路上的廢置汽車,走到青龍書店門前。
 
他推開店門,探頭輕聲問道:「請問有人嗎?」
悠揚的輕音樂傳出,他看看櫃檯,並不見任何人。
(嗯…沒有人…)樂治有點失望。
 
「是…歡迎光臨。」一把熟悉的聲音從右面傳來。
 
樂治輕轉身,結果腰間的長劍碰到大門旁的圖書,幾本圖書散落在地上。
 
「啊!對不起!」樂治彎下身子把書本拾起。
 
「不要緊。」那個人接過圖書。
 
(啊!是他!)樂治很高興能夠再遇上司馬英豪。他帶著興奮的心情說:「啊!你好啊!我有很多問題很想知道啊!」

司馬英豪微笑說:「啊,你是之前來過的人。」他望望樂治身上的長劍,說:「沒想到不見你一段日子,你已開始習慣這裡的生活。」
 
「不…」樂治說:「英豪哥哥,我還有很多問題啊…」
 
英豪輕拍著樂治的肩,說:「無問題,我們入內再談吧。」
 
樂治跟著英豪到店鋪內的後居室,雖然上回樂治曾跑進來,但也沒有看清楚四周環境。四周是一種舊西式的裝飾風格,有火爐,牆上掛有西洋畫,木製的傢俱加上布藝梳化,窗邊的安樂椅,大型的木製書架上,滿是厚厚的圖書。天花上的吊燈給人一種古舊的感覺,讓人以為走進十九世紀的英國住宅似的。
 
(很歐陸式的裝飾…)
樂治緊張地坐在梳化上。
 
「上回我不在時,K.O.和阿翔已把事情告訴給我知道了。」英豪捧著餐盤到來,他把英式紅茶杯放在茶几上,香濃的紅茶味道慢慢從茶壺內滲出。
 
「K.O. 和阿翔…說起來他們今天不在嗎?」
樂治往其他地方望望。


「來,請吧。」英豪把精巧的紅茶杯放在樂治面前。
 
「謝謝。」樂治點頭微笑說。
 
「K.O. 和阿翔遲一點才會來這裡。他們很喜歡來這裡。」英豪也坐在旁邊的單座位梳化。
 
(他們不在,反而可以問清楚更多事情。)樂治呼了一口氣。
 
「看你樣子,你已決定戰鬥了。」英豪微笑說。
 
「唔…」樂治說:「我也許還有一位同學來到這裡。」
 
「同學?」英豪的語調帶點驚訝。
 
「是啊!」樂治把之前所發生的事情,以及班長的外型形容給英豪知道。然後輕聲問:「請問有沒有見過這女生?」
 
英豪淡淡地說:「抱歉,我並沒有見過你所形容的女生。」
 
樂治有點失望地說:「雖然瑪莉蓮說過,她或許已被自己的心獸吞噬了,但我希望她是平安。班長也許已經不在界限街。」
 
英豪有點擔憂的表情,問道:「那麼你已能夠隨心召喚心獸嗎?」
 
「不…我只見過麒麟一次。」樂治輕按胸口說:「我沒有再嘗試,因為胸口有點痛…」
 
「放心,你的情況只是有點擔憂,放鬆一點。」英豪喝了一口紅茶。
 
「我今天見過『雨天的海市蜃樓』。」
 
「雨天的海市蜃樓…」英豪一副思考的樣子,說:「這空間還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呢。」
 
樂治問:「那是可通往現實的路嗎?我可以從那裡回家嗎?」
 
英豪把杯放下,說:「K.O.已和你說明過,你只能從你到來的方法,離開這裡。其他方法和途徑只是不完整,不能真正解決問題。」
 
樂治已知道這答案,但總是希望能有多一絲希望。他舉杯喝一口紅茶。
 
「K.O.曾說過你是『術數師』,那是甚麼職業?和這裡有關嗎?你很清楚這裡的事情呢。」樂治好奇地問。
 
英豪微笑說:「我的家族是著名『術數師』,那是把空間和時間系統化。平時大多是會替人推算命理。可是我並沒有會推算別人命運的能力。」
 
「咦?」樂治不大明白。
 
「簡單來說,術數師是研究像『奇門遁甲』這類空間和時間的人。」英豪說:「這空間是如何產生?是誰製造出來?這些是我研究的項目。」
 
「聽起來很複雜…」樂治說:「這個和我有關係嗎?我又不是懂得法術和計算的人…」
 
「每個人的能力不同,也許你的潛意識是一個堅強的人,所以精神力才會那麼強。」
 
「我不覺得我是遊戲中的主角,我只是平凡得像幽靈的人。」樂治淡淡地說:「我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。」
 
「對於你來說…」英豪笑了笑,說:「那是很難明白的事情呢。」
 
「瑪莉蓮她也覺得你很不可思議呢。」樂治說:「因為你看來是逗留在這裡最長久的人。」
 
「瑪莉蓮…她…?」
 
「對了,這裡真的沒有死亡嗎?她說過沒有見過這界限街上舉行葬禮。也沒有見過死去的屍體。」樂治說:「難道這裡的人,也和魔物一樣,死後會化作煙般,灰飛煙滅?」
 
英豪若有所思地說:「我也是無意中來到這裡…大概和我的能力有關。這是充滿謎的地方。很多事情我也仍未明白。」
 
英豪望著樂治說:「人類可以利用精神力召喚屬於自己的心獸,也許是由於這空間才可以讓人類的感覺擴張。」
 
「抱歉,我不大明白…」樂治覺得有點疲倦。眼皮沉重得想閉下…
 
「你的樣子很疲倦,到底有多久沒有好好休息?」英豪輕聲問。
 
「我不想睡覺…因為…我害怕……惡夢…」樂治很疲倦地躺在梳化上。
 
「惡夢?」英豪說:「看來安眠藥已生效。」英豪走近微笑望望樂治。
 
(咦?安眠藥?為…甚…麼…)樂治已經張不開眼睛,伏在梳化睡著了。
 
「好好睡一下吧!高樂治。」
 
窗外天色昏暗,界限街上仍下著滂沱大雨。
 
 
 
第四章        咦?雨天的海市蜃樓? 完

PR
// 給這篇文章 的留言//
NAME:
TITLE:
TEXT COLOUR:
E-MAIL:
URL:
COMMENT:
PASSWORD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第四章的故事依然十分好看,不過樂冶好像經常發和班長在一起的夢呢!叮叮姐繼繵加油,十分期待第五章!
[版主回覆01/24/2009 19:51:00]其實他的夢境是圍繞學校為主。^_^
kin ho 2009/01/24(Sat)19:48:00 EDIT
無題
支持~~
可惜頭香被搶走了&gt;3&lt;打太慢
[版主回覆01/24/2009 21:10:00]謝謝!^_^
耍酷 2009/01/24(Sat)20:01:00 EDIT
無題
是日有所思 夜有所夢吧!可是都是惡夢阿~(茶)話說司馬明傑會算命嗎?(好像有點扯遠.....囧....)叮叮姐加油喔(/&gt;w&lt;)/
&nbsp;
&nbsp;
[版主回覆01/25/2009 15:47:00]遊戲「九龍魔法陣」中,黃大仙的解籤者不是說過明傑和他是同行嗎?(笑!)不過,我沒有再說明下去…
刺蝟 2009/01/25(Sun)14:25:00 EDIT
無題
叮叮姐
妳真厲害
不過,遇到班長的那個我連是夢是現實
都搞不清楚了呢
叮叮姐的文章是可以勾魂的呢!!
[版主回覆05/17/2009 10:56:00]謝謝。^_^
叛逆Q糖 2009/05/16(Sat)23:26:00 EDIT
[14]  [15]  [16]  [17]  [18]  [19]  [20]  [22]  [23]  [24


最新留言
[06/14 12371]
[06/14 ioo]
[05/07 ioo]
[02/03 NONAME]
[01/18 NONAME]
[01/04 Xing Hua]
[12/17 梅薇思]
[09/03 Yu ]
[01/29 NONAME]
[01/27 小詳]
SEARCH 搜尋
Counter

Designed by TKTK
PHOTO by *05 free photo

忍者ブログ [PR]